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路編輯室

體路編輯室

體路會為大家採訪屬於香港的體育新聞,並有各方專家定期專欄,更會邀請香港體壇精英親自撰文分享心路歷程,是屬於香港人的體育新聞平台。https://www.facebook.com/Sportsroad

2020/3/17 - 21:02

【全英羽毛球賽.專訪】伍家朗、李卓耀「一冷一熱」走向奧運男單路

《體路》製圖

《體路》製圖

【體路伯明翰直擊】「2020 全英羽毛球錦標賽」風雨下落幕,香港男單兩位代表伍家朗及李卓耀雖首圈出局,卻未削他們的奧運夢。伍家朗冷靜面對第二次奧運資格,正為人生首次奧運路奮戰的李卓耀雖然資格未定,二人近年為香港男單寫下的一次次歷史佳績,場上性格一冷一熱,但場外目標一致 — 盼為香港羽毛球做好榜樣,令男單告別青黃不接。

李卓耀(左)及伍家朗於全英賽賽後翌日在伯明翰接受訪問。

廣告

過去十多年,香港羽毛球先有女單揚威,其後女雙、混雙再次冒起,男單以往沉寂好一段時間。隨著「老大哥」胡贇、魏楠、陳仁傑領軍後,近年與本土小將伍家朗、黃永棋、李卓耀開始在世界舞台揚威,今屆東京奧運積分周期中,伍家朗及李卓耀暫時坐擁世界前 16 位置,令香港燃起或有機會爭取兩個男單名額的希望。(《體路》編按:分數截至 2020 年 3 月 14 日)

二人比賽翌日收到通知,早上食過早餐後急急起程回港,避開肺炎肆虐的歐洲。

對比四年前的里約奧運,伍家朗談今次爭取東京奧運的資格如他在場上般淡然,志在必得與上屆驚喜入場形成對比:「四年前其實我才 22 歲,對手大部分都是前輩,當年可以去到已經是一個 bonus。那時開始爭奧運積分時,我的世界排名才 30 多位,在香港四位港將中我排最後一個,本身想著一起爭積分獲取經驗,但自己也沒想過,在最後階段幾個比賽打上後意外獲得奧運資格,那一屆奧運是享受,今屆反而早已掌握到自己排名。」

東京奧運周期間,伍家朗多次殺入公開賽四至八強,今年年初於泰國大師賽順利封王打破三年錦標荒(相關報導:【泰國羽賽】鼠年首冠!伍家朗反勝西本拳太破 3 年錦標荒)。隨著成績、年齡及經驗上升,家朗直言今屆 25、26 歲是自己的黃金期:「今屆爭取奧運積分前已大約知道自己的排位及機會,所以與上屆不同在於自己會揀比賽去打之餘,又確保有足夠時間訓練,目前排名第 9 位,比自己預期好了一點,但同時對奧運期望會大過上一屆,然而我不是獎牌大熱,反而比其他球手更輕鬆去爭取成績。」上屆家朗於里約奧運打出驚喜,小組晉級後最終於 16 強止步。四年後更見成熟的他,亦對自己的爭牌實力有信心:「爭奪奧運獎牌實力一定有,但羽毛球講天時、地利及人和,要好好把握這幾方面的機會,自己也同時要努力尋找令表現更穩定的模式。」

李卓耀複製「伍家朗 2.0」奧運路?

今屆奧運積分之路上,李卓耀情況亦與當年家朗類近。李卓耀自去年香港公開賽歷史性封王(相關報導:【香港羽毛球公開賽】香港人爭氣!李卓耀爆冷挫金廷主場封王),加上年初印尼大師賽奪亞而回,奧運積分急速攀升,暫位世界排名第 16 位。要出戰奧運會,港隊需要二人均處世界前 16 位置方可奪得 2 個參賽名額,李卓耀於全英賽首圈出局後,雖然奧運資格未穩,但能以 23 歲年輕之齡已可一爭奧運資格,亦為香港男單燃起未來希望,李卓耀對自己出戰奧運與否一直抱平常心:「其實最後即使去不去到奧運我也沒所謂,因為今屆自問實力有不足,去到奧運也只是吸取經驗、體驗一下奧運氣氛。我也曾去過青年奧運會,我猜奧運可能與青奧差不多吧,或者是再大型一點、再多人一點。」

李卓耀平常心出戰,卻為這小將帶來更大驚喜。

對他來說,所有比賽都「一視同仁」,最重要是自己的表現:「其實任何比賽都好,我想自己打好自己,贏輸都不重要,有人在羽毛球上追求奧運,我追求的是希望能殺入世界前十,就如家朗一樣穩定在 Top 10,當然可以打到奧運當然是很開心。但我不會放得太重。」對賽事不介懷,旁人看來這位小將充滿自信,但他指自己只想平常心看待每件事:「我只是不喜歡付出很多心思後,沒有獲得回報時的感受,那感覺真的很難受,所以我會放平常心去面對所有事,是你的就一定是你的,我只想做好自己,不執著其他因素。」

