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公社

運動公社

運動從來不是場上較技那麼簡單。運動公社關注的,是運動和政治、經濟之間的關係和與運動相關的種種不公。

2021/4/3 - 18:50

巴斯克打比 — 團結中的裂縫

運動公社製圖

運動公社製圖

西班牙時間星期六晚,因疫情而延期的 2019/2020 西班牙國王盃決賽終於要上演。這場決賽是史上首次由巴斯克地區兩大球隊 — 畢爾包和皇家蘇斯達合演的決賽。可惜即使決賽延遲了近一年,依然還是要閉門在塞維利亞作賽。

這兩支巴斯克球隊所合演的打比大戰之中,史上最具政治意義的一仗一定是 1976 年 12 月的一場賽事。1975 年底,法西斯西班牙的獨裁者弗朗戈(Franco)離世。但西班牙在他死後未有即時走上自由化、民主化的道路。代表巴斯克的旗幟(Ikurrina)依然被禁。不過,當日在皇家蘇斯達的主場,雙方隊長在雙方球員都不反對的情況下,一起拿著巴斯克旗幟進場。這一幕被視為促成巴斯克旗幟合法化的關鍵之一。

既然當年這支旗是非法旗幟,是誰有膽量提出公開展示旗幟呢?原來是當年皇家蘇斯達一名叫 Josean de la Hoz Uranga 的球員。他首先找來自己的姊妹製作旗幟,然後將它偷運入球隊主場。Josean de la Hoz Uranga 本人當然是巴斯克民族主義者。到八十年代,他因為參與 ETA(因為以武力爭取巴斯克獨立而被多國定性為恐怖主義組織)的一次綁架行動,而被判囚八年。

廣告

巴斯克在西班牙(以至在法國)的邊緣位置,大概是畢爾包和皇家蘇斯達兩隊雖然同是巴斯克球隊,但雙方球迷卻有團結基礎的原因。不過,就算巴斯克兩大球會關係是友好多於宿敵,也不代表雙方沒有歧見。由於畢爾包始終堅持只起用「本土」球員的原則,該會要維持競爭力,就不得不向巴斯克地區其他球隊打主意。無論是九十年代的艾斯巴利亞(Joseba Etxeberria)還是近年的馬天尼斯(Iñigo Martínez),每當畢爾包羅致了皇家蘇斯達自家的青訓產品,都難免會傷害到皇家蘇斯達球迷的感情。

 

運動公社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