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羅地亞黑馬殺入世盃決賽 小國為東歐足球綻最後煙花?

周日凌晨舉行的世界盃決賽,將由法國對克羅地亞。法國對港人來說並不陌生,而克羅地亞就不是人人認識。這個只有27歲的國家,從經濟、國土和人口來說,都只算是世界上中小型國家,如今卻因為足球,令他們登上全球最受注目的舞台。這支 20 年前的世界盃季軍,經過多年在大賽浮浮沉沉,終以黑馬姿態首度殺入世界盃決賽,為沉寂逾半世紀的東歐足球爭一口氣。

自兩年前歐洲國家盃上的「冰島神話」後,香港球迷認識到足球實力,和一個國家的經濟、人口,甚至國力,可以無甚關係。「80 後」對克羅地亞這名字應該還有點認識 — 畢竟那是少年時代經常在新聞出現的名字,同期的還有斯洛文尼亞、波斯尼亞,他們都是自前南斯拉夫獨立出來的國家。他們於 1991 年獨立,至今只有 27年。克羅地亞國家面積約 5.7 萬平方公里,比斯里蘭卡、阿塞拜彊都要小,大概比中國的寧夏回族自治區大一點,乃決賽對手法國國土面積的 1/13。

克國全國人口有 415 萬,大約等於全個新界加上油尖旺的居民數目。如果計及 IMD 的「世界競爭力排名」,克羅地亞名列 61,得分只有 55.3分;法國排名 28,得分達80.0 分 — 當然兩國都不及香港的 99.1 分高。克羅地亞的經濟主要依靠旅遊業,佔其 GDP 收入 1/5,工業則佔 27%,主要是造船及食品加工。從頭到尾,他們只是一個東歐小國。

上次東歐球隊入決賽為1962年

不過這次克羅地亞卻為整個東歐足球界爭回面子;今次是自 1962 年智利世界盃決賽周的捷克以來,事隔 56 年再有東歐球隊打入世界盃決賽。事實上,東歐足球曾經是世界球壇的重要拼圖之一,由 1930 至 1962 年的七屆世界盃中,有四屆決賽都見到東歐球隊身影,分別是 1934 及 1962 年的捷克,和1938 年及 1954 年的匈牙利。

東西歐足球水平本來並不懸殊,總計 15 屆共 56 年的歐洲國家盃歷史,東歐球隊共打入決賽 7 次,奪冠 2 次。不過後冷戰時代,東歐經濟下滑,球會資源不足,令國家隊成績也受影響。然而克羅地亞卻因為一場獨立戰爭,把握住東歐足球的餘輝,令國家成為世界盃歷史的一頁。

南斯拉夫自 1991 年分裂,克羅地亞足總在 1993 年建立,國家隊即時從前南斯拉夫國家隊中徵召克羅地亞籍球員加盟。當時南斯拉夫有「歐洲巴西」之稱,球隊奪得1987 年世青盃冠軍,18 名球員中有 6 人來自克羅地亞,球隊在當屆賽事攻入 17 球,其中 11 個入球是來自這 6 名主力。他們就是人所共知的蘇加、波班等克羅地亞球星。

 

甫成軍即入歐國盃八強

當「歐洲巴西」的骨幹自立門戶,成為新的克羅地亞國家隊後,由於足總成立日子太趕,他們未能參加 94 世界盃。但 2 年後的歐國盃,克羅地亞成功出綫決賽周,更在分組賽取得兩勝一和,只是在八強以 1 比 2 不敵最後冠軍德國。

更令人意想不到是這支年青國家隊,2 年後在法國成功復仇,狠狠羞辱當時的三屆世界盃冠軍。98 年世界盃,克羅地亞全隊 22 名球員中,9 人曾代表前南斯拉夫國家隊,絕大部份都是效力歐洲一流球會(見下表)。結果球隊在八強以 3 比 0 重創年紀老邁的德國,克羅地亞最終得季軍,前鋒蘇加更以 6 球成為該屆賽事神射手。這是克羅地亞首個「黃金一代」。

