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Zoom 教學折射的香港教育問題

2020/3/9 — 13:39

資料圖片,來源:Jcomp @ Freepik

資料圖片,來源:Jcomp @ Freepik

【文:王崖】

近日因為武漢肺炎,不少學校被逼停課。因此不少學校以即時視象教學作補救措施,盼望可以為學生追趕進度。一時間大量的網上教學資源、線上課程應運而生。IT 教學的問題,一時因為 Zoom 而激起討論。事實上,如果把討論局限在教學軟件上,其實意義不大。視象教學熱潮,反送折射出不少深層的教育問題。

1. 漠視專業的學校行政

廣告

事實上,實時視象教學涉及甚多的教育專業甚至法律問題。絕大部分學校推行時,都只單向地要求老師完成,最多只是提供技術支援。但視象教學是否可行?視象教學是否應否大力推廣的問題,學校行政部門幾乎沒有諮詢老師的意見便倉卒實行。提出異議者,卻屢被質疑「懶」「不熱心」,推廣視象教育者卻可以大言炎炎於電視節目上指責「有一種難,叫老師覺得難」「科技教育 SEN」。部分學校管理層更以「做住先,慢慢改的態度」逼令老師推行。

事實上實時視象教學涉及極複雜的私隱問題、法律問題、教學問題。倉卒推行,對老師對學生也是十分危險,沒有考慮有關問題便逕然以「學生進度」為由強推,筆者認為這才是真正的「不專業」。

廣告

例如私隱權問題,老師在自己家內 / 分享螢幕的背景圖中貼上政治宣傳標語,而該標語透過鏡頭被學生見到,學校有沒有措施保護老師?(不要對我說要求老師改背景圖 / 用虛擬背景,在自己電腦、家中貼政治標語是人權來的)。關於實時課堂私隱權的文章,諷刺地是在視象教學推行後,才由莊耀洸律師提出。又如學生如果錄影課堂放上網進行笑改圖等欺凌行為,學校如何阻止如何跟進?(假如覺得學校出聲明提示學生就可以的,那筆者很懷疑你的智商。)

2. 無視貧富差距

香港貴為全球已發展地區堅尼系數最高的地方,財富分佈嚴重不均。在同一所學校中,學生家境有別的情形比比皆是。可是不少推行視象教育的學校卻無視學生的貧富差距,強推視象教學。

例如不少貧窮家庭的學生未必有先進的電腦配備,縱然有,那配合視象教學需要的硬件如咪、鏡頭及寬頻服務呢?政府抗疫不力,基層市民本身已經需要額外開支購置防疫用品,現今更要基層家長額外購置裝備上堂?敢問大肆推廣實時教學的學校有沒有考慮過疫情下基層同學的掙扎?甚至直資學校也好,也應該會錄取一定數量的基層學生,那學校有沒有考慮這些同學感受?(如有直資學校絕不錄取基層學生而感到冒犯,筆者在此先道歉。)

3. 教師工作的保障問題

筆者固然明白疫情危急,使用視象教學為逼不得已的政策。筆者亦相信各位老師能抱持專業,暫不會計較工作時數,為學生提供疫情限制下最佳的教育。可是既然這是特殊情況,理應只是「疫情期間的特別安排,不會成為工作或課堂常規」。可是到現時為止,提倡利用視象教學者及學校高層從未提及這點令師生釋除疑慮?更甚者,不少提倡視象教學者竟把有關安排視為教育的進步,並已開始設想方案,如何在技術上「支援」師生,令師生長遠接受有關安排。若果提倡者、學校管理層沒有提出方案令師生釋疑,並動輒為抗拒視象 / IT 教學的老師扣上「不專業」的帽子,這個恐怕遠不是教學問題,而是行政的霸權問題。(若果尊重教育專業,為何非視象教學不可?這個答案到現時也沒有人回答過。)

4. 總結

明白疫情危急,大家也考慮學生的學習為首要。但是前線老師、學生生作為教育界持分者,學校行政是否也需要考慮他們的感受?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