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坂直美 — 既是體制的得益者,又是受害者?

運動公社製圖

大坂直美以精神健康為由拒絕在法國公開賽期間出席記者會。在爭議聲下,她選擇在晉級女單次圈後退出賽事,並同時公開自己的情緒病問題。

大坂直美抵制記者會的決定,引來兩極反應。挺她的認為她在為自己和其他運動員伸張權利;不滿她的就覺得她作為世界其中一位最知名的網球手,怎能不履行義務?

此事的爭議點之一是,出席記者會是否職業運動員的義務/工作的一部分?運動員的本職當然是競技。準時到場盡力比賽,就是運動員的工作職責了。但試想想如果沒有媒體報道、轉播、吹捧運動員,大坂直美能否知這樣的知名度、影響力和財富?答案當然是否定的。

然而,這卻不代表運動員與媒體的關係,是前者依靠後者。我認為更準確的是「共生」關係。運動員要靠傳媒讓自己曝光令才可有更多收入;媒體也需要運動員的表演和配合來爭取流量、收視和銷量等。事實上,過去百多年來,一些大型運動賽事之所以創立,就是為了媒體的利益。當中最著名的要數環法單車賽。到電視直播興起後,比賽賽制、開賽時間遷就媒體利益,更已是常態。換言之,媒體也是在利用運動員的時間、血汗和勞動力來爭利潤。

記者會的內容重要嗎?絕大部分其實都不重要的。但記者會有以下的功能。首先,文字記者有更多的內容、電視有更多的畫面。尤其是近年社交媒體興起,長篇大論的賽事分析還不如運動員賽後的一句話能吸引人注意。沒有記者會的話,記者以至電視台都會感到不便。另外,記者會的場地,不論是佈景板還是枱上的水,都見到贊助商的名字/符號。名將出席的記者會,又是贊助商宣傳的平台。

因此,假如一位寂寂無名的小將拒參加記者會,應該沒有多少人會理會。事實上,對於小將來說,記者會甚至是宣傳自己的平台,有記者提問更代表自己有更多人關注。他們很可能覺得這是榮譽/機會,而不是責任。但大坂直美呢?她當了名將已有幾年了。她根本不需要記者會場合再為她宣傳。既然她自認性格令自己不適合出席這樣的場合,除了為了避免罰款等制裁措施外,她沒有多少誘因去出席記者會。

讀者可能覺得以上的文字有些混亂。但這就是現況。媒體需要職業運動;職業運動也需要傳媒。但那些明星其實已不需要再賣傳媒的帳(社交媒體年代更是如此)。不過名將之所以能成為名將,當初也是靠媒體吹捧。而且整個職業運動行業要生存的話,名將的推廣功能是不可少的。大坂直美要顧及自己的身心健康,沒有問題。但如果斥她是「過橋抽板」或者「自私」,也不是毫無邏輯可言的指控。

換言之,這個問題是結構性的。在商業、媒體、職業運動三者結合出來的體制,大坂直美既是得益者,但又因為賠上了心理健康而是受害者。這跟演藝明星受不了傳媒的追訪和壓力而拒絕受訪後被指是耍大牌,實在有幾分相似。當然,有些運動員享受鎂光燈,有些會覺得「食得咸魚抵得渴」。大坂直美則採取第三種立場,去推動改變。

最後會改變到嗎?有改變的話會改變些甚麼呢?我當然不知道。但當代職業運動體制的種種張力,不可能因為大坂直美一個人的抵制就會消失。

 

運動公社 Facebook

相關文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