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審計報告】議員質疑違反常理ㅤ港協稱游泳遴選「最佳成績」為名次非時間

2020/5/25 — 19:45

《體路》製圖

《體路》製圖

【體路專訊】立法會帳目委員會今日(25 日)就「第 74 號審計報告」中有關港協暨奧委會的部分舉行公開聆訊,多名議員關注報告中提及的亞運會男子游泳遴選個案。港協暨奧委會行政總監鄭國鴻透露,其中一項遴選準則中的「最佳成績」是指名次而非時間,並指運動員事前不知道獎學金可成為入選條件之一「是公道」,引起議員嘩然並質疑「不斷說名次其實是違反常理的標準」。港協暨奧委會義務秘書長王敏超就指,計劃成立由獨立專業人士組成的義務督導委員會,落實審計報告中各項建議及監督管治。

吳欣鍵(體路資料庫圖片)

廣告

港協暨奧委會會長霍震霆繼早前就體育發展基金部分的聆訊後再次缺席,義務秘書長王敏超、行政總監鄭國鴻、民政事務局局長徐英偉及體育專員楊德強等以證人身份出席。帳委會多位成員關注報告中有關 2018 亞運游泳代表遴選過程的個案,認為港協暨奧委會欠缺透明度及明確準則。

鄭國鴻在聆訊中透露更多選拔細節,強調遴選委員會根據四大遴選原則選人,當中泳總為亞運提名的 21 名男子泳手中,有 15 人符合其中三項準則而入選,一人因為是男女子混合接力人選之一而入選。至於另一名入選的泳手吳欣鍵,即報告中提及的運動員 A 就因為在 2017 年亞室運 50 米蛙泳的 34 名運動員中排名 12,僅差一名未能躋身前三份一,遴選委會員決定照樣批准入選。不過當時向傳媒投訴的郭家輝就只提交 2016 年亞錦賽 100 米蛙泳名次,因為在 25 人中排名 12、未達前三份一而落選。港隊當時未能挑選男子 100 蛙的出戰泳手,但為免浪費參賽名額,原先安排主項為 200 米及個人四式的運動員參賽,惟因為個人四式與 100 蛙同日舉行,總教練現場決定由本身出戰 50 蛙的吳欣鍵補上。

廣告

鄭國鴻(立法會直播截圖)

民主黨議員林卓廷質疑,郭家輝在 17 至 18 年度所造出的時間僅排在棄戰的杜敬謙之後,理應符合遴選準則中「運動員從 2014 至 2018 年期間在獲提名賽事中取得的最佳成績」一項。鄭國鴻回應指,已向各總會表明遴選準則:「最佳成績是視乎名次而非時間快慢,因為仍要以國際賽名次評定香港整體水平是否夠快。運動員當時有覆檢決定,但沒有提出新的名次資料。」林卓廷隨即再提出質疑:「『最佳成績』有時間的客觀標準,你不斷說名次其實是違反常理的標準。」

他又指出入選運動員中有四人是因為持有體院丙級精英運動員獎學金,質疑運動員事前不知獎學金可以為入選條件之一是否公道。鄭國鴻回應指:「我們覺得是公道,因為對口單位是體育總會,他們有責任說明。我們與運動員沒有直接關係,資料都是經總會發放。但經一事長一智,我們會更詳細去紀錄決議。」林卓延對此表示嘩然,身兼泳總會長的王敏超補充指,即使運動員知不知情,總會希望他們做到最好的準則亦不會變:「有時候如果預早讓運動員知道都會有點麻煩,例如有運動員可能知道自己能入選就減少練習。我們當然希望公平對待所有人,我也覺得泳總是公平。」他其後改指「麻煩」一詞不適當,解釋可能是引發其他情況,並表示不介意未來向運動員預早通報。

王敏超又透露運動員就遴選提出覆檢,需要提出新理據讓覆檢委員會審視,如果維持原判後仍有異議,運動員可以提出上訴,「不過不知是可惜還是可幸,一直都未有上訴。」鄭國鴻就指,運動員提出覆檢次數不限:「個案一中有三位運動員申請覆檢,但委員員審視完後維持決定」,又透露遴選和覆檢委員會是同一批人士。公民黨陳淑莊就發現上訴委員會至今未有列明上訴程序,批評「根本連收上訴的程序都沒有,又怎知覆檢和上訴有甚麼分別?」王敏超指,各總會一定知道如何提出上訴,並會考慮各項改善遴選機制的建議。

王敏超(體路資料庫圖片)

另外,王敏超於開場發言提及港協暨奧委會初歩計劃成立一個由獨立專業人士組成的義務督導委員會,以監督港協及各總會的企業管治改進過程,以及落實審計報告中各項建議。他回應陳淑莊的提問時表示,會邀請三位獨立人士參與委員會:「我們無理由自己督導自己,所以會請三位專業及有地位人士,監督 79 個屬會及港協的管治。他們三人都不會受薪,政府的五年各 500 萬時限撥款就用來聘請轄下職員和做管治工作。」體育專員楊德強就透露早在審計報告前已構思該筆時限撥款。徐英偉就表示,民政局新年度將港協暨奧委會的撥款倍增至 4,000 萬元是有四個主因:「相信議員都看到加強營運的開支每年都一直上升,另外都要加人手去加強管治,以及優化禁藥計劃,和加強青年運動員出外訓練交流計劃。」他指仍等待港協暨奧委會提及確實預算,預計幾星期內可以處理撥款申請。

 

文:麥景智

原刊於《體路》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