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個學年,一共有 31名學生運動員循「精英運動員推薦計劃」入讀港大。田徑運動員何鍵靈(左二)、及女子花劍手容朗靜(左一)均是港大新生。(攝:Kwan)

十年前獲港大錄取後轉職業運動員休學 「風之女」陳晞文重返校園:見到畢業曙光

本港運動員在今年東京奧運取得佳績後,政府及市民大眾,均對體育關注度大增。褪下運動員身份,他們當中有不少本身是尖子學生,只是一直以來為運動而放下學業。今年 30 歲的滑浪風帆女將、人稱「風之女」的陳晞文,繼去年在世錦賽取得第一名後,在東京奧運取得總成績第 8 名的成績,為她全職運動員的生涯畫上句號。回港後,她今年 9 月終重返港大校園,完成休學 10 年的文學院學士課程。

陳晞文今年 9 月重返港大校園,現為文學院二年級生,主修英國文學。(攝:Kwan)

陳晞文:終於可以讀返書 見到畢業的曙光

陳晞文於 2009 年會考,得 27 分高分, 2010 年獲香港大學破格取錄,入讀文學院。不過,只上了一學期課,便休學至今。她笑說,「終於可以讀返書,見到畢業的曙光。」現時她是文學院二年級生,主修英國文學。

開學兩個多月,她找回讀書的樂趣。她說,做運動員時也很想念當學生的感覺,形容圈子很不同,「做運動員要集中訓練及比賽,而做學生則可選修有興趣的科目。」她說,很開心同學不會嫌她老,也覺得同學很厲害,很多時候都需要他們 carry (帶領),目前最大目標是「交好功課、應付到測驗」。

不過,陳晞文沒有放下風帆。現時,她仍參與兼職訓練,每日空出上午風大浪大的時間訓練,下午再趕到港大上課。她正積極備戰 12 月的滑浪風帆公開賽及滑浪風帆維港表演賽,直指「很期待」,因為做了 20 年 運動員都未試過在維港比賽。

她說,未來會繼續做兼職運動員,希望為隊友備戰亞運。她說,不會參加隊內選拔,希望以訓練伙伴的身份協助隊友準備比賽,未來盼轉型教練。因此現時選修了管理的科目及醫學院的人體動力學的課程。她解釋,即便做運動員時需每日訓練,她只是按照教練安排的訓練日程,不太了解箇中原理,相信現時學習這方面的知識,對日後做教練會很有幫助。

男子花劍代表蔡俊彥表示,為準備來年亞運,現正休學。(攝:Kwan)

蔡俊彥:難集中 準備大賽放下學業

曾代表香港出戰東京奧運男子花劍團體賽的蔡俊彥,是港大經管學院三年級生。為備戰亞運,他現時正在休學。與陳晞文有別,他曾嘗試學業、運動一同兼顧,但他形容自己集中力較低,不太自律,尤其住在大學宿舍後,生活習慣「麻麻哋」,通常較晚休息,更會在宿舍玩到不願意離開,甚至錯過訓練。後來,為了爭取更多出賽機會,他不願辜負教練期望,於是決心轉為全職運動員,自此,他準備比賽時便會停學,比賽完結才上課。

不過,斷斷續續讀書,讓他每次重拾學業都感到相當困難。他解釋,就讀的科目會考核往年所學,而他每次考試應付的範圍愈來愈多,應付考試時十分吃力。若要蔡俊彥選擇訓練還是讀書,他毫不猶豫,一定選擇訓練,笑指自己「揀錯科」。

青年運動員容朗靜何鍵靈:仍希望兼顧學業及運動

但是,剛升上大學的新生,則認為讀書時間上可以遷就訓練,暫時仍希望兼顧學業及運動。女子花劍手容朗靜及田徑運動員何鍵靈都是新入學的港大生。二人運動表現青出於藍,容朗靜在香港劍擊總會中的青年組女子花劍排名第四,何鍵靈則在 2019 年的亞洲少年田徑錦標賽上跑出 57 秒 10,打破女子 400 米香港青年紀錄。現時,她們均兼職受訓,要同時兼顧學業及運動,但她們認為與中學相比,現在可以自行編排時間表,訓練時間相對有彈性。不過,二人對於要否成為全職運動員,仍未有定案。

蔡俊彥則寄語兩位師妹,要衡量過真的有機會達到目標,才該轉為全職運動員,「不可能現時在香港排名第十幾,目標是世界冠軍,可能目標是亞運前四名……不是人人都做到張家朗,不可能咁多奧運金牌,否則奧運金牌就不會這般令大家鼓舞。」

港大為鼓勵學生運動員在學業、運動雙軌發展,將為 31 名學生提供共 50 萬元獎學金。甄選委員會將視乎同學的運動表現及學業成績,決定獎學金金額,學生最高可獲豁免全年學費。另外亦容許他們彈性選修課程、延長修讀年期等,讓他們全心投入訓練。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