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馬.專訪】你的名字我的姓氏 SZERO 並肩跑過高山低谷

《體路》製圖

【體路專訪】今年的渣馬頒獎台上有不少三鐵人的身影,不過三鐵要兼戰全馬卻不算多,「粉紅大佬」司徒兆殷(Leanne)是其中一個。今年她首戰渣馬全馬就跑出「Sub 3」佳績(3 小時內完賽),背後有同樣是三鐵運動員、任職體適能教練的未婚夫凌梓俊(Zero)功不可沒。他為 Leanne 包辦制訂訓練、按摩治療、沿途打氣,粉紅戰衣之上的隊名「SZERO」由「SZETO」和「ZERO」合組,以你的名字配上我的姓氏,印證運動路上我中有你、你中有我。

Leanne 自中學起參與三鐵,曾代表香港出戰 2014 年仁川亞運,後來她離開港隊專注機械工程師工作,繁忙工作不阻其運動熱情,多年來一直兼練三鐵,疫情下三鐵比賽悉數停辦,反成 Leanne 初戰香港全馬的契機,「以前練開三鐵,唔會放到咁多心機喺跑步,而家反正都冇得鬥三鐵,倒不如認真去練一次全馬。」Leanne 在 2005 年已參加渣馬,不過當年未敢挑戰全馬,直至兩年前她在世界六大馬拉松之一「柏林馬拉松」挑戰初馬,跑出 3 小時 9 分 15 秒,讓她決心跑出一次「Sub 3」成績。

然而今屆渣馬賽事由報名至落場只得八星期訓練,難度和壓力同樣大,Leanne 坦言:「鬥一場全馬係難過三鐵好多。」 這次,Zero 就成為「粉紅大佬」的幕後軍師,還笑稱自己是「粉紅大嫂」。Zero 謂:「今次我做支援角色,幫佢睇訓練,計下佢訓練會唔會太辛苦,幫佢拉筋、按摩同拔罐,幫佢做恢復。」

這備戰渣馬前的八星期,Leanne 每天堅持清晨五時起床練習。Zero 清楚 Leanne 性格,這位幕後軍師說其職責就是要「拉住佢」,免她因操練過度受傷。然而上月初打風期間,Leanne 自忖訓練時間緊絀,不欲停下腳步,逕自出外練習,結果不幸「拗柴」,幸有 Zero 替她急救治療,才能迅速痊癒。重提此事,Zero 沒好氣笑說,「咪唯有一路話佢,一路幫佢整(治療)囉。」

一般情侶談情拍拖不外乎行街睇戲,這對「粉紅情人」則奉行「一日不練習,一日不吃飯」的「家規」,平日 Leanne 下班後就去訓練,Zero 工作繁忙,經常朝七晚十,Leanne 完成訓練剛好可買外賣到其公司相聚;每逢周末兩人就會放下工作,共同訓練。Leanne 謂疫情前兩人不時會請假到外地參賽,「啲人覺得我哋去旅行都係比賽好悶,但其實我哋好享受去唔同嘅陽光與海灘地方比賽,比賽後就可以輕鬆放個假,呢啲旅程都係唔同嘅 Honeymoon。」Leanne 感言三鐵於她乃人生不可或缺的部分,慶幸遇上了解並支持她的伴侶,「我由 13 歲到而家都仲練緊三鐵,如果我遇到唔支持我運動嘅另一半,我諗好難一路走落去。」

儘管今次只是 Leanne 一個人於渣馬賽道上奔馳,但「SZERO」其實一直緊密合作,開賽前 Zero 連連提點未婚妻緊記控制速度,「佢平時習慣有力就會放,無力就減速,所以到佢離開我視線最後一刻前,我都提著佢一定要睇錶,要信數據。」渣馬開賽後 Leanne 化成 GPS 上的實時數據,Zero 金睛火眼全神貫注,「我一路睇住 GPS,幫佢數下前面有邊個跑手,但又怕個程式計得唔準,做唔做到『Sub 3』,程式計完自己再幫佢計一次。」漫漫長路,又豈是孤身前行?當 Leanne 跑入銅鑼灣最後直路時,Zero 穿越重重人群,覓得空位在路側為她喝采打氣。

司徒兆殷以 2 小時 55 分 08 秒完成香港初馬,衝線後她不禁感觸落淚。(體路資料庫圖片)

八星期艱苦訓練,換來 2 小時 55 分 08 秒的成就,女子組全馬全場第四,Leanne 以鐵人身分追上跑界對手,衝線一刻苦盡甘來,感觸落淚。「SZERO」的婚禮將於下月舉行,Leanne 希望明年渣馬可與 Zero 一同參加,「我哋想一齊衝線。」一人快不如兩人遠,今次是「粉紅大佬」,或許下次衝線時名銜已是「粉紅夫妻檔」。

 

圖、文:洪量丰(部分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原刊於《體路》

相關文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