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回到 1986

2020/12/4 — 20:22

圖片來源:作者 Facebook

圖片來源:作者 Facebook

馬勒當拿逝世,不少球迷都想了解 1986 年世界盃為何阿根廷能夠成功,事隔 34 年,嘗試從記憶與個人足球認識,復修當年阿根廷的成功之路。

去大佬化的選兵

早前不少社交媒體,都回顧馬勒當拿當年事蹟。說真點,在 80 年代香港人能夠看到馬勒當拿踢球的機會,多數是新聞片,以及世界盃。1982 年,馬勒當拿在西班牙世界盃並不成功,世界盃後轉會巴塞隆拿,他在加泰隆尼亞的兩年亦不成功,1984 年再度破世界紀錄,轉會意甲拿玻里,這次登陸意大利南部,令他成為舉世公認的球王。

廣告

很多人都爭論,1986年的阿根廷除了馬勒當拿以外,還有不少球星。的確,1986 年世界盃阿根廷的冠軍之路,令不少人認識了更多的阿根廷球星,可是高遜、波芝尼、基斯迪與貝魯齊加,在世界盃前,有多少人會記得,他們是 1984 年洲際盃冠軍獨立隊的成員,更多球迷會將獨立隊入球功臣柏古丹尼,與 1986 年的冠軍成員,效力萊切的柏斯古里混為一談。我們認識貝魯齊加,很大程度是黃幹前輩的《足球世界》。

這屆世界盃前,門將龐比杜甚至連外圍賽也不是正選,當年的外圍賽正選門將,是 1978 年功臣菲洛,他和隊長巴薩里拉是出線的重要防守要員。可是決賽週前,這位當時效力馬德里體育會的名將,竟然被貝拉度棄用。這屆世界盃賽前,菲洛領軍馬體會打入歐洲盃賽冠軍盃決賽,按常理他沒有傷患是不可能被取代。決賽週前,菲洛落選世界盃軍,扶正是他的副手龐比杜。此外,在整屆決賽週,巴薩里拉從未被起用,當時對外宣稱他是胃病,但當隊長臂章落在馬勒當拿身上,巴薩里拉的地位已不再重要。很多人也會說決賽頂入一球的布朗是出色球星,但其實當年他已 29 歲,世界盃前絕對是名不見經傳,只曾出席過 1983 年年南美國家盃,在世界盃前他受傷患影響極少出場,他能入選,只是因為他是貝拉度教學生時代的舊部下。

廣告

這屆阿根廷,基本上保留了五位 1982 年的成員,包括:巴薩里拉、馬勒當拿、龐比杜、奧勒迪高查與華丹奴,而最為人談論,當然是沒有 1979 年世青盃神射手,1982 年對巴西入球的戴亞斯。雖然馬勒當拿在自傳中表示,1986 年與 1990 年世界盃都沒有阻止貝拉度選用戴亞斯,但這位出色射手,自 1982 年後,就沒有再次穿上阿根廷國家隊球衣,他的入球能力,遠較華丹奴的柏斯古里優勝。如果沒有傷患,怎樣也不可能不召用他,唯一解釋是他更信服巴薩里拉擔任隊長。坦白說,五位 1982 年舊成員,除了巴薩里拉與馬勒當拿,其他球員香港球迷根本不太認識,就算華丹奴在 1982 年曾經後備上陣,但我們更認識巴東尼、戴亞斯、甘巴斯,以及世青盃冠軍成員巴巴斯。

成功的防守

這屆比賽,貝拉度放棄了過去阿根廷的主攻踢法,以 3-5-2 陣式作為基礎,並且由一班名不見經傳的球員,輔助馬勒當拿爭奪世界盃,當年的世界盃技術報告中,盛讚貝拉度以一班低薪、低知名度與國際賽經驗不多球員,取得冠軍。當年的阿根廷以龐比杜把關,在他前面的三中堅是布朗、勒基利、吉斯科,右翼衛是基斯迪,八強前的左翼衛是加里,之後奧勒迪高查取代停賽的加里成為正選。中場擔任防守是安歷基與巴迪斯達,進攻中場是貝魯齊加,前鋒是馬勒當拿與華丹奴。由初賽到十六強,無論是柏斯古里或波基擔任前鋒,都無法與華丹奴擦出火花,八強安歷基上陣後,釋放了馬勒當拿,令他包辦八強與準決賽四個入球。

