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奧運】由死亡邊緣走上五環舞台 五個不向命運低頭的生命鬥士

《體路》製圖

【體路專訊】運動之所以激勵人心,除了因為運動員在場上的超卓表現,更因為場下一個又一個的動人故事,我們或許永遠無法達到運動員的水平,但挫折是每個人的生命都會遇上的,運動員亦然,他們的經歷令我們產生共鳴,看着這些健兒如何因挫折一度令夢想幾乎幻滅,甚至站在死亡邊緣,卻憑自身毅力浴火重生,一路走上五環舞台,以五位生命鬥士的故事,會給你們一些啟發嗎?

池江面對「真實的自己」 領日本 4×100 混闖決賽

池江璃花子 IG 圖片

「沒有頭髮並不可恥,這是我現在的頭髮,我為自己感到自豪。」愛美的女生都視一把秀髮為生命,日本天才泳手池江璃花子亦然。池江在 2018 雅加達亞運會橫空降世,狂攬六金兩銀獎牌,一鳴驚人,被視為東京奧運金牌熱門,但命運無常,她在 2019 年 2 月時確診白血病,需停止訓練入院治療,歷經十個月的抗癌治療後在同年年底出院,卻失去了女孩最珍而重之的長髮,但池江勇敢面對「真實的自己」,在個人社交平台 IG 貼出身穿白色襯衣的超短髮照片。

池江璃花子(體路資料庫圖片)
池江璃花子(右)(體路資料庫圖片)

從患病到復康相隔 406 天,她終於上年 3 月 17 日重返泳池,原計劃參戰巴黎奧運,卻因東京奧運延期,奇蹟地復出八個月便趕上尾班車獲東奧門票,日前於上周六(24 日)出戰女子 4×100 自由泳接力,雖然緣盡決賽,但她感言「能在這樣的舞台再次游泳實在感到歡欣」,更立下宣言「今年,是我讓自己輸的最後一年。」池江昨再聯同隊友角逐 4×100 米混合泳接力,並協助日本隊以總排名第 7 位躋身明日(1 日)舉行的決賽。

韋特腦部受創重學走路 衝上浪端東奧奪銅

如果有天發現自己連人類的基本生存技能都失去,你會否選擇放棄人生?澳洲衝浪選手韋特(Owen Wright)就選擇重新開始。時間回到 2015 年,韋特正值生涯顛峰,在斐濟職業巡迴賽中成為首位在同一項賽事獲兩次滿分的衝浪手,他渴望在浪中衝上世界冠軍,卻驟然墜落,於夏威夷 Banzai Pipeline 比賽中不幸遭遇創傷性腦損傷,不僅退出冠軍賽,甚至要重新學習走路,更莫說衝浪。

(韋特 IG 圖片)
(韋特 IG 圖片)

韋特花了四個月重新站在衝浪板上,超過一年回到滑浪競技,兩年後,他終於重返世界衝浪聯盟(WSL),復出第一擊 Quiksilver Pro 即奪冠而回,更在今次奧運擊敗兩屆 WSL 冠軍梅迪拿(Gabriel Medina)奪得銅牌。韋特就:「我經歷了血戰,所有親朋好友都在我身邊,因此,我的目標是戴著獎牌站在這裡(奧運),我不知那會是甚麼顏色,但捱那艱苦的時光後,這絕對推動著我。」五年半前因為衝浪甚至無法走路,但他熱愛衝浪,從低處重新衝上浪端,就像他所說像「走在雲端一樣」。

抗癌鐵人麥杜維 創美國奧運最佳戰績

28 歲美國三項鐵人選手麥杜維(Kevin McDowell)在今屆奧運男子三項鐵人名列個人賽第 6,創美國歷史最佳戰績,另夥拍隊友贏得混合接力賽銀牌,成績亮眼。成功背來,原來他在 10 年正當打算挑戰世界冠軍時,卻被診斷出患有霍奇金氏淋巴瘤。麥杜維回憶說:「我的整個世界都倒轉了,從原本專注在贏得世界冠軍,突然變成對抗癌症。」人生的重心從運動員突然變成抗癌勇士,接受化療的過程令他變得更強:「我現在 28 歲但我感覺像是一個 23、4 歲的人,我的身體比化療前有更好的狀態。」自言曾多次萌生退役念頭的麥杜維歷盡傷病折磨後,決定用不一樣的方式進行訓練,最終獲取佳績,更與美國兒科癌症基金會 Cal’s Angels 合作,利用自身經歷激勵他人。

印教敦捱過癌症治療 跆拳道掛銅啟發同路行

日前贏得東奧跆拳道男子 80 公斤級別銅牌的南韓選手印教敦, 2013 年發現頸部有一塊腫塊,起初以為只是肌肉問題,但經檢查後發現為惡性淋巴瘤,雖然翌年 8 月接受切除手術,但情況並未得改善,接下來的三個月接受了連串治療,痛苦得令曾經想過自殺:「我不想吃任何東西,連食物的氣味都令我感到嘔心,如果我要繼續接受治療,我會選擇死亡,因為實在太痛苦了。」

除了沒法進行訓練,更痛苦的是因化療副作用甩掉頭髮,帶着帽子上課已被同學取笑,更有跆拳道裁判認為他管理身體不善,印教敦有口難言,只能獨自承受。雖然痛不堪言,但他並未放棄治療,同時慢慢重拾訓練,直至 2016 年出戰勇奪亞錦賽金牌,今次東奧又拿下銅牌,印教敦坦言患癌期間根本不敢想「奧運」:「我希望用自己的故事,啟發其他癌症病人。」

禾歌展示傷疤慶重生 換個身份「再戰奧運」

香港人都會認識「牛下女車神」李慧詩(Sarah),但對於 Sarah 昔日勁敵禾歌(Kristina Vogel),你又知幾多?這位前德國女警職業生涯擁有 11 件代表世界冠軍的「彩虹戰衣」,但在 2018 年 6 月 26 日以時速 60 公里與另一車手相撞,再撞向石屎賽道,令她下半身癱瘓,世界頃刻仿似終結了,但現實是世界不會因為什麼而停止轉動:「不管怎麼包裝我就是沒法再走路,是不會改變的事實,但我認為,你越快接受新的環境,你便越能適應過來。」三年來,她以輪椅代步,努力活出第二人生,在「炒車三周年」,她勇敢面對瘡疤,寓意重生。今年奧運禾歌換了另一個身份繼續「征戰」,以德國電視台製作及技術職員的身份前往東京,第三度在五環舞台亮相。

(禾歌 Facebook 圖片)
禾歌在社交平台展示其東京奧運證件。(禾歌 Facebook 圖片)

 

文:實習記者嚴天任

原刊於《體路》

相關文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