立場新聞 Stand News

TraceTogether 取用市民資料前車可鑑 強制市民使用「安心出行」不能接受

2021/1/7 — 17:13

創新及科技局局長薛永恒介紹「安心出行」(立場新聞資料圖片 2020 年 11 月)

創新及科技局局長薛永恒介紹「安心出行」(立場新聞資料圖片 2020 年 11 月)

【文:楊文俊】

新加坡用以追蹤市民行縱,於新加坡出入指定場所必需使用的「TraceTogether」應用程式,其紀錄的數據遭新加坡警方用作調查罪案之用,引起新加坡輿論嘩然。查實,新加坡政府早已承諾程式數據不會用於處理疫情以外的其他目的,數據被取用的唯一原因是機主確診病毒,使用數據調查罪案,完全與政府早前作出的承諾自相矛盾。新加坡政府曾強調數據已經加密,只存儲在裝置本身,說法與香港政府對港版「TraceTogether」「安心出行」的講法可謂如出一徹。

新加坡政府建基於有競爭的選舉,選舉沒有舞弊,亦沒有按政見 DQ 候選人的情況,政府具充份民意授權,且政府一直保持清廉。由於新加坡自建國以來,皆完全以金融服務業為主的第三產業支撐經濟發展,產業集中且單一,帶領新加坡的人民行動黨通過對經濟政策的高度掌握,成功羅致全國精英,反對派取代人民行動黨當政的機會接近零。新加坡縱有民主制度,民眾理論上可攆走人民行動黨,但由於缺乏有力的反對黨,權力長期被指不受制衡,情況與日本長年由自民黨當政的「一黨民主」有相似之處。

廣告

新加坡政府得以強制市民使用「TraceTogether」應用程式,正是因為其具有民意授權。相較新加坡政府,香港政府從來也沒有任何的民意授權:不論是特首提名仰或是特首投票,均是由區區 1200 人的選委會完成。而特區政府的高級官員,全部皆未經選舉洗禮,只不過是由特首委任,與新加坡的管治班子主要由民選政客組成大不相同。而香港所謂的高官問責制,則只不過是向特首問責,充份反映香港政府比起新加坡政府更不受制衡。正所謂「權力使人腐化,絕對權力使人絕對腐化」,新加坡政府屬民選政府仍有濫用疫情追蹤程式的不妥當行為,香港政府不屬民選政府,有類似行為的機會更大。

薛永恒於上週公開表示市民為了抗疫應該暫時放下私隱考慮,還厚着面皮地說「市民對『安心出行』愈來愈信任」,今天也得在立法會發言因為實際情況與其說法完全相悖而承認下載人數僅得 43 萬次「並不令人滿意」。像薛永恒這類沒有民意授權的高官,與市民並不存在公平的契約關係,當然沒有資格要求市民短暫放下私隱考慮。市民有權選擇使用智能手機,也有權不使用手機,有權安裝「安心出行」,也有權不安裝「安心出行」,特區政府以強制的方式推行政策,妄圖通過行政權力使市民接受具法律效力的命令,最終只會適得其反,使民眾心生怨恨,種下將來爆發衝突的根。

廣告

作者臉書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