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奧運】辭工追夢成香港跨欄第一人 陳仲泓:有些事不能用錢衡量

《體路》製圖

【體路專訪】人越大,擁有的東西越多,就越難放開已有走出舒適圈。但有時候選擇放手,舒適圈以外的世界或許更精彩,陳仲泓就是一例。這位 30 歲的香港跨欄代表四年前毅然辭去正職並接受全職訓練,四年間不但打破過香港紀錄、出戰過亞運會等大賽,更將在今夏東京奧運成為香港歷來首位奧運男子跨欄代表。

「其實我從小到大都比較喜歡踢足球,但田徑改變了我的人生。小時候學業成績不算好,是田徑令我可以繼續進修、裝備自己,如果當初無接觸田徑,現在不會有這麼多機會。」或許很難想像,這位憑外卡獲得東京奧運資格的香港 110 米跨欄代表,最喜歡的運動並不是田徑。但縱使陳仲泓說自己喜歡踢波,人生中讓他投放最多時間的仍然是田徑。

我希望用這把頭髮提醒自己要堅持。

16 歲開始接觸跨欄,21 歲投身職場,田徑彷彿是陳仲泓工餘時的活動。但這個活動並不是休閒的消遣娛樂,不是放工後跑跑步、舉舉重出一身汗這麼簡單,而是出錢、出汗、出力去配合一個高水平訓練。「最辛苦是當時工作要站著全日,放工後再從元朗乘車到灣仔訓練。」面對工作、舟車勞頓、艱苦的訓練,他把手掌舉起至肩上,指自己用一個特別的方式勉勵自己:「當時留了一把長頭髮。留過的人就知道長度及肩時最辛苦,我希望用這把頭髮提醒自己要堅持。」他的努力亦讓自己成為本地水平數一數二的跨欄運動員,在 2015 年成功打破 110 米欄香港紀錄。

陳仲泓昔日曾留長頭髮(體路資料庫圖片)
陳仲泓重返校園及全職田徑訓練後把長髮剪去(體路資料庫圖片)

跑著跑著,想像自己可以跑得更遠的陳仲泓因為希望參加亞洲運動會,在 2017 年決定辭去正職。即使成績未達香港體育學院精英運動員資助標準,母親起初也不贊成這個決定,他仍然決定自資全職田徑訓練,同時重返校園修讀體育及康樂管理。那時候第一件做的事,就是剪回短髮,「到入大學後就把長頭髮剪掉了,因為我覺得自己已經可以全心全意投入田徑。」

專注田徑更上一層樓

全職訓練後的陳仲泓越跑越勇,2018 年 5 月在台灣國際田徑公開賽奪得銀牌,更把香港紀錄定格於 13 秒 74,至今尚未有人再度打破。他在三個月後亦如願參加雅加達亞運會,初賽時間在 18 人中並列第 7 名,縱在小組僅排第 3 名無緣出線,但證明了自己有力追上亞洲水平。也是在離開雅加達後,他把目光放得更遠:「辭工時只想到亞運一個目標,亞運後發現自己有機會走得更遠。」那個更遠,除了亞洲錦標賽外,還有四年一度的奧運舞台。

陳仲泓轉全職後如願代表香港出戰雅加達亞運(體路資料庫圖片)

香港以往未曾有男子跨欄選手走上奧運舞台,想要做歷史第一人,陳仲泓可以透過達標(13 秒 32)、世界排名或外卡等三個方法。教練陳沛指:「大家都知道達標困難,新賽制下可以用排名去爭取,大家討論過後覺得雖然困難,但不是無可能,所以就一直這樣計劃。」人算不如天算,先是疫情爆發令 2020 年所有比賽取消,東京奧運也隨之延期一年;後有傷患在 2021 年初困擾陳仲泓,令他在僅有的比賽中未能盡情發揮,對於要與其他本地田徑運動員爭奪香港唯一一張外卡,也已經打定輸數。

陳仲泓及教練陳沛(右)

原本已經專注預備 2021 年 9 月的全運會,豈料 6 月底香港田徑總會尚未公布外卡提名時,世界田徑總會卻「偷步」公布陳仲泓獲得外卡資格。隨後在網絡看到本地媒體的報道,計劃又再次被打亂的陳仲泓笑言得悉入奧後感驚訝:「一開始已經打定輸數,直至在 Facebook 看到新聞才知道自己有機會去奧運。當時嚇呆了,立即心跳加速、詢問教練情況,好驚訝。」名單最終落實,陳仲泓即將成為首位代表香港出戰男子跨欄賽事的運動員,為自己把目標定在跑出「問心無愧的一槍」。

當時我的念頭是,這件事如果我不做,到 40 歲時回望就會後悔。

現在看見成果,自然覺得當日選擇正確,但回想面對未知的抉擇,陳仲泓計算的不是利益與得失,只是希望隨心而行:「有些事情不能用錢衡量,我家中不是有錢,但慶幸家人都支持我去做這件事。當時我的念頭是,這件事如果我不做,到 40 歲時回望就會後悔,加上既然大學取錄我,值得嘗試。」這個嘗試的結果如何,還待 8 月 3 日的東奧男子 110 米欄初賽揭曉,但當嘗試代入港將的角度去想奧運這事,圓滿與否也肯定不是用成績與排名來衡量的。

 

圖、文:何子淵

原刊於《體路》

相關文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