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路編輯室

體路編輯室

體路會為大家採訪屬於香港的體育新聞,並有各方專家定期專欄,更會邀請香港體壇精英親自撰文分享心路歷程,是屬於香港人的體育新聞平台。https://www.sportsroad.hk

2020/4/21 - 14:32

【單車.專訪】李慧詩里奧失利點綴人生ㅤ炒車過來人珍惜東奧點滴

《體路》製圖

《體路》製圖

【體路專訪】奧運會,四年一度,對許多運動員而言可能是一生一次的機會,一失足成千古恨。香港單車隊首席車手李慧詩(Sarah)就在 2016 年里約奧運會凱林賽中失足,因「炒車」錯過了再站頒獎台的機會,四年努力化為烏有。然而當四年又過去,手執東京奧運入場券、預備三征奧運的 Sarah 再談里奧失利時又有另一種領悟 — 不是千古恨,而是令「牛下女車神」人生更豐富。

李慧詩 2020 年 2 月尾在德國柏林舉行的「2020 場地單車世界錦標賽」奪得一面爭先賽銅牌後,鎖定東京奧運兩個短途項目的參賽資格,於訪問中談及 2016 里約奧運「炒車」經歷及這四年間心態的轉變

廣告

Sarah 在 2012 年以 25 歲之齡勇奪倫敦奧運凱林賽銅牌,為香港帶來第三面奧運獎牌,到之後 2013 年首披代表世界冠軍的彩虹戰衣、2014 年仁川亞運包攬爭先賽及凱林賽雙金,倫奧後四年間的成績顯示港將已更上一層樓,自然地成為香港隊在里約奧運的獎牌希望。然而最終卻事與願違,Sarah 在里奧凱林賽第二圈與對手碰撞後「炒車」未能完賽,最終在名次賽首名衝線,總成績排第7位。隨後忍著「炒車」帶來的痛,Sarah 轉戰爭先賽於八強不敵德國名將禾歌,獎牌希望落空,四年付出卻空手而回,賽後聲淚俱下直言心痛。

李慧詩在里約奧運凱林賽第二圈「炒車」,後忍痛出戰爭先賽於八強止步(體路資料庫圖片)

四年後笑看里奧「炒車」

從里約熱內盧返回香港後,Sarah 未有再談及「炒車」一事,也不見有記者提起,大概大家不知道當事人的想法,生怕直接提起這事會再次觸及那無形的傷疤,於是記者們在大大小小的場合以婉轉一點的方式提問:有打算衝擊 2020 東京奧運嗎?藉此旁敲側擊,看看 Sarah 是否已走出陰霾。Sarah 從起初說要先休息一陣子再考慮去向,到正式宣布復出並以東奧獎牌作目標,再到大熱奪下入場券,即將成為「三朝元老」,回望里奧「炒車」一幕,Sarah 輕描淡寫地笑著說:「不記得了,哈哈……」

李慧詩完成里約奧運後接受傳媒訪問時數次哭成淚人(體路資料庫圖片)

今天再回想那場讓四年汗水付諸東流的意外,Sarah 看得豁然,「偶爾都會想起那時候贏不到獎牌,但我又不覺得是一個衝擊,反而是有得必有失吧!」失去爭獎牌的機會,伴隨擦傷的皮膚帶來疼痛,但作為香港體壇半個明星的她卻得到更寶貴的東西,亦為她帶來力量重新振作:「一屆奧運有獎牌,一屆『炒車』,令我發現原來無論起跌,背後都有好多人支持我。看到許多人在社交媒體的留言鼓勵時好感動,會想像得到他們在深夜看比賽直播,那刻大家跟我一起經歷『炒車』、經歷難過,就不再懼怕,很快便振作起來。」她強調自己一進入「比賽模式」就會與社交媒體和新聞隔絕,但每次比賽後都會讀畢所有留言,感受到港人對她的支持。

這個經歷與 2012 年倫奧截然不同,令我的人生好豐富。

旁人看是塞翁失馬,Sarah 卻認為里奧的意外非「禍」乃「福」,前設是她要跳出獎牌得失這個運動員成敗「框架」,以常人角度看人生:「當然可能大家都會覺得可惜,但無人知道如果我不『炒車』,最後是否會贏得獎牌、取得甚麼顏色的獎牌。如果兩屆都有獎牌,我會很開心,但對我而言『炒車』好平常,炒完起身繼續比爭先賽,這個經歷與 2012 年倫奧截然不同,令我的人生好豐富。」她說單車在生命中佔一個很大的比例,讓她感受人生的甜酸苦辣,同時接受五味紛陳才是人生的本質。

