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Zoom 之錯,錯於 zoom in 香港教育有幾陰

2020/3/13 — 13:46

【文:子愷  前中學教師,現為教育研究窮書生】

一個Zoom,召喚了無數家長、教師對電子教學聲討筆伐;一個Zoom,其實不過是代罪羔羊,將香港教育結構性問題高清呈現;一個Zoom,如照妖鏡般,暴露教育界的多度陰影。

陰影一:IT 學障的管理層

廣告

Zoom 最常被嘲笑之處,為管理層要求全校師生、不顧學生年齡及科目本質,使用Zoom 跟足平日時間表及模式上課。當管理層認爲懂得使用telegram、airdrop ,必定有「犀利」的「幕後大佬」、「外國勢力」支持,甚至自身多年來還未掌握Google Drive Google Doc用法,你能期待他們會發揮創意,善用電子平台協助學生學習嗎?電子教學終極目標,向來是讓學生不受時間地域限制,使用無邊無際的資源學習。積極推動平等及創新教育的陳葒校長,亦有就停課不停學内容提出建議(詳見:陳校長FB),内裏大幅度使用電子學習元素,不同的在於陳校長善用電子學習的特性,放下課本真正走出課室,讓學生自行選擇感興趣的主題進行探究式學習,視電子教學為「打破催谷填鴨式教學方式的契機,藉此改變機械式的抄背默測考這種被動學習模式」。反之,當管理層抱陳守舊,對科技應用的想像嚴重落伍,加上其滿腦子追趕教科書教學進度的思維,要求教師僅將電子器材視為虛擬黑板及追功課大聲公,怪不得「應試教育的魔爪會藉著網上教學之名之力,一點一滴地伸進學生的飯桌和教師的睡房」,加劇現時工廠式教育的問題。

陰影二:干預而非陪伴子女學習的太上皇家長

廣告

不少家長認爲使用Zoom等電子教學平台令他們很大壓力,因爲他們不懂得/無時間學習如何操作,故無法幫助子女在家學習。如果這些是幼稚園或初小學生家長,遇着連bb也不放過、要他們做電子學習的學校,確實值得同情。但奇在不少教師接獲高小甚至中學生家長作此等投訴,我對此説法實在大惑不解:以前我們哪個不是在小學生年代,自學使用電腦/互聯網,然後反過來「幫」父母?爲何現在的孩子要家長「幫」才能使用?難度含著iPad iPhone長大的這一代,幾歲人仔已懂得打機選濾鏡自拍,卻沒有自我摸索電子教學apps的能力?非也,這不過反映出現今家長對子女學習過度插手干預,子女接觸的每事每物,父母皆要take charge,結果學生慣性依賴,失去承擔規劃自己學業 / 學習的責任。家長亦生怕子女會輸在任何一次的測考,忙於安排令人喘不過氣來的時間表,沒機會陪伴他們在嘗試錯誤(trial and error)中學習成為一個有活力、且會為自己負責的獨立個體。學習既為學生之本分,自然應由學生當家作主,家長爲何要做指點一切的太上皇,不能放權做子女的伴讀書童?

陰影三:無自主學習動機的學生

家長投訴Zoom 的另一主因,是見到在家學習的子女對着只出現在熒幕的教師,專心不了。家長啊,你有否見過你的寶貝仔女對住熒幕打機追看劇集不專心?不專心不是因爲熒幕之隔,關鍵在於他們欠缺學習興趣及動機,對學習一直處於被動狀態。除非你為他/她報讀的是Hogwarts,否則學校沒有特別魔法令他們一回校就忽然主動起來。家長平日感覺良好,其實不過是眼不見爲淨,看不見子女在校表現而已。再者,即使平日教師在課堂出盡師訓/校方要求的課堂管理法,用力留住個人,但係個心呢?早已飄到九霄雲外。香港學生欠缺學習動機,早已不是新鮮事,這與教育内容未能與時並進、教學與考核模式過度單一,脫不了關係。為迎合制度要求,學校及家長急於傾倒一大堆讓學生大感不解的應試内容和技巧,失去帶領他們一步一步「從探索世界去發掘知識」的空間。今次停課不過突顯出,學生連自主學習課室以外知識的好奇心亦失去:閑在家中數月,無人在旁督促,除了打機,還是打機。教育本意為學生提供渠道解惑,現卻反過來扼殺了他們與生俱來的求知欲,何等諷刺。

陰影四:失去變革能力的工廠妹 / 仔教師

教師對Zoom等電子教學工具的討厭程度,從不同社交媒體的洗版式帖文可見一斑。事實上,Zoom 只反映教師抗拒教育革新的冰山一角。我絕對相信抱住熱誠進入教育界的教師佔多數,但如果學生是教育工廠的倒模成品,教師便是進行流水式生產的工廠妹/仔,既要花時間滿足老闆「人做我又做」的碎片式革新,又要做到課時不足下能「生產」出成功應付海量考試範圍成績優秀的學生,這樣不難理解爲何部分教師對新嘗試叫苦連天。問題是,作爲專業人士,教師越不主動提出整全的改革方案,只會令教育越來愈離地。與其一直被非教育專業出身的政客拖著走,教師何不集結專業力量,從下而上由前線經驗出發,倡議進行制度根本(例如改變標準化的教學内容及考核模式)的教育變革?

陰影五:東施效顰的教育改革

反對Zoom的其中一項理據,是因爲基層學生沒有合規格的電子設備或Wi-Fi而失去網上學習機會,並得出電子學習加劇貧富懸殊的結論。我差點以爲自己穿越回到60年代,不然何以推行電子學習將近十載,居然連學生基本硬件配置還未處理好?如果有學生因爲自己近視,看不清教師白板上的字,大家不會因此棄用白板,而是幫學生配置合度數的眼鏡;那爲何反過來,當聯合國於2016年已將Right to Internet Access列爲人權,教師們不是要求教育局或辦學團體馬上為相關學生安頓好硬件,而是怪責電子教學?理由如前文所述,教師自身不信任多年來一樣接一樣、東施效顰式的所謂改革政策,並沒有徹底好好執行科技教育。更甚者,過去的教育改革從不同國家東拼西凑,樣樣都學卻無一學得精:科技教育不學創新思維不講轉變中的職業結構、翻轉教室(flipped classroom)不捨廣度亦不取深度、體驗式學習停留要求量化成果不留空間培養學生反思能力……要數,實在磬竹難書。欠缺整全結構及思維改革的後果,在今次電子教學之亂一覽無遺,

多度陰影,環環相扣,香港教育界早已陰風陣陣。Zoom之錯,錯在將早已進入教育制度膏盲的癌細胞zoom in 得太清楚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