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運之後.專訪】「跳馬王子」石偉雄:無人想輸,但我不會退

7 月 24 日,東京奧運男子跳馬預賽的舉行日。

這一天,是香港「跳馬王子」石偉雄再次踏足奧運舞台的一天,「等了九年!」賽前,他還特地「刺青明志」,在背部刺了一個奧運五環的紋身,「要留個紀念!」

疫下的東京有明體操競技場,場內沒有觀眾,氣氛顯得平靜。石偉雄拉幾下筋,屏息靜氣,做出首個跳馬動作「李世光跳 1」(笠松轉體 270 度後空翻兩周),動作流暢穩定,僅是落地略有分腿,被扣 0.3 分,結果獲得 14.716分的高分。

石偉雄於 2020 東京奧運出戰跳馬 (Photo by Mike Egerton/PA Images via Getty Images)

石偉雄舒了一口氣,再回到跑道上,準備第二跳的「李世光跳 2」(前手翻前屈兩周轉體 180 度)。起步,助跑,起跳,踩板、按馬,空翻…這一個全屈體動作,他的爆發力十足,但在翻轉落地時,突然失衡向前傾倒,扭傷腳踝,繼而以手扶地,結果只得 13.833 分。

「那一刻,覺得痛,唔開心一定有,因為上得場,無人會想輸。」回到香港,他在順利體育館訓練時向《立場》記者回憶這一幕。

失誤仍無憾無悔  重拾鬥志再訓練

事實上,當時他還未打定輸數,「跳馬刺激的地方是,你失敗時,對手都可能會失敗。或者,最後我會比別人多零點幾分,名次就能縮短。」可是,繼後的三組比賽戰況激烈,分牌顯示他的名次一直向下跌,賽果塵埃落定——他無法進入前八,未能打入決賽,衝牌夢滅。

是哪一個動作出了偏差?為什麼會出現失誤?至今,他反覆思量,還是摸不着頭腦,「其實,(比賽時)跟平日訓練一模一樣,我跑出去做動作時,沒有覺得不對勁,或者做得不好的地方,但是落地的那一刻,隻腳就整親。」

他有一點自我懷疑,「本身第二跳的成功率是高過第一跳,那麼,可能還要一點考驗和改進?」

石偉雄在順利體育館

然後又自問自答,「但這一年半的準備,無論心理又好,生理又好,還有技術呀,穩定性呀,其實都好好。」

「所以,都找不到是什麼原因會導致這樣。」

石偉雄一臉無奈,隨後又念頭一轉,躊躇滿志起來,「比賽盡了力,就無憾無悔,亦不會就此退下來的,如何盡快恢復訓練、重拾那個 motivation,才是最重要。」他更笑言,在返港完成隔離後,已第一時間,去放鬆一下,「去打邊爐,off season 就什麼可以吃!」

下月便踏入 30 歲的他,坦言心態有變,面對比賽的輸贏,已經從容自在,「沒有以往的激動或大起大跌。」

因他在 2012 年的倫敦奧運,遇過人生最「痛」。

2008 年,贏得泛太平洋體操錦標賽金牌的石偉雄,在順利體育館接受訪問。 (Photo by Felix Wong/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via Getty Images)

當年石偉雄 21 歲,年少氣盛,年初剛在泛太平洋體操錦標賽中勇奪跳馬金牌,信心滿滿;隨後到了倫敦奧運,他在預賽中完全失準,犯的都是一些不可原諒的低級錯誤,最擅長的跳馬,落地時更整個人摔坐到地上。

「自信心多得滯,咁就反而跌得好痛。」.他說,那是唯一一次想過放棄,「不想再訓練。」他亦曾表示,當時聽到別人提起 2012、奧運這些字眼,他會大發脾氣。他的自信徹底被摧毀,只願躲在家裡,什麼人也不見,頹廢了整整一個月。

他的烏克蘭籍教練 Sergiy Agafontsev 熟知他的脾性,於是採取激將法,不留情面地罵他是「loser」,他不服氣,才重燃鬥志。

石偉雄與烏克蘭籍教練 Sergiy Agafontsev ,2021 年東京奧運現場(圖片來源:石偉雄 facebook 專頁)

他說,自此對體操的熱誠變得堅定不移,「我想,沒什麼可以阻止我一往無前,除非是我自己不想繼續。」

石偉雄視體操為第二生命,早在六歲時,因從電視的體育節目上,看見體操運動員在空中翻騰,就嚷着要玩體操。那時他在家中做倒立,用手走路,石媽媽知道兒子性格好動,就帶他參加體操班,後來,教練見他甚具潛質,於是帶他到體院選拔,七歲時,他已正式加入港隊。

