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帥事件為何不一樣?

彭帥 (Photo by Fred Lee/Getty Images)

隨著 WTA 主席兼行政總裁 Steve Simon 公開尋找彭帥,大量網球以至其他運動選手都公開表示為彭帥而擔心。彭帥由原本僅是中國女權運動的焦點,演變成世界頭條。WTA 不惜以不再在中國辦賽事施壓(深圳在 2018 年和 WTA 簽了主辦 WTA 年終賽十屆的合約,但因為疫情暫時只辦了一屆)。

將體育運動和中國人權扣連起來,當然不是始於彭帥事件。西方人權組織一直都反對北京/張家口辦即將舉行的 2022 年冬季奧運會。被人權組織視為「王牌」的,是新疆的人權問題。但他們提出的抵制呼籲,在運動員層面從來未有過積極的迴響。

「WhereisPengShuai」在推特Instagram 成為流行標籤後,我見到有人抱怨為何運動員未有如此關心新疆的事。此外,我也在推特見過人讚歎今次網球界的團結,並以此反襯出 NBA 的不同態度。前年,時任 NBA 休斯頓火箭總經理的 Daryl Morey 發推說要「Fight for Freedom, Stand with Hong Kong」。Daryl Morey 的行動幾乎沒有得到任何 NBA 人員的支持。NBA 更似乎為了中國市場,發聲明表示對 Daryl Morey 推文的冒犯性感遺憾。

表面上以上的事件都是跟中國人權和競技運動相關的。但深究一下,只有彭帥一事有這樣的效應,其實很合理。彭帥本身是知名的網球手。網球員在「尋找彭帥」時,就是在保護自己的同業、友儕。現在各路體育界人士所要求的,是要確保彭帥的平安自由和/或她針對張高麗的指控會得到公正的調查。這兩項訴求不但都和彭帥的自身權益相關,而且也不是以改變中國的體制為目標。這與實際上要求北京改變其新疆政策和香港政策,是兩回事來的。就算是一個國際主義者,也無法為全球各國的不公義事件都抱有同樣程度的關注。運動員真的可被期望對別國的內政有足夠的了解,然後為相關議題利用自己的名望和平台發聲嗎?而且,WTA 本身的誕生,就是因為無法忍受男女職業網球的性別不公現象。換句話說,WTA 本身的「初心」就是要爭取女子職業網球員的權利。這尤其跟 NBA 這個成立是為了讓老闆可以牟利的組織,差別很大。

此外,新疆和香港問題牽涉到的分別是族群和警權。這兩個問題,西方世界本身真的沒有甚麼道德高地可言。彭帥一事成為頭條的同時,英格蘭板球界就身陷種族歧視風波;射殺兩人的 Kyle Rittenhouse 在美國亦被判無罪釋放。有人或會提出美國非洲裔人的處境又怎會差得過新疆的穆斯林。但當近年西方人權組織將新疆的事情定性為「種族滅絕」時,中國職業體壇和國家隊真的有新疆穆斯林在場上亮相。如果以維吾爾族和哈薩克族佔全國人口比例來計算的話,這兩族群的選手在男子職業足球和職業籃球的球員比例,可能比漢族要高。

當然,NBA 和 NFL 都以非洲裔運動員佔絕對多數,卻不代表美國有族群平等。買堤江被國足徵召、西熱力江反對 CBA 球員浪費飲用水的主張得到賽會認同,也不能說明些甚麼。但今天中國的少數民族政策,真的很難和納粹德國對猶太人的政策和昔日南非的種族隔離政策相提並論。絕不是說中國的少數民族都過著美好的生活。但或者西方人權組織用上了「genocide」一字,雖然有驅使人正視問題的效果,但也可能將辯論化成了怎樣才叫種族滅絕的方向。另一方面,除了在國外名不經傳的葉爾凡外,外界沒有流傳過穆斯林運動員在中國失去人身自由的消息(葉爾凡現已重回職業足球賽場,他之前是否真的失去過自由,實在無法證實)。既然如此,儘管中國少數民族政策可能造成更值得關注的問題,但彭帥一事才獲得海外運動員廣泛關注,是有其邏輯的。

彭帥這件事如繼續發酵下去,也可能會改變西方體育界和中國的關係。首先,就算彭帥一事能得「圓滿」解決,西方運動員也必然比以往更關心中國的人權問題。這會帶來怎樣的影響,實難以令人預料。可以肯定的是,假使中國官方在未來數星期沒法在彭帥一事上有一個令人接受的交待,明年初冬季奧運會舉行時,彭帥可能比任何參賽運動員更受西方輿論關注。

這次北京肯定格外頭痛,不但因為海外不少運動員發聲了,還因為國內的反應還是政權要顧及的。今次牽頭「尋找彭帥」的不是西方人權組織。當率先發聲的是 WTA、運動員(包括曾為美國針對非洲裔人警暴而上街的大坂直美)時,要將事件演繹成另一個「西方亡我之心不死」的陰謀,難度高了很多。而且雖然彭帥的指控和經歷是要以女權主義的視角來理解,但彭帥本身沒有說過自己是被「me too」運動啟蒙的。近來大陸網絡的一些粗暴力量要將女權打成為「境外勢力」的代理人。這張牌也難以用在彭帥身上。當弦子仍然安全、吳亦凡被關的同時,彭帥的安全和自由,即使在中國大陸的國情下也是應該的(當然真正的「問題」不是彭帥本身或她的言論,而是事件涉及張高麗)。希望彭帥平安、認為她的指控要受到公允調查,也就跟西方的「雙標」完全無關了。

在國內的輿論場上,中共無法以過往的套路去處理彭帥一事。樂觀一點來說,現在的情況大致確保了彭帥本人的平安(她有多自由,就是另一回事)。最壞的情況應該不會出現。

 

 原刊於運動公社 Facebook

相關文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