這屆世界盃,勒基利一戰成名,他第一場對南韓就入球,而且在整屆比賽都有穩定演出,他在該屆表現,更勝決賽入球的布朗。現時事後看來,貝拉度起用布朗不用巴薩里拉或許是正確。布朗、吉斯科與勒基利都是安於防守的球員,布朗並不像巴薩里拉,可以擔任自由人的進攻角色。整屆大賽,阿根廷只失了五球,其中兩球來自決賽,這三位中堅在隊中扮演了重要角色。他們在後防分工清晰,而貝拉度以區域盯人的策略防守,打破了過去意大利與歐洲的人盯人主流防守方法,令阿根廷取得巨大的成功。吉斯科雖然身裁不算高大,但他防守意識甚佳,與勒基利在布朗之前攔住了對手大部份進攻。兩位翼衛基斯迪與奧勒迪高查,都是打法狠辣的防守球員,確保了阿根廷的邊線安全。另一位無名英雄,肯定是巴迪斯達。他在球會是中堅,在國家隊是中場,在當屆技術報告中亦提及巴迪斯達在中場的防守作用,他高大的身型,是阿根廷的第一道屏障。

攻擊鐵三角

1986 年世界盃,馬勒當拿射入五球,並且貢獻了五個助攻,他的五個入球,至今仍為人所津津樂道。對意大利在緊迫下突然出腳挑射追和,對英格蘭一手一腳,對比利時一扭四,都令人難以忘記,當然決賽在四人包圍下第一時間放出直線予貝魯齊加單刀建功, 絕對可以和 1990 年對巴西的致命傳送相比。事實上,1986 年世界盃,馬勒當拿(5 球)、華丹奴(4 球)與貝魯齊加(2 球),包辦了阿根廷 11 個入球。華丹奴當年在皇家馬德里,有著布達堅奴與山齊士兩把尖刀在前,他高大的身型通常為兩人作掩護,而他在阿根廷國家隊,也是為貝魯齊加和馬勒當拿作掩護。他在前鋒線的停球能力與走位也相當出眾,他有點大器晚成的感覺,而在 1986 年世界盃的淘汰賽階段,他較多時間在前鋒線為馬勒當拿製造空位。

貝魯齊加在決賽可以說是擔起了進攻重責,馬勒當拿被馬圖斯緊盯,發揮不了攻擊作用,他開出的罰球讓布朗建功,而 83 分鐘在白禮高的盲眼位殺入單刀,令西德無仇報,英格蘭隊長笠臣,將貝魯齊加列入他的世界盃最佳十一人陣容,他在國家隊成就,亦遠高於球會級別,世人真正認識貝魯齊加,視他為馬勒當拿最佳拍檔,是源自這屆世界盃。

足球不可能是一人運動,但這屆世界盃,馬勒當拿的確凝聚了球隊,部份成員像布朗、安歷基、吉斯科在 1986 年世界盃後並未能繼續長時間留在國家隊,巴迪斯達、基斯迪、奧勒迪高查也是平平無奇的球員,只有勒基利是真正稱得上世界級球員,這就是香港以至世界廣大球迷,對馬勒當拿懷念的原因。的確,1986 年避過了法國、巴西、蘇聯、丹麥,是運氣,比利時連續兩場加時後,四強氣力不繼,令阿根廷輕易打入決賽。可是在七場冠軍之路,小組賽面對全球防守最強的意大利力保不敗。決賽對老謀深算的西德,領先兩球被追和也臨危不亂,也足以証明實力。當 1982 年被無數侵犯領紅後,1986 年馬勒當拿在賽場上超高 EQ,從未動氣,目的只有一個,就是奪取世界盃冠軍,這顆決心比任何一位球星都強,1978 年世界盃屬於甘巴斯,1986 年世界盃冠軍屬於馬勒當拿是實至名歸。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