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路編輯室

體路編輯室

體路會為大家採訪屬於香港的體育新聞,並有各方專家定期專欄,更會邀請香港體壇精英親自撰文分享心路歷程,是屬於香港人的體育新聞平台。https://www.facebook.com/Sportsroad

2020/6/2 - 8:40

【壁球.專訪】陳浩鈴告別 18 年壁球生涯ㅤ走出玻璃場望向大世界

《體路》製圖

《體路》製圖

【體路專訪】壁球是孤獨的運動,每次上場,背向著觀眾,身體只與一個黑球及對手互動,贏了輸了,轉身過去才看回現實中教練、隊友、觀眾的模樣 — 興奮、失落、享受、幸福,這樣的背向生活過了 18 年。香港壁球代表陳浩鈴(Joey)從「小花」變成球隊領軍人物多年,嚐過亞運金牌滋味,遺憾過世界排名,從四面玻璃場經歷了高低起跌,今天昂步踏出球場,正式脫去印上紫荊花的港隊戰衣宣布退役,向人生另一山坡出發。

「每個人都會經過這個階段,見到一座山,就想知道山後面是什麼。可能翻過山後面,你會發現沒什麼特別。回望之下,可能會覺得這一邊更好。」電影對白上的一句,或是每位運動員於退役臨界點時心理掙扎的寫照,陳浩鈴也不例外,剛踏入 32 歲的她,在而立之年前好幾年,已不斷在腦海出現退役與否的掙扎:「2016 年時在想,2018 年亞運會是自己最後一屆,加上 14 年時的腰傷,也曾跌入職業生涯的低潮,直至雅加達亞運女團贏得金牌後,開始在想要展開下一人生的新一頁。」

廣告

2018 年女團金牌是 Joey 的夢想一刻。(體路資料庫圖片)

幻想要離開每天走向壁球場的路上,會不捨得這熟悉的球場、每天往返的體院宿舍……

30 歲仍是壁球運動員的高峰期,不少世界排名頭十的壁球手都是 30 歲以上的經驗之將,2012 至 2020 年八年間,Joey 的世界排名一直保持在 16 至 22 位的穩定水平,但 2 年前亞運後退役念頭強烈萌生之際,亦曾獲教練團隊挽留:「當時教練覺得我太早退役,因為那時我仍然當打,但 12 年的全職生涯後,很想走出去看看這世界,雖然當時幻想要離開每天走向壁球場的路上,會不捨得這熟悉的球場、每天往返的體院宿舍。這裡就像我第二個家,與教練、隊友的見面時間比家人更長,決定一刻也需要勇氣,也曾經哭過幾次,每次想到要離開這環境都不是一個容易的決定。」

見到她們柴娃娃,就想起當時的自己。

Joey 13 歲當年第一次穿上香港隊隊衣代表香港出戰巴基斯坦的亞青賽事,她如每位香港運動員一樣,難忘第一次收到制服時的心情:「記得第一次跟著師姐出外比賽,看到她們比賽前的認真,第一次見識到比賽的緊張。那天收到隊衣一刻我真的不捨得穿上,感覺這球衣好神聖,穿上印著『HKG』的衫走上球場,甫開波那一刻很有使命感,能夠代表自己的地方去做自己最喜愛的運動,感覺太不真實。」兩年後,她與歐詠芝、趙家琪及梁善雅於比利時舉行的世青賽上歷史性奪得女團金牌,四人亦成為亞青冠軍,被香港傳媒喻為「壁球四小花」。如今四人中,最後一位「小花」亦正式退下火線,18 年過去,Joey 今天將球衣珍而重之收在迷你倉,看著一群 14 歲的青少年在體院努力練習會感嘆時光飛逝,「見到她們柴娃娃,就想起當時的自己。」

