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北風與太陽」— 再談摩奴與蘇帥

2019/3/11 — 16:31

圖片來源:Marcus Rashford Facebook

圖片來源:Marcus Rashford Facebook

「伊索寓言」有一則「北風與太陽」的故事:北風和太陽比併誰的本領高,彼此爭持不下,剛巧有一路人經過,他們便決定誰能令到路人脫下外衣,誰就優勝。北風先出手,一吹路人即時把衣領捏得更緊,再吹路人更加瑟縮起來,躲在身旁大石之後不肯出來,北風無奈唯有放棄;到太陽出場,他先散發熱能讓路人從石後走出來,再提昇溫度讓他舒泰地活動,到最後,路人覺得暖和了,便脫下外衣一邊哼著歌,一邊輕快地上路。北風只好認輸,承認技不如人。故事寓意是要改變他人,用惡言厲色、嚴苛威嚇的操控性手段難收成效,反而溫暖、詳和、正面的態度更能令人心悅誠服。

來自挪威的蘇斯克查,大概對北風及太陽的差異有很深的體會。而在對人的態度方面,他選擇了太陽。

自十二月二十日蘇帥擔任看守領隊以來,曼聯迅速撥亂反正,交出 17 賽 14 勝 2 和 1 負的成績,球隊由落後 11 分到重返前四,週中歐聯飽受傷停困擾陣容天殘地缺,帶著首回合落後兩球的劣勢作客巴黎,仍能奇蹟反勝 PSG 更是經典。球隊上下展現久違了的歡顏,球員再次享受比賽,重拾足球的樂趣。促成此一轉變看守領隊絕對應記一功,他親切隨和的性格,與及對球會的熱愛更是當中關鍵。

廣告

蘇斯克查接任後,輪流激活了普巴、華舒福、連迪洛夫、靴里拉等球員,表現好的球員他不會吝嗇稱讚肯定,並把功勞榮耀留給球員。未拾狀態的或因戰術被棄用的,他也會致力安撫,耐心解釋部署,令他們清楚自己在球隊的角色,並保證未來會有發揮的機會。以盧卡古為例,近 3 場比賽射入 6 球的表現固然令人激賞,但要激活這名在兩個月前還是身重態沉、信心盡失,並淪為大眾笑柄的前鋒卻又談何容易?而這份艱巨的工作,自蘇帥剛接任已經開始。一方面在訓練集中改善盧卡古的埋門處理,調整心理狀況,同時間爭取時間讓他收身重拾狀態(一直以來覺得,盧卡古是過度操練去迎合單箭頭的踢法,身體健碩了但犧牲了身體平衡靈巧和速度),而且微調他的走位及位置感,也讓他更明白球隊的戰術 — 他近日的大爆發,能夠在十名一隊成員缺陣下扛下重擔,和其他球員輪流的復甦一樣絕對不是偶然。也不止一個球員說過,蘇斯克查給予的信任,支持及良性建議是令球隊成績攀升的關鍵,而且他們都為領隊對自已的踢法強項弱點瞭如指掌感到驚訝。當然,摩連奴也對各球員的特性瞭如指掌,他也靠製作球員分析檔案而得到卜比笠臣的青睞,由翻譯員扶搖直上成為領隊。但他往往把焦點放在球員的弱點上,球員一有錯失,他不會放過任何機會,直接訓斥也好,當眾羞辱也好,公開鞭躂也好,也一定要不斷提醒你的缺失,也傳遞一個訊息:惟有絕對跟從他的一套,你才會成功。

在摩連奴治下,曼聯的球員每天都活在誠惶誠恐之下,害怕犯錯會即時招來領隊公開的無情指罵,擔心表現欠佳會被無了期雪藏,更恐懼一個不慎觸及摩帥的紅線而成為異己,席位不保。以華舒福為例,老實講,他在過去的兩年多以來一直踢得患得患失,多次出現應傳不傳,應射不射的情況。除了是因為火喉未夠之外,摩帥的嚴苛態度亦是主因。歐聯分組賽對年青人的賽事,福仔錯失了單刀機會後摩帥即時的黑面及誇張的動作,叫人難忘。馬斯亞及普巴的遭遇更不用多說。當然,有些球員在冷言冷語下會變得更強,梳爾能夠走出傷患的陰影重拾佳態,摩連奴亦有一定程度的貢獻。但他一直以來喜愛製造球隊內部矛盾,激發球員之間的競爭,藉此凝聚球隊核心,但往往也是撕裂球隊的開端。加上他用人親疏有別的手法,如果你是他信任的人,他必然把你推心置腹,更不惜為你而與全世界為敵;但失去他的信任,你便自動的成為這世界的一份子,被他義無反顧的敵視。球員要廢盡心神的和領隊玩這場心理遊戲,還剩餘幾多精神在球場上爭勝嗎?