自小就成為體操精英,贏取獎牌時,不免感到飄飄然;但失敗的時候,又像一夜之間跌到谷底。熬過經年的高低起跌,石偉雄今天認為,心理素質的最佳體現就是:不受傷。

「今次奧運,起碼在賽前沒有受傷,我一直都訓練得好小心,連行步路都真係慢一點,所以知道自己盡了力,而有時比賽就是這樣,沒有人能預期會發生什麼事,最後一刻也不會知道贏或輸。」

2018 亞運,石偉雄成功衛冕男子跳馬金牌。(Photo by Lintao Zhang/Getty Images)

遍體鱗傷 與癱瘓只差一線

雖說視體操為第二生命,但這項運動,一次失手都可能斷送整個生涯。事實上,石偉雄亦遍體鱗傷,「傷過的地方,有膊頭呀,腰呀,腳呀,頸呀,我算是比較多傷患的。」

好像一直纏擾他的右膊傷勢,2015 年開始轉壞,2016 年里約奧運資格賽前兩個月,右手由水平到 90 度都舉不起,原來膊頭條筋已斷開,他只能眼巴巴失去奧運資格,「最辛苦的是康復過程,時快時慢,但作為運動員一定好心急。」

而他的後頸,更有一條因從高處跌下造成的疤痕,更代表着他人生中的重大重創,「差點兒半身癱瘓。」

石偉雄後頸有一條因從高處跌下造成的疤痕,就在奧運五環紋身的正上方

那年他 15 歲,赴昆明參加全國青少年錦標賽。當時他在做單槓落地,突然觀眾席上閃了一下閃光燈,他分神失去平衡跌下,頸部着地,「當時不是好痛,只是不舒服,我還想站起來,但人人叫我不要起身,後來去到當地醫院,晚上就開始好痛。」

回港檢查後,醫生發覺他胸前軟骨變形,脊椎歪了幾十度,亦發現碎骨,即時做了手術,最後卧床兩個月,要像嬰兒般重新學行路。

那時,家人都反對他再玩體操,「我好不甘心,於是不停說服媽媽,又找家姐和姐夫幫口,甚至跪地哀求,終於可以再玩體操。」他說,當時沒有預想能夠在體操上取得什麼成績,只是想要爭取去做自己喜歡的事。

今年母親節,石偉雄在個人 facebook 專頁貼出一張家庭照,寫道:「多謝你帶我黎到呢個世界。願你平安,健康就足夠啦!」(圖片來源:石偉雄 facebook 專頁)

當然,他亦明白父母的擔心,經常要為兒子捏一把汗。

「他們是支持我的,但同時又好擔心我,特別是這幾年,我開始練習『李世光跳』之後,就會睇得出他們的擔心,]即是連我自己都擔心,我跳這個動作的時候,他們會更加擔心。」

憑李世光跳  走到最遠

「李世光跳」是由里約奧運冠軍、北韓運動員李世光所創,難度分高達六分,目前能完成這個動作的現役選手不超過五人;而能同時完成 1、2 兩跳的,除了已退役的李世光本人外,就只有石偉雄。

「這動作難度在於身體的協調和能力,亦有一定危險性。有些運動員比較擅長空翻動作,轉體的時候可能會卡住;或有些運動員轉體動作做得好,空翻的時候會比較困難。」

石偉雄在 2018 年亞運成功衛冕跳馬冠軍後,就開始埋首苦練兩個「李世光跳」,他不諱言是向難度挑戰,「運動員生涯不是很長,想在這幾年間盡最大努力,豁出去,博到盡。」

由於兩個動作的強度非常大,他每次訓練只能跳 5 至 7 次。近一年半,他合共苦練了約 1,000 次。「這個動作,每次也要 101% 去爆盡,否則就沒法完成,它對比一般動作,就是絕不能出錯,特別是做踩板、按馬,空翻連串動作,若前面動作有一點出錯,後面的動作,便會無法控制,危險就在這裡。」

石偉雄亦說,今屆港隊在東京奧運取得佳績,令人鼓舞,亦希望這股奧運熱潮能延續下去,「香港人關心香港運動員,不要只是四年一次啊,我們還有很多重要賽事,大家的支持,我們會感受到,好開心,好感動。」

石偉雄暫時專注於 10 月中旬的世界錦標賽;長遠目標則劍指 2024 年巴黎奧運。

他說,他仍會繼續使用「李世光」及「李世光 2」比賽,迎戰下一場 10 月中旬的世界錦標賽;而長遠目標,則是劍指 2024 年的巴黎奧運,「其實時間幾趕了,好快就到年尾,下年就是亞運,之後就要取得巴黎的奧運資格。」

隨年紀大了,會否擔心影響狀態表現?

「我覺得影響不大,因為我跳這兩個動作,最重要是保持穩定性,亦暫時不會練新動作。而且,不用以年齡去定高低,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路,隨着自己的路去走,就 okay 了。」

石偉雄

撰文|蕭曉華
採訪|蕭曉華、莫坤菱
攝影|Ramsey Au

相關文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