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奧・重要的你】陳晞文 —「帆」人相處之道 指引高材生的那曙光

《體路》製圖

【體路專訪】「疫情之間保了壽命,卻發現原來不一定會有東京。」奧運延了期,也缺了海外觀眾,甚至看台亦可能變得鴉雀無聲。運動員奮鬥十年,為的就是在萬眾矚目的舞台上獻技。如今依然矚目卻非萬眾,如果只有一張門票,要港將們選一人成為最重要的觀眾,他會是誰,又願不願意跟他走?

時間回撥至 2020 年 2 月 29 日,當時疫情雖然已經來襲,但體壇仍未完全停擺,香港風帆隊在澳洲南部城市索倫托出戰 RS:X 世界錦標賽。那次世錦賽也是港隊內部奧運遴選賽之一,結果陳晞文(Hayley)力壓隊友魏瑋恩取得女子組入場券。Hayley 在最後一日的獎牌賽首名完成,但衝線後卻首先換來總教練陳敬然(阿英)的一句「你想我點呀陳晞文」。那日賽後,Hayley 激動落淚,言談間更吐出一句「有時候我也很憎『阿英』……」。

陳晞文在去年世錦賽後淚灑碼頭。(體路資料庫圖片)

相隔 15 個月,Hayley 與陳敬然再次一同出現在眼前,當日那句「討厭宣言」當然並非真心,否則 Hayley 也不會選這長髮飄飄的總教練做心中最重要的人。「他的存在很影響我這些年來追逐奧運的成長過程,若不是他,我未必能來到這個位置,可能遇到很多事已經放棄。有了他,才間中看到曙光,我始能有機會去到東京奧運這個舞台。」Hayley 五年前失落里約奧運資格,一度在運動與學業之間掙扎,只能遠離大海思索運動員生涯的進退。

當時仍是代理總教練的陳敬然選擇以退為進,給予時間讓 Hayley 沉澱,「我每三個月就跟體院院長說,能否再給她一些時間。因為我覺得既然運動員還有夢想,陳晞文的人生就應由陳晞文決定,最後也等了半年還是九個月,她才回來訓練,所以是她做對了決定才成就自己去到東奧。」結果 Hayley 甫歸隊,便立刻贏得當年的 RS:One 世錦賽冠軍。

有了他,才間中看到曙光,我始能有機會去到東京奧運這個舞台。— 陳晞文

(體路資料庫圖片)

「我有時好憎『阿英』」

Hayley 與陳敬然的緣份始於 20 年前,她當時是個剛接觸風帆的 9 歲女孩,他則剛在世青賽奪得米氏板季軍,前途無可限量。「我和她第一張合照就是向我拿簽名,很『騎呢』。因為是她媽媽跟我說晞文想和我拍照,但之後我又沒理會她。」「吓?完全忘了。」「最後是陳凱旋(前港隊代表)過來再說,因為她是師姐就當然要理會了。」兩人談起初次相遇的經過,倒是大師兄對小師妹的印象更深刻,「感覺上是個好女仔,因為她長髮及肩,但認識之後就知道這個第一印象很錯。」

感覺上是個好女仔,因為她長髮及肩,但認識之後就知道這個第一印象很錯。— 陳敬然

印象錯誤並非指 Hayley 不是好女仔,而是這個學業運動俱佳的女孩原來經常語出驚人,每次也會令師兄師姐一座皆驚。先說 08 年峇里亞洲沙灘運動會,「當時我們住處附近有間書店,很記得她在店內逛了很久,然後翌日早上竟然說看書看得很興奮、停不下來,但其實那日也要比賽。況且追劇是常見,追書?我們可能看一分鐘就睡著了。」還有一次在英國的單車意外,更令陳敬然意識到這個後輩注定是非池中物。「意外後她整個手背流血,但其他部位卻安然無恙。她說是因為不想弄傷手掌,比賽時還要持帆,所以寧願用手背支撐。我就想,正常反應真的不會這樣,所以陳晞文真的是個很特別的人。」

