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WFH 之下,重新思考甚麼是「工作」

2020/4/7 — 13:59

全球因為疫情而 WFH 幾個星期之後,企業和員工都慢慢開始習慣網上工作。有些公司甚至發現,網上工作比起傳統的實體辦公室似乎更有效率。這次疫情加快了企業和員工引入 WFH 的資訊科技的速度。建築學界開始討論,這會否令企業轉租面積較細的實體辦公室,甚至完全放棄實體空間。這些轉變都會對辦公室的空間設計,帶來巨大的改變。

60 年代圖文傳真和電報電話全面普及,建築師 Hans Hollein 已經意識到這些科技會為工作空間帶來重大的改變,在 1969 年設計出一個吹氣波波 mobile office,只要駁上電話線,就能在城市內任何一個角落辦公。看似笑話的一個建築實驗,今天看來極具前瞻性。

廣告

Hans Hollein, Mobile Office (1969)

Hans Hollein, Mobile Office (1969)

廣告

然而,從來辦公室都不是純粹一個個人工作空間。60 年代家具廠商 Herman Miller 設計的 Action Office,已經意識到員工之間的交流,對知識型經濟的工作模式極為重要。他們將人與人之間的交流和社交,融入辦公室設計之中。穿戴整齊的員工在辦公室內穿插,亦形成一個白領階層獨享的生活景象和圈子。隨着越來越多的女性走進職場,辦公室亦成為一個充斥着男性凝視的空間。有些辦公室傢俱的宣傳,甚至圍繞着女秘書的姿色來作為話題。這種物化女性的設計當然值得批評和糾正。但同時亦見證着同事之間的互動和社交關係,亦是辦公室日常的一部分。到今日,甚至亦是我們生活圈子裡的一個重要部份。返工除了是純粹工作,更加是一種 to see and be seen 的儀式。

WFH 為打工仔帶來的另一個問題,就是當辦公空間入侵屋企,飯桌變成辦公桌,工作和私人時間的分隔變得含糊,有時更加要忙着兼顧小朋友或寵物,甚至造成家人之間磨擦。打工仔在家工作,工作壓力反而更大。網上工作是否可以完全取代辦公空間,打工仔是否真的完全適應,需要的並不是科技和網絡上的技術,背後更加需要對什麼是「工作」和公司「管理」的重新思考。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