要做到「打好自己」,卓耀一直說自己未夠好,場上火氣十足的他,亦希望視冷靜的家朗為目標:「我也想學習家朗的認真,包括在練習上對細節的要求,球場上我也想自己會如他一樣平靜一點,但前提當然是技術提升,才能控制更多不同的事。」被抬舉的家朗在旁尷尬地笑:「我早說不要一起做訪問,每次聽到這些說話我都會打冷震。」但家朗反希望自己可以如李卓耀一樣,在場上適當時候熱血一點激勵自己:「很多人說我在場上是冷面殺手,可能是性格及自小長大的背景,父母都對我很嚴,場上場外我也是很內儉、很低調,場上我會壓制自己多點,不讓對手看穿我的情緒,但有些時候我也希望可以外向一點,需要拿回氣勢時又未必做得到。」

李卓耀(左)性格外向,內儉的伍家朗卻剛好相反形成對比。

一冷一熱,是伍家朗與李卓耀在場上的形象。場下二人已開始由昔日港隊小將,走向隊中支柱。即將於今年滿 26 歲的家朗對此特別感慨,2012 年與李晉熙奪世青男雙冠軍開始,家朗當時才 18 歲,男單職業生涯剛起步,近月歐洲之旅更令這位港隊「一哥」有更深體會:「上月開始在德國漢堡集訓,青年隊都在場,我看著他們時有點覺得原來我都大他們 8 年,他們就像我當時一樣要去打世青、亞青等比賽,數一數自己差不多已經是隊中年紀最大的一個,時間真的過得很快,是有點感觸。」感受特深,是因為隨年紀漸長、羽球生涯亦開始倒數:「可能打波的時間已不多,加上對著年輕的球員,自己都有一份責任,細個自己有事時會向大師兄求救,現在輪到他們若有困難時,我都必須去成為幫助他們的一個。」

「可能打波的時間已不多,加上對著年輕的球員,自己都有一份責任。」— 伍家朗

李卓耀比家朗年輕 2 歲,但想法亦有大將之風。對於近年本地傳媒及迷球開始留意這兩位男單支柱,卓耀指自己不會多想:「睇新聞一定會睇,但最重要是自己怎去想,成績好當然有人留意,成績不好也未必再有人報導,這些都是正比,重要是自己怎去消化。」低調的家朗則完全相反,笑言對於所有新聞都一概不聞不問:「我只看標題,不會去看新聞內文。特別是比賽時更不想被新聞影響自己,何況我已第一身經歷了,又何需再去看?」

對於香港男單的未來,二人當然未言退,家朗會先將目標放在東京奧運及 2022 年的亞運會上,卓耀則說即使錯過今屆東奧,亦期待下屆自己有力去穩固實力,但二人同樣希望香港羽毛球會隨著他們的奮鬥故事更百花齊放,家朗說:「當然若我和卓耀可以一起去東京奧運,代表了我們連續兩屆男單取得滿額名額,對我們男單發展也會好一點,令年輕球員更也有希望。」家朗指以往香港羽毛球員較喜歡男雙,「以往很多人會覺得打男單好辛苦,人人喜歡打雙打多點,令男單有點青黃不接。我們那年代只有我和李晉熙所以必須要兼打雙項,但世青冠軍已是我雙打的告別戰,希望現在我們的成績可以做個榜樣給他們。」李卓耀則認為不論任何項目,只要能令更多人投身羽毛球運動,他都樂意盡自己本份為香港羽毛球奮鬥。

東京奧運積分周期原定 4 月 26 日截止,但在全英賽後,國際羽聯已宣布 4 月 12 日前的所有賽事將取消或延期,包括瑞士站、馬來西亞站、印度站、新加坡站均告取消,意味全英賽或有可能成奧運積分最後一站。但由於李卓耀於全英賽首圈出局,加上隨後的日本球手西本拳太及丹麥的 Rasmus Gemke 於全英分別闖進次圈及八強,若全英成最後一站奧計積分賽,李卓耀大有機會被擠出世界前 16 排名,與奧運擦肩而過。不過,目前不少球手均要求延長奧運積分周期,令球員可以再獲機會爭取餘下積分。

 

相關報導:
【全英羽毛球賽.英國直擊】伍家朗「空窗期」後首戰遇一輪遊ㅤ落敗無礙奧運資格

圖、文:徐飛

原刊於《體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