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車・專訪】港隊「梁姊妹」的亞運夢 細說「車隊先決」因由

《體路》製圖

【體路專訪】兄弟姊妹,想法未必會很接近,也沒有「寫包單」關係一定密切這回事。不過,眼前這對香港單車隊「梁姊妹」— 家姐梁寶儀(Boey)和細妹梁穎儀(Chloe),即便只從最細微的互動,也不難看出兩人之間的深厚感情。姊妹倆興趣都是「兩個轆」,雖說主攻的項目南轅北轍,但兩人卻是心有靈犀,對擺在眼前的運動員生涯有著共同的方向和目標。

梁寶儀(右)與妹妹梁穎儀感情要好

訪問相約在西貢一間頗有名氣的小餐廳進行,「梁姊妹」和另一篇訪問的主角李思穎,早上 9 時 30 分從香港體育學院踏單車出發,預計須時 45 分鐘,她們仨說到做到,準時 10 時 15 分出現在餐廳門前。從坐下來的一刻開始,不論是點餐時的互動,或者著 Chloe 不要點味道比較強烈的 espresso 作餐飲,Boey 對妹妹的關顧溢於言表。

那些年的梁寶儀(後)和梁穎儀(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4 分 30 秒的成績是足夠在亞錦賽拿獎牌

兩姊妹中的寶儀,港隊生涯剛滿十年,再多兩年就夠資歷在日後退役時拿取整份「退休金」;稍遲數年、在 2015 年初加入的胞妹穎儀,成為港隊代表也幾乎足有七年。在今年的亞洲錦標賽取消、明年賽事狀況仍屬未知數的情況下,港將們已知的下一項大賽,就是明年 9 月在中國杭州舉行的亞運會,這正好也是 Boey 和 Chloe 有著共同方向、目標的一個舞台,「明年亞運的目標肯定是『車隊先決』」,兩姊妹異口同聲說。

Boey 表示,在場地單車團體追逐賽做出成績,絕對是杭州亞運的目標:「兩年前亞錦賽我們踩出的時間是 4 分 40 秒,在一直沒有特別練習的情況下,在今年較早前的兩站全國聯賽踩出 38(指 4 分 38 秒,下同)和 37,然後在全國錦標賽是 34,到了全運會更加是 32。」

寶儀相信,如果能夠以隊制的方式進行專門的訓練,港隊在團體追逐賽的時間仍有進步的空間:「4 分 30 秒的成績是足夠在亞錦賽拿獎牌(註:2019 亞錦賽,韓國隊奪冠時間為 4 分 31 秒 688),可以這樣理解,如果亞錦賽也沒能拿下獎牌,要在亞運會企上頒獎台的可能性也就是微乎其微。」她續道,港隊近年未有刻意練習在團體追逐賽中相當重要的細節,諸如換位和默契等,主要是靠個人練習的能力提升,來帶動車隊在時間上的進步。

如果我也能多練習,那香港隊在出賽時的陣容亦可以因應不同的情況,有更多的選擇

相比之下,穎儀的目標也許沒有像家姐般仔細,但還是滲透出比較看重香港隊多於個人榮譽的感覺。直言將目標放在亞運公路賽的 Chloe 說:「我向來比較少和女子隊的成員一同練習,主要都是跟隨男子公路隊的成員。過去六年多,一直都是教練安排甚麼就去做,如今可說是有了心態上的改變,若果有我希望做的事或者擔當的角色,我會主動去爭取。」穎儀表示,希望在亞運前有更多在場地單車練習的機會:「香港隊目前人腳不錯,李思穎升上成年組也令車隊得以有更多變的戰術,如果我也能多練習,那香港隊在出賽時的陣容亦可以因應不同的情況、需要,有更多的選擇。」

要重複又重複地做同一件事,大概也只有出於熱愛才能一直維持下去。對於在 2011 年愚人節「入伍」的梁寶儀來說,把十年視作一個分水嶺也不為過,畢竟,Boey 現時儼然已經是香港隊中長組的其中一位大師姐。她說:「轉眼十年,累積多時的經驗令我在隊中多了一個角色,以往我總是跟隨黃蘊瑤,儘量在 Jamie 身上學習,現在也希望看看自己是否能夠擔當像她一般的領袖角色。」自言仍在努力中的寶儀承認,面對年輕隊員有時會非常「勞氣」,心裡其實是想和她們分享經驗,卻總在不知不覺間說話語氣變重:「我有經驗和歷練,惟獨是稍稍欠缺耐性,這是我最需要做好的。」

這個水樽是寶儀特意在東京買回來的,紀念自己達成了奧運夢

我有經驗和歷練,惟獨是稍稍欠缺耐性

十年磨一劍,寶儀奮鬥多年終於在東京圓了奧運夢,只是,在她心中仍是有所缺欠,「這些年來還是未能在綜合運動會贏得獎牌,2014 年刁小娟『炒車』、2018 年我跌斷手」,這大概解釋了 Boey 尤其看重明年亞運會的原因。比家姐年輕三年、曾經在 2018 亞運會女子公路計時賽摘銅的穎儀,也有希望達成的目標。她說:「我還未試過在香港以外舉行的賽事得過第一名,然後,2024 巴黎奧運也是我渴望參加的比賽。」

比家姐更早考獲車牌的梁穎儀,希望日後能自駕遊遍歐洲(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運動員的故事,離不開堅持又堅持。這種精神自然也可放諸日常生活,否則寶儀不會在今年的平安夜,第三次嘗試考取駕駛執照 1 號牌(棍波)。相比之下,去年 7 月已經「甩 P」(自動波)的細妹,在這方面似乎是略勝一籌。「一牌未得」的 Boey 還透露,考取電單車駕照也在她的 to-do list(待辦事項清單)上,身旁的 Chloe 亦不甘示弱,表示屬意考取輕型貨車駕照。問她所為何事,穎儀卻是答不出來。也許,運動員都是有一直尋求挑戰的傾向?

(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從單車運動員生涯來看,分別只得 27 和 24 歲的「梁姊妹」,與「退役」兩個字大抵還是有點遙不可及的距離。饒是如此,寶儀和穎儀對不用踩單車的日子還是有了全盤計劃。家姐 Boey 希望參與(對運動員生涯而言是)「高危」的水上運動如衝浪和滑水,酷愛煮食和喝咖啡的她,也希望擁有自己的 café;細妹 Chloe 就渴望去一趟沒有和單車、訓練掛勾的歐洲之旅,「我想自駕遊遍歐洲,特別是西班牙」。

當然,計劃歸計劃,在早前的全運會結束後獲總教練沈金康開恩批准放假兩星期的「梁姊妹」,上月中復操至今,所面對的又是日復日在單車上苦練數個小時的磨練。努力背後,為的只是希望在不足一年後就上演的亞運會,能夠在頒獎台上、以至最高的一級,有一席之地。

 

圖、文:三井

原刊於《體路》

相關文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