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渣打馬拉松對受傷選手不人道對待

2015/1/26 — 13:34

跑左咁多年渣打馬拉松,第一次要上車,亦都係第一次體驗到渣馬的搞手係幾咁無人情味,甚至可以話係不知所謂。

今年跑全馬挑戰組,早上六點十分起跑,年年都預左天未光出發,呢啲人地都鬧到口臭都唔會改,我都唔介意。今年有新傷舊患,好不幸地跑左1km 多啲去到ELEMENTS個到小腿拉傷,肌肉撕裂,再跑唔到落去。跟住去最近的一個救護站救助,表明係受傷,唔可以繼續比賽,佢就點我去問其他工作人員,話佢地唔知道幾時會有城巴接唔可以繼續賽事的參賽者去終點。好啦,著住工作人員風褸的人就點我沿路行返終點,對我再三強調唔可以行賽道,要行旁邊的馬路,唔好阻住賽事。又唔知啲行李過左去維園未。其實個陣我只係著住一件跑步背心,一條小短褲,無錢無衫乜都無,最想係盡快拎番啲行李至少有錢搭車。行左無耐,係途中遇到同病相憐都係好早就受傷的參賽者又係慢慢咁對頭行緊過唻,佢話前面個啲工作人員叫佢行去西隧口,起點無車,亦都唔會俾番啲行李佢,一定要係終點拎。

廣告

咁就一齊行番去之前個個救護站,個陣天都未光,拉傷左兼無再跑,越唻越凍,我仲行到都唔要求即刻有車唻送我去終點,只係好卑微咁問佢地有無毛氈可以俾我地蓋住慢慢行過去西隧口。個答案真係呢世都記得「我地有毛氈,不過我地要點數架,唔可以俾你帶走。」個陣真係佛都有火,同佢地講,「你地咁樣對受左傷嘅參賽者,要張毛氈都唔俾,要人拉傷左腳係寒風中行1-2公里去西隧,你地憑乜野做救護員?」聽到呢啲,佢只係叫我冷靜啲,叫我坐低,無諗住俾任何支援,其他著住風褸的工作員都係一樣。最後我同另外嗰個受傷的跑手都無辦法,都係要慢慢咁行過去西隧。仲正嘅,我地越行越大風越凍,忍唔住去到一個水站,問水站的工作人員可唔可以俾個垃圾袋我地笠住個身,個答覆係「唔可以呀,我地啲垃圾袋係有用呀,唔可以俾你」我夠知啲垃圾袋係用唻袋紙杯等垃圾啦!但係係唔係兩個受左傷的參賽者只係想拎個垃圾袋唻保暖都唔得?個垃圾袋又有幾矜貴呢?

如果我係救護站入面的救護員,或者係水站的義工,我諗我會除左自己著緊厚厚的外套俾個兩個好無助的參賽者,唔該自己想像下:無錢無衫無車,啲行李係對面海,仲要拉傷左行動都唔係好方便,每一步都係痛住唻行,你自己係個兩個參賽者,你會唔會想俾人幫?我地要張毛氈甚至係一個垃圾袋的要求係咪真係好過份?係呢件事上面,我完全感覺得香港人同渣打馬拉松呢個賽事係幾咁無情,無人情味,去到鐵石心腸同僵化的地步。

廣告

我諗個班義工的Briefing 或者手冊上面應該無講明如果有參賽者要求垃圾袋係要斷言拒絕,但係我只係見到呢個賽事從來都無從「人」的角度去處理問題,只係搞左就算,鬥多人數,每年參加人數創新高就大家都好高興。其實係不知所謂。

 

P.S. 不過都要讚番西隧口的救護員,見到兩個參賽者俾風吹到面青口唇白個陣係主動遞上毛氈同熱水,另一位朋友決定繼續參賽都容許佢拎走張毛氈,去到港島區先至歸還俾其他救護員。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