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教練捱不下去

2020/3/31 — 19:47

資料圖片,來源:Peter Glaser @ Unsplash

資料圖片,來源:Peter Glaser @ Unsplash

梁芷珊說過:「香港足球從來都是艱難!」近日在社交媒體上,見到前香港隊中堅,現任足總教練培訓經理趙俊明,替足球教練說出苦況,印証了梁小姐所說的艱難,同時也令大眾明白,政府對體育輕視的程度始終如一。

猶如地盤散工

認識趙俊明已十八年,與他並不算深交,但在不同的層面上,趙俊明一直為香港足球努力,同時也有不少門生。以他現時的位置以及條件,其實不用出聲,因為他就算不作聲,對他的工作沒有任何影響。但這位前東方名將,卻一直沒有忘記足球員的身份,替教練發聲。首先大家未必明白,現時香港足球教練有多辛酸,以一名全職教練為例,每一班的訓練費用,大約 500 元左右,若部份資金不足,可能從自己所得薪金補貼助教,因為有一班訓練人數超過 20 人時,至少需要兩人。若以每天教兩班,一星期六天工作,每月未扣除強積金大約為 24,000 元,這已是十分理想的數字。他們沒有醫療、大假、勞工假,好天斬埋落雨柴,當遇上天雨、考試季節,收入也隨之減少。從青訓教練出身的趙俊明,深明教練的苦況,香港足球教練,猶如地盤散工一樣,工作所得收入只能聽天安排。

廣告

2020 年收入近乎零

踏入 2020 年,香港足球教練收入近乎零,坦白說,他們已乾捱三個月。刻薄點說,一月佢地無工開咩?不錯,一月份由於臨近新年,很多訓練班也會提早收爐,而之前臨近聖誕考試,一般也是教班的淡季。一月過後,中國肺炎開始在港散播,很多行業都受到不同的資助,香港教練卻一蚊都無,相關的政府部門並沒有支持香港足球,尤其這批自由工作者,根本無人理會。早前政府補助藝術團體,大部份金額落到大型社團身上,個別教授樂器的音樂培訓人才,也是零收入的不幸者,政府從沒理會。香港足總猶如社署的惡搞縮寫 SWD,Small and Weakness Department,在這嚴峻的問題上,沒有任何的話語權與作為。趙俊明這次發聲,其實已付出很大勇氣,香港足球行業的運作,並不是常人可以理解。

廣告

再者,政府經常說支持足運發展,過去多年來,從沒有協助足球教練培訓。以考取照為例,港超需要有 A 牌才能任教,而現時 A 牌的考試費用,由 2003 年的 8,000 元,增加到現在的 35,000 元,過去 17 年的加幅為 4.25 㥉,這樣的升幅,僅在香港樓價之下。現時的持續進修基金,並不包括這類專業資格的資助。加入這 20,000 元的資助,是對教練最實質的幫助,同時亦應研究貸款資助,讓教練們可以提昇專業資格,從而改善香港足球發展。

有人說自己的職業是萬中無一,從 700 萬人中選出來的精英,香港持 A 牌的教練,才是 700 萬人中的精英,他們的資格,是真材實料通過國際足協的嚴格規定,經歷多年苦讀才得到。

香港政府,從來也沒有善待足球行業!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