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氯己定粉紅色的夏

2020/6/16 — 9:53

香港電台《鏗鏘集》截圖

香港電台《鏗鏘集》截圖

鏗鏘集最新調查訪問市面上的防疫產品,其中針對市面上的「純天然」製造的消毒噴霧,經實驗室化驗後發現的成份有氯己定 (chlorexidine gluconate) 。因為旅居海外良久,不知道實際是甚麼物質,多謝香港電台將英文學名再用粉紅色將文字染得栩栩如生——有人知道這是漱口水的主要成份,但這不就是我在出隊包中那幾包粉紅色的消毒藥水?

因為跟隨不同隊伍有不同運動會有不同的撞擊性。雖然賽事會有大會駐場急救,但自己支援的運動員的傷口都會由駐隊物理治療師主理。因為是隨身包,行李寄倉也有限制,通常都是像茄汁般的易撕小包,和其他敷料放在一起。每逢有甚麼擦傷割傷,時間又夠充裕的話,都會用無菌紗布沾上很多藥水,擦一下傷口的紗布就要丟掉,以免重覆擦拭會將沾在上面的細菌病毒帶回傷口患處,引致感染。曾經有一段時間在醫院工作,肩膊和膝關節手術的洗傷口動作都要由物理治療師負責,如何用兩個鉗將無菌紗布沾消毒液、扭乾、再擦拭傷口;乾透了,最後再敷上防水膠膜,可以是繁忙的臨床工作中最治癒的時刻。

我或許是位福星,隨完隊都用不完這些消毒藥水,通常經理都容許我繼續將消毒藥水留待下次使用,有時過了期都不大記得,要到拿起來用時才知道有時已經太遲。另一邊廂我又慣性會繼續拿新的消毒藥水包放在隨隊包裏,擠得分格都快要破掉。

廣告

直至某次到歐洲隨隊比賽,有位運動員到我下榻的酒店房間找我治療。他趴在因為時間關係預先準備的按摩床上,我連手都未有碰到運動員,卻聞到有股怪怪的味道。因為運動員練習和比賽後有時沒有洗澡就過來,我通常都會強烈地溫馨提示「先洗澡,後治療」。但有時因為要爭取休息時間,運動員洗澡時間也可能足夠看一集韓劇男女主角的深情對望,所以我也學懂了埋沒嗅覺,心想:「還是自己下班後好好洗個澡,擦一下按摩床吧。」

完成治療後,下一位輪侯治療的是之前運動員的室友。他煞有介事地問我:「上一位躺著的是不是我室友?」是啊。

廣告

室友臉色變得鐵青,「我的室友⋯⋯他⋯⋯他的⋯⋯他的加壓緊身褲已經兩星期沒有洗過了⋯⋯」比賽前兩個星期到埗跟隨本地隊伍集訓,那天是第一天比賽,即是說,這次運動員的貼身衣物從第一天到埗後都沒有洗過。啊,我差點忘了,這位運動員連到機場報到也是穿著同一條緊身褲,由出發地到目的地,兩程長途機再加接駁巴士,再加上第二程旅程延誤待了在中途站酒店好幾小時。媲括來說,在這兩星期又三十小時,這名運動員除了上廁所和洗澡,都⋯⋯噢!

幸好沒有吃夜宵,不然的話,我會吐。

我記得隨身包裏有些快過期或未過期的氯己定茄汁包。我像賣火柴的女孩一樣,將所有三個月內到期的十來包藥水都撕開,倒在按摩床面上。粉紅色的液體瀉在人造皮的床面上,愈倒愈多,多得要滿瀉滴在地下瓷磚上。室友連忙把消毒藥水擦乾,但總算得了安心;同場的職員聽到我們的對話都傻了眼,卻沒有說我們倒消毒藥水這件事有何不合理。

自這件事以後,每要隨同一隊比賽,我都會多帶氯己定。直至某年發現有氯己定茄汁包樣本經化驗發現含菌量超標,研究亦有顯示氯己定會抑制傷口癒合,也容易引發敏感症狀,到近年才沒有帶太多傍身。有見及此,英國欖球總會的運動急救課程最新指引,都建議一旦有傷口要清洗,生理鹽水或者大量流動的蒸餾水的清洗和去除細菌能力,比小包裝的氯己定更能預防傷口感染了。

然後,崇尚天然的清毒噴劑被重新包裝成幾千元一桶的抗疫聖水,原來有效成份只是 5 塊港元一包的消毒藥水。不理解甚至隱瞞產品成份當然有缺商業道德;而作為消費者要精明的話,其實是需要科學而非是商業頭腦。

參考文獻:
Main R. C. (2008). Should chlorhexidine gluconate be used in wound cleansing?. Journal of wound care, 17(3), 112–114. doi: 10.12968/jowc.2008.17.3.28668

Salami, A.A., Imosemi, I.O. & Owoeye, O.O. (2006). A comparison of the effect of chlorhexidine, tap water and normal saline on healing wounds. Int. J. Morphol., 24(4):673-676

原刊於作者博客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