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審計報告】胡子慶現身聆訊認「唔夠仔細」ㅤ石禮謙批足總處事「無規無矩」

2020/6/8 — 17:03

《體路》製圖

《體路》製圖

【體路專訊】立法會帳目委員會今日(8 日)就審計報告中有關藝術及體育發展基金資助的部分作第三次公開聆訊,足總秘書處機構管治總監胡子慶首次現身,承認自己審視文件時不夠仔細。帳委員副主席梁繼昌及成員陳淑莊嚴斥足總在處理文件、成立委員會及召開會議均有錯誤之處,甚至懷疑違反憲章,主席石禮謙亦批評足總處事「無規無矩,鍾意點做就點做」。足總同時在聆訊上透露,行政總裁溫達倫在去年 12 月 10 日已交辭職信,惟到疫情令合約延至 6 月底前答應留任至約滿。

年薪逾百萬元的機構管治總監胡子慶早前透過足總指已處離職前休假,不會出席今日的公開聆訊。惟足總主席貝鈞奇昨日向傳媒表示已說服對方出席,最終於上次聆訊被陳淑莊點名要求出席的胡子慶首度現身,後者證實自己 15 年 7 月入職、今年 5 月提出不與足總續約並會於明日正式離任。

陳淑莊重提足總近年的年報,先質疑足總回覆帳委會的文件中提及年報是「宣傳刊物(publicity material)」,石禮謙亦指出宣傳刊物與足總在聆訊上形容的工作報告屬兩回事,「年報是一份很重要的文件」。陳淑莊再度指出年報上寫有「足總的經財務小組及審計委員會確認」字眼惟與事實不符,質疑胡子慶沒有盡責:「這句不正確的句子出現在『企業管治概述』部分,出年報前你有否機會看看?明明沒有開會沒有確認,你覺得有否問題?」胡子慶沉默約半分鐘後表示有外聘審計公司做審計報告:「每年都會過會員大會的,而且這是概述,未必指出很仔細的情況。」石禮謙聞言即形容相關工作是胡子慶責任,後者就表示有留意草稿上有關「宣傳刊物」字眼及部分數字有更改:「我相信當時看文件時是看得不夠仔細,我是其中一個有份看的,因為都有很多同事傳閲過,再經董事會批核。」他會後再被傳媒追問不續約原因及有否失職等問題,只表示「no comment」、未有再作回應。

廣告

袁文川(立法會直播截圖)

廣告

陳淑莊再以足總回覆的文件提出,足總的權限範圍列明財務及策略委員會(FSC)主席會自動成為審計委員會召集人,不過 2015 至 19 年兩任 FSC 主席單日堅及康寶駒卻未有如規定般出任,改由許國定擔任。足總秘書處總幹事袁文川指,董事局有權修改職權範圍:「如果跟足的話就當然是那個情況,但 15 年換屆時選擇了由許國定出任。(為甚麼到 2015 年後會亂?)我不能夠代董事會解釋。」胡子慶補充自己當時仍未入職,惟惹來石禮謙質疑足總「圍威喂」,陳淑莊亦謂前主席梁孔德及前 CEO 薛基輔要負起很大責任。

FSC 的會議情況同樣受陳淑莊質疑,她指由 2015 年下半年起未曾召開會議,去年 7 月起更整個委員會消失。袁文川回應指足總在 9 年前因應 FSC 工作範圍不同,將其分拆成兩個小組:「同一日會分開兩段時間開會,小組成員亦略有不同。」石禮謙其後亦質疑,足總憲章上列明必須成立常務委員會,惟過去數年只有小組會議是違憲。袁文川表示將 FSC 分拆成財務小組及策略小組是「操作上的分工」,FSC 架構亦存在於名單上,並感謝議員指出做法違憲,惹來石禮謙再度批評:「你是一個高級職員,如果連你也不能區分憲章和效率是不同⋯⋯你要很清楚甚麼是對、甚麼是不對。你說現在才知道是很大問題,很多時候你們做事是無規無矩,鍾意如何做就如何做。」

足總 2015 至 2017 年度市務及傳訊委員會成員(足總網頁截圖)

足總 2013 至 2015 年度市務及傳訊委員會成員(足總網頁截圖)

除了 FSC 的問題外,審計報告亦點名足總需提升市務及傳訊委員會(MCC)的管治。袁文川解釋 MCC 最初由其中一名董事提出成立:「以我記憶是 2011 年成立,當時是因應其中一名董事建議成立一個獨立的委員會負責,是先組成委員會再草擬職權範圍、很簡單兩句而已。」不過梁繼昌指 MCC 由 2014 年中起的五年內未曾開會,形容是「名存實亡,完全幫不到足總推廣」。袁文川透露 2014 至 15 年的 MCC 主席因事全年告假,到 2015 年換屆後初期曾經開會:「但會議方式與其他會議有少許不同,透過通知去處理事情,現在從電腦伺服器找到議程得知曾經開會,都是事後才找到紀錄。」

他續指 MCC 主席 2016 至 17 年長時間離港,到前年辭任董事令 MCC 需要重組。貝鈞奇解釋 MCC 內有不同界別名人,未必肯到足總開會,令部分會議紀錄不齊全。審計署署長朱乃璋形容民政事務局對 MCC 寄予厚望,署方於是不厭其煩希望索取會議紀錄審查,惟發現足總未能提供齊全的紀錄而「無法確知該會如何有效履行其職能」。

溫達倫(體路資料庫圖片)

足總人力資源經理張嘉雯在聆訊上亦透露,行政總裁溫達倫在去年 12 月 10 日請辭,原則上在 3 月 31 日約滿後離職:「不過他在今年 2 月 18 日與主席商討後,表達可以繼續服務足總至合約完結的意願。」政府指,因應疫情令新五年計劃的工作推遲,足總受資助職位的合約延長至本月底。

梁繼昌建議政府於新一份五年計劃下委派三名獨立專業人士進入董事局監察,惟體育專員楊德強指足總董事局現時已有三名有經驗及聲望的「與球會無聯繫之董事」,同時政府委任董事亦違反國際奧委會的憲章:「奧運憲章非常強調協會是不受政治干預,以往科威特及印尼足總都曾因因涉嫌受政治干預而被暫停會籍。」梁繼昌再建議足總可以公開招聘獨立董事,加強外界的參與及監察。

 

圖、文:麥景智

原刊於《體路》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