遭遇意外後的那份堅毅,其實在 2012 年已可見一斑。Hayley 在倫奧前夕被帆船撞至需切去脾臟,但兩個月後已極速復出,終在其首次奧運以第 12 名完成。只是堅毅過度有時候會成為固執。一旦遇到練習上的難題,Hayley 的做法就是不斷做、不斷做,而且就算知道做法有毛病仍然堅持。「我一向轉彎都比較慢,覺得換帆換得快、跳得快就可以。不過『阿英』觀察到我經常做多餘動作而減慢速度,但我很堅持自己沒有,就算看完影片仍然覺得沒有。」當時被現實衝擊思緒的 Hayley 選擇繼續留在大海,下起大雨也好、隊友早已返岸也好仍依然練習轉向。

「我全都要」

航線可以轉彎,但腦筋卻不轉彎,忠於己見與一意孤行或許只有一線之差。「她有一件事很好,就算多錯、多不開心也好,只要知道未完成的話也會重複去做。但就算有客觀事實放在面前,也要想想用甚麼方式傳遞予陳晞文,所以這是一種藝術。」聽見陳敬然解釋「藝術」為何,尤其面對大部分女子隊員也要先讚後評,我也不禁暗忖認同。他身旁的 Hayley 尷尬笑笑,只能認同這個「藝術」的存在,「我知我硬頸,因為我真的覺得有些事並非如此,要到某個時刻才發現別人說的是對,但也不理解為甚麼總去不了那個時刻。」

就算有客觀事實放在面前,也要想想用甚麼方式傳遞予陳晞文,所以這是一種藝術。— 陳敬然

常言道男、女思考方式截然不同,男生是以分析性、線性思考,女生則以「全腦式」思考,也較多直覺和同理心。這兩「師徒」就正正反映這個「男女大不同」,「我的思緒比較混亂、沒甚麼系統,而且經常無視身邊的環境,只會見到我想做到的事。但『阿英』很有系統,雖然未必會每次也指出問題,但會啟發我用另一種眼光去面對這個世界。」「理性分析,感性決定」,就是陳敬然經常掛在口邊的一句說話。

陳晞文與陳敬然 2010 年並肩出戰,但後者翌年就選擇急流勇退。(受訪者提供)

陳敬然 2011 年突然急流勇退,放棄競逐倫奧的機會,並入讀浸會大學做「超齡學生」。同年 Hayley 決定暫停香港大學文學院的課程,全心投入訓練,與前輩剛好走往相反方向。休學之前,Hayley 幾經掙扎,甚至與媽媽和陳敬然分別談過「以鐘頭計」的電話,「她很想甚麼都擁有,又想讀書、又想準時畢業、又想拿亞運獎牌、又想擊敗師姐、又想出戰奧運。但其實沒有可能,所以我就以隊友的身份分享如何衡量,問她心中想甚麼,就去做。」電影《九品芝麻官》中「豹頭」徐錦江與「包龍星」周星馳互相勾結的「我全都要」一幕成為著名的網絡梗,估不到原來 Hayley 也想與現實來個勾結,將生活上所有細節盡在掌握之中,「呃……可能因為想有個安全網,又或者不想令爸媽失望便不懂 say no。」她原本獲港大准許休學至 2020 年,但東京奧運延期後亦要留待出戰過後,才可當更「超齡」的大學生。

當你太專注一件事而忽略其他事,人生其實不完整。— 陳敬然

兩位超齡學生自陳敬然「升職」後身份轉變,由隊友一下子變成教練與運動員的關係,相處方式也自然會淡淡出現變化,「我會用不同切入點令她明白訓練的狀況,以不同比喻讓運動員更易了解。」比喻的類型上至新聞,下至投資,也有與家人、情人的關係,日常話題亦無所不談。「例如當時她單身了一段時間,我經常都鼓勵她結織男生。因為當你太專注一件事而忽略其他事,人生其實不完整,所以我的鼓勵也成就到這段婚姻。」Hayley 的人生自去年世錦賽後變得更完整,皆因三年前認識的男朋友 Sunshine 在她一眾隊友見證下求婚,以 99 支玫瑰、鑽石戒指和誠意換來一句「我願意」。