廣告

而蘇斯克查對人的溫暖,並不是有條件的,對球會上下每一個人也是一視同仁,不分上下。決定接受任命之前,蘇帥第一個想起的便是費格遜退休前的左右手費倫,即使費倫早已被莫耶斯裁退,也和他一樣有著帶領球隊降班的不名譽記錄(分別帶領卡迪夫城及候城),但費倫這位在球員及擔任不同級別的助教期間共服務球會超過二十年的老僕,帶來的除了專業知識外,他象徵的球會傳統價值及信念是無價的。即使最初因費倫正在執教訓練而久久未能接通電話,他仍鍥而不捨直到找到對方遊說招攬方休;在球員時期,每次假期或國際賽期完結後,蘇斯克查都會從家鄉帶來特產的朱古力作為球會職員的手信,感謝他們一直以來的默默耕耘。他剛接任看守領隊的第一天,職員回到辦公室也在桌上見到這些久違了的手信。同日下午,在職員的聖誕聯歡會也出現了一陣小騷動,因為新上任的蘇帥在球隊還是百廢待興、而且還要準備英超快車期這個關鍵的時刻,仍在百忙之中抽空出席這個沒有球員出席,亦即沒有任何傳媒關注及鎂光燈的場合,他還是到場去和球會一眾後勤職員祝賀聖誕快樂;由此可見,蘇斯克查是何等尊重球會的傳統,何等的重視球會的每個成員。

或許,摩連奴的冷冽,嚴峻得連自己也受不了,所以每當承受強大壓力的時候,他都會變得極端猜疑極度不安,捕風捉影,把自己推向敵我分明,你死我活的局面。越是重要的比賽,越是影響爭標形勢的,他便越加不安,越是踢得保守,自縛手腳。泊大巴和費蘭尼也成了大戰的指定組合,「別人笑我泊大巴,我笑他人似雲加」,技窮得只剩下錦標。

相對而言,蘇斯克查卻沒有這種包袱,反而對挑戰由心而發的感到興奮。主場首回合對 PSG 落敗 0:2,迎來蘇帥任內第一場敗仗,也帶著落後兩球的絕對劣勢離開奧脫福。賽後接受傳媒訪問,記者直言形勢惡劣,㳄回合要攀越一座大山。蘇斯克查微笑一下,隨即回答説:「大山就是給人攀越的,不是嗎?」說得那麼的輕描淡寫,那麼的理所當然。樂觀得幾乎令人忘記了在歐聯歷史,同樣的處境有 106 次,從來沒有一支球隊可以在次回合反敗為勝。賽前亦強調反勝不是不可能的任務,曼聯過往也曾做出多次驚人的逆轉勝,說話出自蘇斯克查的口中,沒有人可以有更大的説服力。大概就是這份淡然這份堅定,蘇斯克查能夠即時穩定軍心,帶領球隊創造歷史,在種種不利的因素下仍能反勝對手。

當然,蘇帥的排陣也不是無可挑剔的。之前提及的歐聯首回合,中場其實完全被 PSG 封鎖了;對般尼的賽事輪換下排出盧卡古單箭頭馬達右翼的組合,球隊過往的流暢機動一下子失去了,也播下最後失分而回的種子;對修咸頓以 4-4-2 鑚石型中場對抗對方 3-4-3 翼衛陣式,結果對手善用球場闊度再轉邊給無人看管的法利希讓他轟入世界波;上場對 PSG 由拜耶擔任右後衛也做成了風聲鶴唳,球隊差點墮入無可挽救的絕境……縱然有不足之處,但他勝在問題察覺得快,也修正得快,藉著洞悉球員特性,靈活機動的排陣,更重要的是有效的激勵鬥志,凝聚人心,讓球隊一次一次的排除萬難,迎難而上。也展現了只要有正面的比賽心態,團結一致的精神,永不放棄的態度,加上一點點運氣,球場上任何的事情也可以發生。每場比賽完結後他高舉拳頭的神情讓人看到他有多自豪,也讓人看到他真的很喜歡曼聯,很喜歡這份工作,也很喜歡挑戰。他在這兩個月所表現的,告訴了他從費格遜身上學到的,可能比大家想像的更多。

當完成聖誕快車賽程時,曼聯曾短暫前往杜拜進行特訓,在和暖的陽光下調整狀態,也讓球員真正認識看守領隊的戰術及理念。期間華舒福在社交媒體發佈了一張照片,蘇斯克查在訓練小休時和華舒福、馬斯亞及連加特坐在球場一角促膝長談,似是分享自已當年征戰的事蹟。說明文字是這樣的:「當時只剩數秒鐘,碧咸開出一個完美的角球,舒寧咸加上一腳……之後的便是歷史了。」由蘇斯克查向眾小將傳承這個故事是最佳人選,我的腦海亦不其然記起小王子作者聖.修伯里的一句話:如果你想要建造一條船,不要去分派人手去伐木或是委派各項工序 — 你只要告訴人們大海有多浩瀚,風雲有多詭譎,波瀾有多壯闊,旅途有多妙趣,人心便會自然渴慕……

畢竟,奧脫福的別稱是夢劇院(Theatre of Dream),驅動人心的從來都是夢想,而不是夢魘。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