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路編輯室

體路編輯室

體路會為大家採訪屬於香港的體育新聞,並有各方專家定期專欄,更會邀請香港體壇精英親自撰文分享心路歷程,是屬於香港人的體育新聞平台。https://www.sportsroad.hk

2020/9/15 - 9:13

【專訪】無人機不只航拍 第一身視角的極速競賽

碩文哲、何永志(《體路》圖片)

碩文哲、何永志(《體路》圖片)

【體路專訪】談起無人機,第一時間聯想到航拍機的壯麗畫面,但原來四軸機身亦可以用作運動比賽。無人機競速比賽於近年極速興起,在 2018 年舉辦首次世界錦標賽後逐漸走上大型運動會舞台,將在來年 5 月泰國「第六屆亞洲室內暨武術運動會」中作為示範項目。到底這項新興運動有甚麼吸引之處?

無人機競速比賽可說是第一身視角的模型飛機,機手戴上連接無人機鏡頭的第一身視角眼鏡,繼而遙距控制無人機沿賽道穿越障礙物,與對手鬥快抵達終點。這項運動近年於全球極速興起,並由國際航空聯盟(FAI)在 2018 年於深圳首辦世界錦標賽,香港亦在近年成立無人機運動總會,負責在本地推廣、舉辦比賽及選拔運動員等。

廣告

機手的第一身視角畫面

現時本地有約 400 人參與這項運動,碩文哲及何永志是其中之二。年僅 17 歲的碩文哲(Michael)小時熱愛組裝模型,後來更會研究電子零件的結構,製作屬於自己的模型飛機。從玩壞首架四軸飛機,到自行學習使用「焫雞」與熱熔膠槍等工具,再到組成四軸機玩花式、拍攝景色,因而機緣巧合地認識玩無人機競速的朋友,Michael 漸漸成為了無人機機手,更在 2018 年代表香港出戰世錦賽,成為隊中最年輕的機手。

碩文哲

Michael 說,這項運動有種獨特的刺激感:「從小喜歡運動,單車、游水和滑板等等都好刺激,而無人機感覺就像真的在駕駛飛機。不是 VR 那種虛擬世界,你駕駛失誤會撞機,飛行時也可以影響對手,是真正在現實中發生。」最重要的是,享受速度感同時,在遠方控制的機手卻沒有任何危險。除了速度感之外,他亦透過無人機比賽認識不同朋友,甚至獲得贊助商提供零件,支持他繼續發展,讓他在比賽之外亦開設自己的 YouTube 頻道、幫助別人拍下場景影片等,「自己好享受這個興趣,因為它把自己喜歡做、想做的事情結合在一起。」

所謂「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裝備對運動當然重要,但無人機賽事對機身尺寸、重量都有限制,令比賽不會淪為「軍備競賽」,而是機手的技術比拚,如何在彎位、使用花式技巧繞過障礙過人是致勝關鍵。這也是原本主力玩遙控車,贏過多項大型比賽獎項的何永志(Will)不再在模型車「燒錢」,選擇「轉行」玩無人機競速的原因,而令他熱衷的原因則是投入感:「無人機好有代入感,感覺像自己坐在飛機裡面,撞機時真的會嚇到彈起!」

何永志

Will 除了代表香港參加 2019 年第二屆世錦賽,也曾到過不同亞洲地區作賽,甚至參加商業團體比賽,在北京長城一展身手等。他說,有段時間外出作賽成為家常便飯:「試過連續獲贊助機票與酒店住宿費用到外地比賽,高峰期時兩個月內只有三天留在香港,感覺有點像職業車手。」起初感覺新鮮,但往後都會有厭倦外闖、想要留在香港陪伴家人的時候,年紀已踏入三字頭的 Will 也坦言經常離港身體會吃不消,笑言不排除有天反應與速度跟不上時,會回歸遙控車行列,「玩無人機的經歷已讓我心滿意足,現在希望更多年輕人參與,一同令香港有更好的發展。」

無人機除了為 Will 帶來外闖經驗,另一收穫是「長知識」:「無人機結構比遙控車更複雜,電路板、摩打、碳纖架等都要自己組合,因無人機而學懂電子知識之後,家中的電器壞了都可以自行修理。」

新興運動缺場地發展遇阻

無人機競速不分年齡、男女同場作賽,且機手不會因人種、身型而有優勢,相對算是公平的運動。運動的入門門檻亦不算高,一般競速機器材只需數千元,機身或會損毀,但鏡頭眼鏡卻相當耐用。然而這項運動在香港推廣並不容易,香港無人機運動總會主席、FAI 副主席鄒偉傑(Andy)指主因在於欠缺場地:「香港現時未有正規場地,隨意飛行也有機會觸犯法例,不能在一般公園或空地上空飛。沒有場地讓機手鍛鍊,有心發展的人未必能持續參與。」欠缺場地、法例不清晰,或許都會令人擔心安全問題,過往本地亦有不少途人遭無人機、航拍機撞傷的新聞。然而 Andy 指出其實這項運動只要在指定範圍內進行,就相對安全,機手現時會前往偏僻的郊區練習,練習途中亦會有隊友觀察是否有同人經過,免生危險。另外,他們在學校推廣時著重講解安全守則、保持安全距離,用作示範的無人機較細小,機翼被覆蓋,希望藉此讓人明白這項運動其實並非如想像般危險。

香港無人機運動總會主席鄒偉傑

機手現時如果要練習,就要前往偏僻少人的郊區,帶同障礙物組成賽道,訓練後再拆除。

欠缺場地令機手難以訓練,因此本地發展停滯,實力也被其他大力發展的國家超越。Andy 指出,其實香港有空間發展,惟缺乏政府支持就有一定難度:「2018 年本來想申辦舉行第一次世錦賽,外國機手亦覺得香港適合,其實香港大球場、旺角場等都可以用作比賽場地,但遺憾欠缺政府支持。後來深圳聯絡我們幫忙申辦,我們協助營運,成功舉辦了第一次比賽。」香港無人機運動總會去年亦在鳳溪第一中學舉辦公開賽,讓本地機手競逐之餘,亦吸引外國機手參賽。至於來年的泰國亞室武運組織委員會同樣邀請 Andy 協助管理,負責籌備裁判及比賽運作的事宜,可見香港在無人機界有一定「軟實力」。除了亞室武運,押後至 2022 年舉辦的世界運動會亦已把無人機列作正式項目,據指來年的全運會、2022 杭州亞運亦有意舉辦無人機賽事。在如此急促的步伐下,香港的無人機發展若能把握現有優勢,同時獲政府等多方支持與配合,相信實力與發展定能更上一層樓。

左起:香港無人機運動總會副主席 Keith、港隊機手 Michael、Will、港隊領隊 Albert

 

圖、文:何子淵

原刊於《體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