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公社

運動公社

運動從來不是場上較技那麼簡單。運動公社關注的,是運動和政治、經濟之間的關係和與運動相關的種種不公。

2020/4/27 - 18:21

歐洲足協與特朗普是一丘之貉?荷蘭甲組聯賽安排的總結

運動公社製圖

運動公社製圖

【文:吳能鳴】

「歐洲足協(UEFA)與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如同一丘之貉」並非出自筆者,而是阿積士足球總監(Director of football)奧華馬斯(Marc Overmars)早前對 UEFA 復賽建議的批評,但問題是何以奧華馬斯會指出這個嚴厲的批評?透個整理荷蘭甲組聯賽安排的過程,筆者會嘗試為讀者解答這個問題。

首先,我們將時間線拉回 2020 年 3 月尾,隨著武漢肺炎蔓延至歐洲各地,各國足球聯賽停罷,直接影響到歐洲足球產業發展,有見及此,歐洲足協在 3 月尾向各國足總建議了一個復賽方案(下稱 UEFA 復賽方案)希望各地聯賽開始在 6 月復賽,並在 8 月完結賽季。但在 UEFA 復賽方案宣布不久,比利時甲組聯賽賽會在 4 月 2 日宣佈因疫情肆虐而即時腰斬賽季,並以當前的成績計算排名,成為歐洲球壇首個因疫情而提早結束的足球聯賽。為此,KNVB 在 4 月初與各支荷蘭球隊舉討論餘下賽季的安排。

廣告

UEFA 復賽方案在荷蘭國內的回響普遍是負面的,反對的球隊包括:阿積士、阿爾克馬爾、PSV 燕豪芬、幸運薛達(Fortuna Sittard)、RKC 華域克、PEC 施禾利、芬諾(VVV Venlo),主要是認為公眾健康考慮以及 UEFA 復賽方案可行性成疑(沒有時間為下季預算作準備、未有提供球員合約在 7 月 1 日到時的解決方案);而其他未有明確表態的球隊則認為當時未有足夠資料去判斷,要等待荷蘭足總、荷蘭國家公共衛生及環境研究院(RIVM)及歐洲病毒學大會(ECV)提供更多資料才可作出決定。

在反對聲音中,最為吸引眼球的必要提到奧華馬斯的言論,他在一個訪問中直斥歐洲足協及荷蘭足總與美國總統特朗普如同一丘之貉,兩者的復賽∕復工方案都是草菅人命,為了經濟利益而致公眾健康於不顧。對於各支荷蘭球隊(特別是前列球隊)的反對,UEFA主席施費連(Aleksander Ceferin)在講話中提到如果有個別國家不跟隨 UEFA 復賽方案,他們或會失去參加歐洲賽事的資格。另一位阿積士名宿雲高爾(Louis van Gaal)則在訪問中點名指責阿積士、阿爾克馬爾、PSV 燕豪芬與幾支護級球隊為左自已利益而支持腰斬;而現時阿積士的CEO雲達沙(Edwin van der Sar)則又反指如果腰斬賽季,阿積士才是失利最多的球隊。經過多翻討論後,荷蘭足總在 4 月中宣布只要得到政府批准便會執行 UEFA 復賽方案,在 5 月各支球隊復操、6 月進行餘下比賽、8 月完結球季。

在消息宣布不久,恩賀芬(Eindhoven)市長尤瑞瑪(John Jorritsma)已經率先表明因為公眾衛生同社區秩序關系不希望 PSV 燕豪芬在 6 月比賽;直到 4 月尾,復賽安排有進一步的發展。隨著荷蘭首相呂特(Mark Rutte)在 4 月 21 日宣布延長限聚令至 9 月 1 日,換言之 UEFA 復賽方案將不可能如期執行,而荷蘭足總亦在日前決定最新的安排:今季荷蘭甲組聯聯賽會提早完結,聯賽冠軍懸空而且升降班制度會取消;現時位居榜首的阿積士會直接躋身歐聯附加賽,而第二的阿爾克馬爾以得失球差落後則晉身歐聯外圍賽;排名第三的飛燕諾可以直接獲得歐霸分組賽資格,而 PSV 燕豪芬和威廉二世則分別獲得歐霸外圍賽資格。跟據最新的安排,最具爭議性的莫過於最後一個歐洲賽資格與升降班制度的安排,原因是位處第 6 位、落後 3 分但打少1場的烏特勒支將會失落歐霸杯資格,而升降班制度則而 16 票贊成、9 票反對、9 票中立的結果下未能過半數通過。而烏特勒支已經決定就荷蘭足總的決定提出上訴。

總結整個荷蘭足總整個決策過程的始末,筆者必須指出 UEFA 復賽建議存在嚴重漏洞。自 UEFA 宣布復賽建議之初,從沒有就方案提出醫學同流行病學的數據支持,即使到現階段亦沒有人能夠確保歐洲疫情可以在 5、6 月可以消退,UEFA 貿然提出的復賽建議只是 UEFA 單方面為減少經濟損失的折衷方案,從來沒有考慮實際的醫學、公眾衛生情況;另一個方面 UEFA 復賽建議亦沒有考慮每個聯賽的賽制分別,例如荷蘭聯賽就有歐霸、降班附加賽制度,UEFA 復賽方案明顯沒有考慮此等問題下推出,UEFA 主席施費連卻用恐嚇的方式要求其他聯賽(矛頭直指比甲同荷甲)跟隨,這些行徑再次令奧華馬斯對 KNVB、UEFA 言行如同特朗普的批評,更顯得擲地有聲。

可以預見的是,荷蘭各支球隊都會因為此次武漢肺炎疫情與比賽的安排,造成一定程度的經濟損失,但值得留意的是早前荷甲賽會就做出一系列的改革,令今次的影響或者不如想象中大。在 2018 年的荷蘭聯賽改革中就落實了在 2020/2021 賽季開始,媒體收入的分配會有所改變,簡單而言,每隊大約可以分額外 10% 的媒體收入;另外從今季開始,參加歐洲賽的球隊收入會抽取 5% 分配給沒有參加歐洲賽的球隊。再加上荷蘭足總、荷蘭國家隊成員同 ING 集團已經準備大約 1,100 萬歐羅的緊急基金,協助受疫情影響職業同業餘球會(50/50 分配)。與此同時,阿爾克馬爾在早前會議提出參加歐聯的球隊將收入的 25%、參加歐霸球隊將收入的 15% 注入緊急基金為期兩個球季的建議獲得普遍的支持。這意味著這次疫情對荷蘭球壇的財政影響或許不會如想象中嚴重。

但經過這次疫情,相信讀者都會對各個國際合作組織、跨國管理機構或既有的制度的決定有所質疑,疫情過後吸取教訓、反省,作出必要的改革才是正確的出路。

 

參考:
https://bit.ly/3axf9RG
https://bit.ly/2S4cbOk
https://bit.ly/3eKgDLP
https://bit.ly/3eQctC5
https://bit.ly/3cN56JG
https://bit.ly/2S6hVqx
https://bit.ly/2Sn0WAL
https://bit.ly/2yHmMrC
https://bit.ly/3bIYPyQ
https://bit.ly/3cN2Imh

運動公社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