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公社

運動公社

運動從來不是場上較技那麼簡單。運動公社關注的,是運動和政治、經濟之間的關係和與運動相關的種種不公。

2020/8/15 - 18:18

一個巴西球迷看巴塞隆拿慘敗

圖片來源:FC Barcelona Twitter

圖片來源:FC Barcelona Twitter

【文:wing】

第一次被勾起六年前的惡夢,是拜仁慕尼黑攻入第三球的時候。拜仁那股氣勢、那種令巴塞隆拿無法將球運到中線附近的逼搶、在禁區邊緣簡練的配合……無法不想起當年巴西慘敗一比七的場面。拜仁是在 27 分鐘領先三比一的。四分鐘後,湯馬士.梅拿射成四比一。湯馬士.梅拿,不但和紐亞、保定一樣在當年也有上場,而且是在明尼路球場先開紀錄的球員。我慶幸,巴塞隆拿現時陣中連一個巴西人都沒有。

身為巴西球迷難免想美斯嘗到多些痛楚。上半場最後十分鐘拜仁似乎放慢了逼搶節奏時,我是有些不滿的。六年前,尼馬在八強對哥倫比亞時嚴重受傷要缺陣四強對德國一戰。後來史高拉利用了賓納特(Benard)替代他上陣,被視為慘敗的因素之一。2014 年的尼馬還不如 2020 年的美斯。這夜的美斯無力避免巴塞隆拿被羞辱。當年就算有尼馬在場,大概也沒有什麼會不一樣的……

廣告

但……

今戰上半場「只」是四比一,比起那個半場五比零的比分還是有明顯差別。下半場初段比列錫射球太正被守門員一抱入懷時我就想,為什麼當年上半場德國的「腳風」順得幾乎「射中就有」?我即時翻查當年的數據,原來那年德國整場比賽只射門十四次,就入了七球。而我眼前的比賽,上半場拜仁已射門十四次了。

或者,今次的巴塞隆拿比起那次的巴西更不堪,但有兩項比巴西優勝的東西。一是運氣,拜仁的不是逢射必中。二是心理,巴塞隆拿沒有球員像當日巴西費蘭甸奴等人那樣突然忘記如何踢球。

我又不能阻止自己問一條這六年來偶爾都會想起的問題:當年如果落後零比二時有辦法令比賽停頓一下,真的會出現十分鐘內丟掉四球的可怕場面嗎?

想著……就見到蘇亞雷斯射成二比四。之前將兩場球賽比較的想法,應作罷了。巴塞隆拿有蘇亞雷斯,當年巴西中鋒可是費特呢。就算戴維斯的美妙助攻令比分拉開成五比二,但之後拜仁近二十分鐘無入球,即是比分無法反映雙方差距。一場一比七;一場二比五,怎能相提並論?豈料,那位跟巴塞隆拿有合約的巴西國腳上陣,令到兩場球賽似得多了。

有一個鏡頭捕捉了巴塞隆拿後備球員在古天奴射成八比二後的憤怒反映。他們恨什麼?恨慘敗?還是恨古天奴不腳下留情?跟這場比賽(勉強)相關的巴西人還有兩個。一是當了西班牙國腳,倒戈相向的 Thiago Alcântara。如果巴塞隆拿留住他,今晚會如此嗎?還有早前被賣到祖雲達斯的 Arthur。如果他在場又會如何?足球沒有如果啦。我是巴西球迷嘛,謝天謝地 Arthur 沒有揹黑鍋的可能就好了。

足球沒有如果。但球迷總受想「如果……」。這幾年我經常想,如果當年馬些路開賽三分鐘的射門不是柱邊出界,而是入球,會怎樣呢?而如果美斯在一比一時那個美妙的傳中不是中柱彈出而是被轉化為入球,又會如何?

我這個晚上才留意到,原來當年巴西的射門次數(18 比 14)甚至是控球比率都要比德國高的(52% 比 48%)。而這個晚上拜仁的射門是 26 次,巴塞隆拿僅得 7 次。所以……不科學的結論是,馬些路如果先開紀錄,巴西就算出局也不會被羞辱。而就算巴塞隆拿領先二比一,應該還是要慘敗的。

我是否在幸災樂禍?可能是吧。但或者是想擺脫孤獨的感受?起碼有多些人可以有我六年前惡夢的經歷,「明尼路慘劇」亦不會再是強強相遇卻以羞辱收場的唯一「經典」。我以至世上的巴西球迷就沒有那麼「孤獨」了。我不會感謝拜仁的,但可以感謝古天奴。

「明尼路慘劇」不會因為這場里斯本慘案而消失的。一比七是巴西球迷永遠的惡夢。而我下次看球時想起他,會是下星期尼馬遇上湯馬士.梅拿之時嗎?

 

運動公社 Facebook / YouTube 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