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奧・重要的你】歐鎧淳 — 相伴走過二十載 絕望中找到堅持理由

《體路》製圖

【體路專訪】奧運延了期,也缺了海外觀眾,甚至看台亦可能變得鴉雀無聲。運動員奮鬥十年,為的就是在萬眾矚目的舞台上獻技。如今依然矚目卻非萬眾,如果只有一張門票,要港將們選一人成為最重要的觀眾,他會是誰,又願不願意跟他走?

(體路資料庫圖片)

時間回到 2019 年 8 月 16 日,疫情仍未降臨於世,東京奧運入場券的「爭奪戰」仍進行得如火如荼,香港游泳代表隊亦在新加坡出戰游泳世界盃。歐鎧淳(Stephanie)這日出戰女子 100 米背泳決賽,她一如既往全神貫注,從跳台躍入水中瞬間,感受著水底寧靜的同時,拼盡全身的力氣游得更快。然而這次的結果與以往不同,這位八個香港紀錄保持者(不包括接力)以 1 分 00 秒 22 刷新香港紀錄,更重要的是她生涯首次達奧運 A 標,「攞正牌」進軍東京奧運。Stephanie 的努力撼動了不少關注香港體壇的人心,大家都為她的成績感到喜悅,當中最感到欣慰的,無疑是她游泳路上最重要的張狄勇教練,雖然當時無法在現場見證自己培育的「美人魚」創佳績,但他收到消息後的開心亦非言語能夠形容,「當刻連續吸了十幾支煙,獨坐了四十多分鐘,心情才能平服。」「那時候你在想甚麼?」「沒甚麼,只是在享受成功的喜悅,那種好開心、好興奮的感覺。」

歐鎧淳回港當日手上除了是一面銅牌,更是一個「A 標」。(體路資料庫圖片)

前所未有的興奮

訪問當日距離歐鐙淳達標已經過去 637 日,但聽著「張教」細述著當時的感覺,一切都恍惚只是剛剛發生,「當時帶學生在馬來西亞訓練,突然收到她電話,哭著跟我說達到 A 標,『係咪真㗎?』、『終於做到!』,心情好興奮,那種開心很難解釋清楚。」雖然張狄勇語氣說得平淡,但他內心散發出的喜悅眾人皆能感受,更感染到身旁的「美人魚」哈哈大笑,「從來都沒聽過你說我達標後的感受,那段時間極度淡然,好像你不見了一樣。」聽完徒弟的戲言,「張教」繼續細數著教練生涯最值得回味的一日,「她達『A 標』算得上是人生最開心、最興奮的一次,過去從來未有過這種感覺,是我教練生涯當中最深刻、亦是唯一一次有那種感受,即使她 13 歲達標參加北京奧運,都未有這感覺。經過多年,水準已經與昔日不同,各方面都很難得,這次的目標、意義都很不同。」

你記得你說過去不到奧運你會死?— 張狄勇

歐鎧淳用一分鐘的時間,讓自己成為鎂光燈下的主角,然而在鎂光燈的背後,她卻經歷過無數的失敗,更一度陷入前所未有的低潮,「A 標前那段時間很深刻,最主要是我『難搞』,無論軟還是硬他都嘗試過,但結果都是不得,這個 A 標可以說是絕望的情況下做到。」黎明前夕永遠是最黑暗,一次又一次的挫折更差點擊倒 Stephanie,不斷質疑、自我否定,「張教」一句「如果你不想練、你不去奧運就不用那麼辛苦」,試圖讓這位出戰過北京、倫敦及里約熱內盧奧運的泳手從折磨中得到解脫,不過「美人魚」選擇倔強,「張教」亦願意奉陪,「你記得你說過去不到奧運你會死?既然你想去,你一定會選擇繼續游,因為去不到你會死。」此刻說來輕鬆,但如果回到阿淳仍未達標的時候,這番話卻變得十分沉重。幸好,結果是歐鎧淳「不用死」。

二人合作的「產品」— 歐鎧淳

人生沒有很多個十年,歐鎧淳這匹千里馬在第一個十年的尾聲就遇上了他的伯樂,但這位伯樂最初亦備受質疑,「她最初已經是游背泳,但我迫她游長距離自由泳,很多人問『點解』。正正是那段時間打好基礎,她現在才可以繼續有進步,如果當初沒練好耐力,可能現在已經『冇料到』。」時間認證了「張教」的做法,亦令阿淳由質疑變成信任,「我本來不信,2008 年練的東西 2021 還在用?當時覺得沒可能。但近年看到身邊的人練習,游 5,000 米、7,000 米已經『頂唔順』,但我還可以繼續游,我就知道當年的重要性。」

千里馬在「張教」的鞭策下不斷成長,兩人的關係從師徒變成另一個爸爸,而在最近又產生變化,成為一對合作夥伴,「我們有非常明確的目標,最近他給我的主導權比以往多,可能疫情關係要自己練習,他就放手隨我自己練,亦願意多聽我的話。」在張狄勇眼中,他們這對合作夥伴的「產品」,就是歐鎧淳,「訓練一個成功的運動員是一項工程,需要將她每個動作放在腦入面,不斷研究及思考才可以令她進步,不是短暫能夠做到。現在她是香港第一個連續去四屆奧運的泳手,作為她教練,代表我都是香港第一。」雖然「張教」一如既往地說得平淡,但從他的話語當中,仍絲毫流露出他對這件「產品」的驕傲。

就算我覺得自己沒有能力繼續游,他從來都沒有放棄我。— 歐鎧淳

兩人教練與泳員的關係至今已經過廿載,漫長的日子令過去不少畫面都變得模糊,但初見 Stephanie 的印象,仍深深烙印在張狄勇腦海當中,「那時候的她很瘦,瘦到見骨,但游水的時候好輕好飄,這是游水最重要的天賦,當時第一個感覺就知道這個女生將來會游到好成績。」時間證明了「張教」的眼光,然而在成功背後,這位來年將踏入而立之年的泳手經歷過浮浮沉沉,如果沒有張狄勇,又會有現在的歐鎧淳?「如果游泳路上沒有他,我相信小時候總會有少少成績,但一定不會游那麼長時間。他由始至終都只留意我游水上的事,就算我覺得自己沒有能力繼續游,他從來都沒有放棄我。」

每當閃過放棄的念頭,歐鎧淳除了回想過去的付出外,她更多時候會想到「張教」,「他會因為我訓練上的事而睡不著,連他太太都會問我為甚麼一個教練會這樣,這種瘋狂、投入是我難而理解。我覺得我是為他而游,他投放那麼多心機在我身上,我做到不代表我成功,而是他的希望工程成功。」作為對教練的回報,Stephanie 除了不斷堅持,就只有成績,「我沒有給予他教練費,但他每日都放自己時間在我身上,唯一回報就是我可有可無的成績。」既然阿淳的成績令到「張教」成為香港第一,相信後者已經不求更多的回報,只冀望這個徒弟能夠在東京奧運的大舞台衝破一分鐘大關。

我沒有給予他教練費,但他每日都放自己時間在我身上,唯一回報就是我可有可無的成績。— 歐鎧淳

2008、2012、2016,除了是過去亦是 Stephanie 努力成長的證明,在泳池苦練多年終換到得來不易的「A 標」,歐鎧淳的堅持不懈、張狄勇的不離不棄,兩者缺一不可。攜手跨過重重難關,或許沒有任何詞語比起這三個字,更適合「美人魚」向「張教」表達謝意,「謝謝你」。

 

圖:李子正
文:彭淬祺

原刊於《體路》

相關文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