傀儡不如奴才,奴才不如契弟

運動員「信邪」,其實是信一種 peace of mind。

何詩蓓說,平日,運動是80%體能,20%心態,比賽時,是80%心態,20%體能。

運動場上,高手過招,心態一寸強,成績一寸長。

毫釐之差,0.02秒之間,是break the record和break the heart之別。

任何重要競賽,Success is a mind game。

身體上如何準備,精神上更加要準備。

原來伍家朗也「信邪」。21歲仔時,他打敗林丹那次,比賽前他重複了之前贏波的一切pattern:同一個鐘點去體院練波,同是中午去同一個茶記吃飯,同樣買了寶礦力和提子包,同樣咬幾口才比賽。重複「勝利formula」。

勝利有方程式的嗎?但有方法令自己心安舒服。

拿度是出名的信邪怪,他的整套比賽小規律天下聞名:兩個水樽一定要如何擺放,樽之間的距離、招紙方向,都有定律。開球前一定要如何摸耳摸鼻撥頭髮掹底褲,全套做齊。

都跟體能、技術無關,但他一定要全套做齊。“Don't Mess With Rafael Nadal's Bottles”,江湖上無人不知。拿度是世界球王,是傳奇。

伍家朗呢?他說「每次上場,都會把球袋放在近球證嗰格箱。轉場之後,就看對手放那一格,如果首局他贏,他會放在對手用過的一格,食住佢;如果他輸,就放另一格」。

他如何放球袋,猶如拿度如何放水樽。

其實是運動心理情緒管理。Mind game的操作。

穿什麼球衣、球鞋,是貼身的戰衣、兵器,「邪」以外,外行人都知,當中也有真實的細節,可真實影響發揮。

我也是過期運動員,球拍、球鞋的要求故然基本,運動衫褲也很重要。每次揮拍,衣衫、襪子的質地,和皮膚的磨擦質感,有不同感覺,「骨位」的位置、軟硬,都只得自己知;更有衣料的吸汗、透氣、散熱,如何影響skin temperature、排汗和心跳的科學仔細。一些位因汗水漿著、不稱身抽住,只一點點,就是出線和出局的天淵。

一個信邪的人,一個本來把自己的運動情緒管理得很好的人,整套規律被橫來擾潰,後果不問而知。

柏陽說有種人,常常「一臉忠貞學」上身,他們毫無成本的胡亂批鬥,沒有真材實力,卻靠莫須有的揭發和誣告,以打嘴炮賺功勞里數。炮射錯了,他們側側膊自己絲毫不損,被射的,折騰一輪飛來劫數代價不菲。

一間公司,有這些唯恐天下不亂的,已經難安,如果這些風氣是被獎勵的,更加恐怖。如果這些成事不足的人,還成功弄得一點權,世界會怎樣?

最弔詭是,各界都撐、都說家朗的球衣符合大會規格,符合要求,沒有錯。是公認的,但為什麼最後是他要換衫,為什麼沒有做錯的人,要「改過」?

吾友B說:「傀儡不如奴才,奴才不如契弟。」千秋萬世。

.

.

.

P.S. 關於「一臉忠貞學」:孫權前往將被擒的曹操良將于禁釋放,請與于禁見面。有一天,孫權乘馬外出,引領于禁同行,虞翻呵責于禁說:「你這種降虜,竟敢與我的主公並馬以行嗎!?」欲鞭打于禁,被孫權呵止。後孫權在樓船會羣臣共飲,于禁聞樂聲流涕,虞翻又說:「你想以虛情假意來求得脫身嗎?」孫權為于禁感到悵然不平……天下之大,虞翻豈少。

 

原刊自作者 facebook

相關文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