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撞鬼

2018/1/13 — 6:00

你經歷過這感覺,太怪異,不敢告訴別人,一直埋藏在心裏。看完這篇文章,試試放膽跟朋友傾訴這件事,或者朋友也經歷過這感覺。跑者面臨崩潰邊緣,無助的一個人,失去向前行的自信,在準備放棄的關頭,忽然感到另一個人出現,這個人在黑暗中提供強大的心理支援。現實上,這個人不存在,最容易的解釋是「撞鬼」。

這種感覺個人至極,很少人拿出來談,恐怕人家以為自己精神失常。一百年前,「南極之父」Ernest Shackleton回憶絕處求生的故事,未經歷過的人嚇一驚,經歷過的人如釋重負,原來自己不孤單。Shackleton最偉大的一次探險,最後一段三十六小時水陸兩路的旅程,被譽為人類歷史上最驚險、最不可能,Shackleton和兩名船員排除萬難,絕望中拼死找到救援,為一場災難寫上圓滿句號。Shackleton回憶,途中他感到有四個人,而不是三個人,這個「同行者」一直為他們帶來希望。

1933年,英國登山家Frank Smythe差點成為攀珠峰的第一個人,由於環境太惡劣,其他隊友全部折返,只得Smythe一個人。他在回憶錄指出,強烈感到有一個同伴,為他帶來安心,他甚至把食物分開兩份,但他知道這個人其實不存在。

廣告

不止探險家,普通人經歷生死邊緣,也感到有人伸出援手,但事後證實不到這個人存在。911襲擊中,最後逃出的生還者,是在八十四樓上班的投行交易員,他在樓梯逃生的時候,曾經感到絕望,因為火勢太大和煙霧太濃,但他感到有一隻手拉着他走出險境。

以前有人提起這些「撞鬼」事件,科學家的解釋是,人在危險關頭產生幻覺,講完。但當例如Shackleton這些受人敬重的超級理性人,認真談論「撞鬼」經驗,科學家開始深入研究這些幻覺。這現象現在有正式名稱:「The Third Man Factor」,取自TS Eliot一首詩的一段:「Who is the third who walks always beside you? When I count, there are only you and I together. But when I look ahead up the white road, there is always another one walking beside you」。

廣告

這些年,科學家提出不同解釋,包括太冷或太熱或太高,令探險家短暫時間腦部失常,或者血糖過低產生幻覺,但始終沒有統一的解釋。因此,另一個不甚科學的看法冒起,或者這現象不能完全以科學解釋,人遇險時身體和心靈同時受到重大壓力,導致身與心分離,出現不容易解釋的感覺。

看到這裏,你認為妖言惑眾的話,請不要看下去,如果你不斷點頭,可能你有過相同經驗。經歷過的跑者不需要科學文獻解釋,自己的感覺最真實,這是自然反應也好,是幻覺也好,不重要,跑者視這隻鬼為守護天使。灰爆無助之時,這隻鬼或會出現,它不需用力推,不需要以金句勉勵,跑者知道有人同行,已經構成強大力量。孤單是跑者的死敵,跑者當然知道是靠自己雙腳跑,當孤單的感覺出現,墮入黑暗,跑者不能自拔。這時候出現另一個人,或隻鬼,同樣做這件傻事,跑者心中即時注入暖流。

耐力運動引人入勝之處,是經歷這些邊緣的時刻,出現一場又一場平日不會遇到的角力:身體準備放棄,心靈死不肯放手,誰勝誰負,決定賽果。過去十年,大小操練和比賽,多數都有同伴,成為我的跑步常態。最近一年,很多時間我不在香港,在海外照樣參與長跑比賽,唯有一個人跑,不過我常撞鬼,我這隻鬼有名,叫TC。

 

https://m.facebook.com/HK.Trailwalker/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