Sunshine 向陳晞文求婚時,「阿英」(右下角)與隊友在場見證。(體路資料庫圖片)

「我今年都 30 歲」

話說回頭,被求婚之前的 Hayley 才剛經歷完第一也被訓斥的一役,那究竟陳敬然想陳晞文點?「她往往訓練時很好,但到比賽就表現不到自己。那次贏得第一名,證明只要處理到情緒就可以表現得好,所以我因為覺得她應該做得到而戥她不開心。」愛之深,責之切。陳晞文這汗血寶馬縱使能走千里,也總要有一個伯樂引領才能真正的發揮自我,而這個伯樂更要不畏「強權」,只是這個「強」是來自 Hayley 本身。「有段時間沒有人夠膽對她說,我便是第一個說『其實你未必已經做到要做的事』,她就會不知道應該相信主觀感覺還是別人的說話。」「所以我嬲的話會特別嬲他。」陳晞文即時回應道。

因為我嬌生慣養,被寵壞了很多年,很易就會停滯下來被其他人超越。— 陳晞文

「因為我嬌生慣養,被寵壞了很多年,很易就會停滯下來被其他人超越。」Hayley 小時候曾到英國生活三年,回流後又入讀傳統名校,更在會考取得 27 分的佳績,仿佛當時已是人生贏家。但以大海為家的她也絕對深明逆水行舟的道理,「『阿英』會很黑白分明地指出問題,我才有機會去認清、去改變,才會見到自己的進步空間。」

陳晞文(左)與陳敬然(體路資料庫圖片)

「我想勁過你」

Hayley 在奧運的進步空間仍有 11 個名次,相比「大師姐」李麗珊的金牌似乎有點距離。訪問尾聲,我問她有甚麼說話想跟這個最重要的人說。她認真思考了一會,別過頭對著總教練說:「我想勁過你。」陳敬然 13 年前在北京奧運獲得第 6 名,與獎牌緣慳一面。「其實各方面都想,因為除了運動成績之外,生活上很多事他都處理得很好。」近來演員游學修一段「我今年都 30 歲喇……無人可以斷言到乜嘢係無可能。」的言論引起熱烈討論,同樣歲數的 Hayley 在 30 歲前已一次又一次演活「無嘢無可能」,難保 7 月時不能再出現多一次。

可是 7 月時的光景仍然未知,就如去年 3 月前沒誰想過奧運也可延期,今年 3 月前也怎能料到海外觀眾最終無緣到現場打氣?「有段時間是很失望的,明明可以早到日本準備、食很多很多壽司,也想家人可以現場感受奧運氣氛,又或者完美地預備奧運。」今次是奧運相隔兩屆後再次回到亞洲,而且主辦國更是港人「鄉下」日本,不少港將也早早盤算安排家人赴日觀戰,可惜計劃總不及變化。「現在感激仍有機會去奧運,每刻也只能活在當下,還有未激死『阿英』已經好好。」也許幸運的是,Hayley 心目中最重要的觀眾能以教練身份出現在江之島。

每刻也只能活在當下,還有未激死「阿英」已經好好。— 陳晞文

訪問過後,Hayley 傳來一曲《重新找到你》,說是回答一條關於喜愛歌曲的問題。翻開歌詞看看,「要盡一口氣 在變化裡重新找到你」,這個「你」或是 Sunshine,或是「阿英」,也可能是她自己。但我自私地覺得,最觸動陳晞文的,可能是「能否趁有限時間 來從平凡裡創出空間」。因為他們現在所做的正是為個人、為對方、為香港從平凡創出空間,讓自己「就算一天老了仍能帶笑 自豪擁有過精彩的心跳」。

 

圖:麥景智、李子正
文:麥景智

原刊於《體路》

相關文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