別以為 Sarah 在樂觀背後草草忘掉那場意外,作為「炒車」過來人的她其實有深刻反省,矢志能克服該次失利。「我會提醒自己,每次意外後都要總結為何會炒。里奧時可能是我和其他車手有碰撞,但其實是否可以避免?或許是她犯錯,但我其實可以避免。一定要接受自己有機會犯錯,即使取得第一名都要總結改善,然後下場比賽就是新的一天。」她抱持的心態,正是忘記背後、努力面前,「每場比賽都不一樣,凱林賽和爭先賽已經不同,為何還要只想著以往的比賽?我每天都在訓練和進步,就可以避免下一次『炒車』,以及越爬越前。」

身邊人離場ㅤ學懂珍惜享受

現實是「牛下女車神」在 2016 年里約奧運之後又再攀上另一高峰,雅加達亞運會再次取得雙金、每年世界錦標賽均有獎牌落袋,當中 2019 年包攬爭先賽及凱林賽金牌、一口氣穿上兩件彩虹戰衣,爭先賽更錄得長達 20 個月連勝紀錄。當 Sarah 寫下一個又一個輝煌的成就,很多人不期然又會去想奧運獎牌這回事,不過她指這四年間的心路歷程與從倫奧到里奧期間的四年又稍有不同,「2016 年信心不太大,反而一直衝著說要拿冠軍,可能太大壓力,那時候好像變得不太喜歡踩單車。」

現在所擁有的是恩典,那我就努力踩好每一天。

結果里奧後沉澱了一段時間才選擇復出再挑戰多一屆奧運,Sarah 指原因很大程度受里奧後歸隊的前隊友馬詠茹影響,「那時候覺得馬詠茹為去奧運而放下自己學業,其實作出了很大犧牲,我無理由因為自己的緣故而扼殺她的奧運夢。」Sarah 宣布復出、再下定決心衝奧時明言不是志在參與,而是希望爭奪獎牌,不過這數年間經歷不同事情 — 陪伴她征戰多年的普林俊教練 2016 年尾因隱性心臟病離世、好友兼「宿敵」禾歌在 2018 年練習時發生意外致半身不遂,及至馬詠茹在 2019 年急流勇退,Sarah 從中變得更加珍惜所有:「離開過單車再回來,加上身邊許多不同的人來來去去,令自己學懂更加珍惜。而且過了 30 歲還能在世界排列前三名的人也不多,現在所擁有的是恩典,那我就努力踩好每一天。」

普教練自 2012 年加入香港單車隊,協助 Sarah 征戰兩屆奧運會,也在其低潮時給予她鼓勵。Sarah 認為比起里奧的失利,普教練離世才是她至今仍未能釋懷的事情,現在仍不時會發微信訊息給他:「明明知道他收不到訊息,但我練得辛苦時就會想起他,難過時就會微信他。」為東奧奮鬥的過程,Sarah 也銘記普教練的說話:「他經常跟我講要為自己而踩,不要受其他人影響。」(體路資料庫圖片)

港隊女子短途昔日有一段不短的時間只有 Sarah 一位車手,故她在里奧後曾指希望能有隊友一同出戰團體競速賽。最終這個願望因放下單車一段時間的馬詠茹重披單車隊戰衣而達成,兩人曾合力奪得亞洲錦標賽及亞運會獎牌,Sarah 亦指馬詠茹陪伴她走過普教練離世時的傷痛。(體路資料庫圖片)

Sarah 心態轉變,世界也在不斷轉變,她笑言比四年前快得多,並以田徑短跑作比喻:「以前只有 100 米、200 米和 400 米是短跑項目,現在就像多了一個新的 600 米短跑,所以說現在的短距離都不是短距離,真的快了好多、辛苦了好多!」她要努力練習去迎合世界的速度,不過就未為自己「封頂」,也沒有規限自己今次是最後一次征奧,「跑步可能只是一個人和一對鞋,難以因為鞋的材料而突然快了許多。但單車就要配合不同零件和器材,我可以突然因為新的隊衣而快了,因此難以估算自己的身體狀況是否已到高峰。」因此縱使東奧因疫情延期一年舉行,她亦未有擔憂年齡會成為挑戰,依然衝著兩面獎牌去預備今次東奧,Sarah 更明言希望享受過程,非如 2016 年般壓力過大地出戰:「我不會視今次是自己最後一屆奧運,現在只想享受過程,也知道許多人協助我,所以很有信心去面對。」

回想 2012 倫奧時,Sarah 為自己定下 2016 年要到美國進修的目標,甚至已計算好所需費用。只是至今她賺了足夠的學費,卻始終未有成行,令她明白生命不會只跟著計劃走,就如同里奧「炒車」、東奧延期一樣。但計劃趕不上變化看似負面,Sarah 卻視旁人眼中的「壞事」是豐富生命的點綴,再次說明人生的精彩其實只是由自己去定義。銅牌是精彩,「炒車」是精彩,將在 2021 年上演的東京奧運仍是未知數,但也肯定是精彩。

按此重溫柏林場地單車世錦賽報道

 

圖、文:何子淵

原刊於《體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