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浩源 、朱文佳,圖片來源:香港殘疾人奧委會暨傷殘人士體育協會

【東京殘奧】羽毛球奪銅 「神奇媽媽」以外 陳浩源還要感謝另一位她

東京殘奧的最後一天,羽毛球港將朱文佳與陳浩源分別再為港奪得一面銀牌和一面銅牌,劃上完美句號。陳浩源接受《立場新聞》訪問表示,肯定自己比賽的表現,即使對陣奪金與奪銀的對手,輸贏也只是存在微細的差異,而這次市民對殘奧的關注,亦令他感受到市民對運動員的欣賞、了解、支持和認同,令他更有信心、不質疑自己地打每一場賽事。朱文佳亦稱對本屆比賽成績「感到滿意」,站在決賽場上,「本身已是一種榮幸」,而此榮譽不只是屬於運動員,亦屬於香港每一個人。

賽前多方壓力不甘示弱 堅持全賴家人支持

36歲的陳浩源在比賽場上眼神堅定、談吐透露著莫大的自信,但陳浩來一直承受著不少的壓力。「今年的殘運遲了一年,這一年壓力真的很大,訓練因疫情斷斷續續,但心知接下來會有個大project,知道自己不能停,這是一種折磨」,艱苦訓練之外,陳浩源要兼顧的事亦較其他人多。

他透露,在疫情期間,媽媽患上重病,「其實我一直都沒有跟其他人說,因為我不是一個矯情的人,不希望給予人示弱的感覺」,在訓練時,陳浩源常常要隔離,往往便需要掙扎究竟照顧母親還是堅持訓練,幸好母親懂的照顧自己,令他安心不少,惟至今母親身體仍然抱恙,但尚算在痊癒之中。

一個月前,自陳浩源的寵物犬不幸離世,更令他增添不少沉重,「過往我一年平均過百日不在香港到外地訓練,便是牠為我陪伴著太太,這是婚後第一次我出外比賽,太太身邊沒有了牠作伴,都很擔心太太的情緒」。陳浩源每次出賽時,都會在袋中放著愛犬的相架,落場前望一望,感受牠在自己身邊方出場。

他又稱,比賽過程中,每晚太太都會跟他通話,聆聽他的傾訴,吸收他的負能量,「我相信她在香港的壓力不比我少」。在奪得銅牌後,陳浩源立刻打給了媽媽和太太,媽媽一看到他眼睛都紅了,稱觀看銅牌戰「嚇死佢」,她知道兒子壓力很大。「我覺得佢仲辛苦過我」,陳浩源表示,媽媽一直都見證著他追夢的過程,由初進球隊只有自己一人,殘奧當時亦無這個項目,「根本不是一個齊備的夢想」,但媽媽今天終於見到自己圓夢了,他相信她會記住一輩子,「老人家去到這個年紀,所有事都寄放在子女身上」。

對自己要求極高 

陳浩源自許為球隊的大師兄,對自己的要求相當高,在比賽前已立下目標,朝著金牌進發。「我是很有野心的,我相信若非比賽延遲了一年,我對輪椅的打法會掌握得更好,比賽的表現也會較這次好,但我也不會否定自己,用『差』來形容」,陳浩源明言,他與這屆比賽奪金與奪銀的選手對陣,大家的差異不是很大,「輸」也只是差少少,僅有微細差別,往往一個mistake已會扭轉形勢,賽事中互有輸贏的局,認為自己的水平也是在同樣的位置。

他對同隊、30歲的師弟朱文佳亦寄予很高要求,「他打的是短肢組羽毛球,但他有個優勢,是他並非侏儒症,會較侏儒症的對手靈活」,基於對朱文佳的信心,他認為自己有責任為隊友「頂住」在比賽奪牌的巨擔,讓朱文佳能靜靜地發揮自己最佳的實力,最終也勇奪銀牌。朱文佳向《立場》表示,對於本屆比賽成績,自己已感到滿意,盡了全力在場上灑汗發揮所長,而場外及直播觀看的觀眾有聲或無聲的支持,也化作他場上背後的動力。

他稱,不論有獎牌與否,大家無聲支持已成為我們的動力,榮譽不只是屬於運動員,亦屬於香港每一個人。他又強調,「希望大家關注運動員不只是比賽場上一刻,背後付出汗水同辛勞亦值得大家關注和支持」,並感謝各方支持和鼓勵,願是次殘奧能為巿民更關注、支持、體諒社會上殘疾人士在生活上的種種限制,以愛包容接納,共建傷健共融社會。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