98世界盃克羅地亞陣中曾代表南斯拉夫的隊員
位置 球員   主要效力球會
中堅 史廸米斯 Igor Stimac 打吡郡、韋斯咸
後衞 祖歷斯 Goran Juric 克羅地亞薩格勒布
左翼衞 查尼 Robert Jarni 祖雲達斯、皇家畢廸斯、皇家馬德里
中場 阿辛奴域 Alijosa Asanovic 蒙彼利埃、打吡郡、拿波里
中場 普辛尼基 Robert Prosinecki 皇家馬德里、巴塞隆拿
中場 波班 Zvonimir Boban AC米蘭
前鋒 史坦歷 Mario Stanic 帕爾瑪、車路士
前鋒 蘇加 Davor Suker 皇家馬德里、阿仙奴
門將 拉廸 Drazen Ladic 薩格勒布戴拿模

98 年後,克羅地亞的足球只能說穏步持續,2000 年歐國盃未能出綫決賽周,到 2002 年世界盃、2004 年歐國盃及 2006 年世界盃,克羅地亞都能晉身決賽周,但都是小組止步,未能再進一步。08 年歐國盃,球隊再次成為德國殺手,小組賽三戰全勝,包括 2 比 1 力克德國,首名晉級。可惜隨後只能和土耳其打成平手,射十二碼後落敗。

第二黃金一代表現平平

之後兩屆歐國盃及兩屆世界盃,克羅地亞都無甚驚喜,而被認為是「第二黃金一代」的摩廸歷、文迪蘇傑等人也年紀漸大,上屆世界盃他們小組出局;兩年前的歐國盃也是 16 強止步,想不到今屆世界盃,球隊在淘汰賽場場打足 120 分鐘下,殺入決賽。

克羅地亞今屆的成功,和日本有點相似,教練徵召最後 23 人名單時,選取大量年紀大而效力外地聯賽的球員。今屆克羅地亞大軍中,年齡達 28 歲以上的達 13 人,效力外國聯賽球員達 21 人;兩年前的歐國盃,效力外國聯賽的有 17 人,年過 30 的球員有 10 人。也許「第二黃金一代」都明白,這是他們在世界盃舞台的最後機會。

其實年過 30 的克羅地亞球員,都是在腥風血雨的前南斯拉夫內戰中走出來,他們當中有年紀輕輕便要離鄉別井,甚至在戰火下開展其足球事業。陣中中場發電機摩廸歷,不論在英超熱刺和現時西甲皇馬,都是絕對主力。他六歲時家鄉受戰火影響,離鄉別井成為難民,更在當地一所酒店居住7年,他亦是在酒店的停車場開始踢足球。

難民摩廸經歷酒店停車場踢球

摩廸歷的爺爺和 6 個親戚都是死於塞族部隊手下,而他父親就加入克羅地亞軍,不過小摩廸歷就說,家人不想影響他的童年,所以戰爭和他既近又遠。

艱辛環境也許是塑造一代球星的土壤。但莫非太平盛世就令東歐足球裹足不前?東歐各國近年國家隊表現平平,捷克、匈牙利都絕跡於大賽決賽周多年,俄羅斯若非主辦國,能否亮相決賽週也成疑。東歐國家表現不濟,和東歐國家足球聯賽水平下跌有關。

2012 年一項調查發現,包括克羅地亞在內的 10 個東歐國家足球聯賽中,有 44% 的球員知道確實有「踢假波」存在,12% 球員承認直接參與過打假球。有報道更指這些假波是由當地黑幫操控。

不爭事實是,東歐國家足球水平和世界距離越來越大,這從東歐球會幾近消失於歐聯和歐霸盃的出綫行列而可窺探一二。

克羅地亞打入世界盃決賽,無論最終能否創造歷史、首奪大力神盃,或許都已是東歐足球的最後煙花。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