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東奧延期】疫情令違反禁藥令運動員受惠?國際田聯主席:WADA 應慎重考慮

2020/4/16 — 12:09

《體路》製圖

《體路》製圖

【體路專訊】2020 東京奧運因新冠肺炎(武漢肺炎)疫情延期一年,此舉打亂了不少運動員原定的部署,但對一部份運動員而言,東京奧運延期未嘗不是好消息,當中因禁藥而被禁賽的運動員或許是受益的一群。

在疫情下,東京奧運押後至 2021 年 7 月 23 日開幕,近月的賽事均延期或取消,不過在這段賽事空白期間,所有在禁賽令下的運動員懲罰依然在計算當中。「世界反興奮劑機構」(WADA)主席 Witold Banka 指,雖然因健康危機導致賽事取消,但對運動員的處罰不會因而延長:「這與違反法例的囚犯一樣,當他們刑滿,懲罰自然結束。」。

這意味著一些禁賽令即將結束的運動員,仍有機會於東奧資格死線(2021 年 6 月 29 日)前爭取東奧入場券。就以游泳項目為例,2014 仁川亞運 200 米混合泳銀牌得主、2016 里約奧運 200 米混合泳第 4 名的日本泳手藤森弘昌,因違反禁藥條例而被罰禁賽至今年 12 月 31 日,原本已確定無緣東京奧運,不過在疫情下,令藤森弘昌重燃出戰東京奧運的希望,只要他於死線前能夠達標,同樣有機會登上東奧列車。

廣告

不過對於中國泳手孫楊而言,由於他被國際體育仲裁法庭重罰 8 年,而「刑期」由今年 2 月 28 日生效,因此他最快要到 2028 年才有望復出。

雖然 WADA 的做法不無道理,不過亦有人對此決定持反對意見。國際田聯主席高爾(Sebastian Coe)認為,WADA 應慎重考慮相關的問題,並聽取各方的意見。有人甚至提議,WADA 應暫停計算有關運動員的懲罰,直至疫情過去、比賽重新展開的時候,才繼續計算懲罰日子。

廣告

愛爾蘭競走運動員 Boyce 更稱:「服用禁藥是一種欺詐行為,基本上在愛爾蘭已經被視為罪犯。但在其他地方,會看到正受限於禁賽令的運動員依然正常地訓練,他們只是等待著復出,在那些地方似乎沒人很在意服用禁藥的問題。」

 

資料來源:綜合外媒報道

原刊於《體路》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