回望壁球生涯上,她遺憾過自己世界排名未能再進一步,「我是喜歡享受過程多於結果的人,自己最大遺憾是 2012 年在世界排名升上 16 位之際,未夠相信自己,當時有點不相信這件事,比賽上不夠決心。但我仍然享受壁球,是因為我這性格令我對壁球每天都充滿新鮮感,只要接到一個好波,我也會很高興,當然現在想起我也認為我的爭勝心及決心可以有所加強,排名或會更上一層。」

亞運後,她的世界排名於 2019 年曾重返 16 位,但對於個人賽,她說過更喜愛團體賽事,比起一個人出外征戰的孤獨感,她更愛與隊友並肩作戰的過程。每次有她在陣的女團賽,她均寫下亮麗的成績表,2014 女團世錦賽歷史性奪四強、2016 世錦銅牌,Joey 兩屆賽事均未曾失掉一場比賽。「我喜歡與隊友一起比賽、合作的精神,大家向著同一目標進發。我們比賽時很少看到背後的觀眾,是一種比較內儉的運動,但團體比賽時我會感到溫暖的氣氛,覺得在場上不再是自己一個人。」

(體路資料庫圖片)

昔日隊友及教練「大師姐」趙詠賢在退役後轉任教練,對於未來去向,Joey 亦與 Rebecca 一樣會先兼任體院陪練員,待學位完成後再選擇去向:「自己三年前在香港浸會大學修讀體育及康樂管理文學士(榮譽),自己對體育管理方面也很有興趣,想加入總會、慈善團體或康文署等去推廣運動。當然我也想將體院、壁球總會、教練教導我的經驗傳給下一代,所以早已考了教練牌,但待完成學士課程後,我會再決定未來大方向。」

(體路資料庫圖片)

她亦特別感激兩位前總教練蔡玉坤及羅啟思(Chris Robertson)對她多年的栽培及支持,令她學懂相信自己:「蔡 Sir 是我壁球生涯中第二位恩師,他經常鼓勵我不要看低自己,最重要的是她讓我學到做人的態度,要尊重壁球、球證、對手,做人及待人處事的正確態度;Chris 雖然在香港任教時間不長,但當我在亞運前面對低潮、質疑自己時,是他告訴我『Believe in what you’re doing』,他提我要相信訓練所付出的不會白費,會一直在背後 back up 我去一個對的方向。」事實證明,兩位教練的說話帶她走到了亞運頒獎台的最高位置。

在體院當全職運動員的最後一天,Joey 特別與前總教練、現任體院副院長蔡玉坤合照留念。(受訪者提供圖片)

對於香港壁球的未來,她與歐詠芝兩位女隊主力先後離場下,無疑令軍心動搖,但 Joey 相信如她昔日經歷的一樣,即使沒有師姐領軍,年青的球員可以「靠自己打大佬」,「她們可以沒有後顧之憂去發揮自己,即使跌倒了,還有時間再站起來,向兩年後的亞運進發。」

她相信起與跌都是必經的過程,也是更好的機會讓師妹成長。正如她自己一樣,18 年來起跌不少,包括仍未能見證壁球成為奧運項目,「奧運會最每位運動員的最高舞台,也是我們一直最期待成真的事,可惜每次壁球爭取成為奧運項目都只差一點點,但希望有一天師妹可以代表香港出戰奧運會。」

經歷隨時候褪色,但也要繼續樂觀面對未來……

帶著期望,Joey 今天最後一次以全職身份走到四面玻璃那道小門前,她亦特別感謝壁球給過她的幸福感:「我本身性格既慢熱又內儉,以前從不是會主動表達自己的人,如果沒有壁球,或者我是一個安靜的文員去過生活。但打了這麼多年壁球,令我更了解世界及自己,相信自己,即使有人生起跌,但也學識如果樂觀面對,了解自己好與不好,向前望,世界不會為你停下來,經歷隨時候褪色,但我會繼續樂觀面對未來。」未來去向雖是未知之數,但有如她背上刺上的「Balance」圖案,學懂如何平衡得與失,放下小遺憾,學會給予自己信心走上新一頁,更是人生大道理。

 

圖、文:徐飛

原刊於《體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