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路編輯室

體路編輯室

體路會為大家採訪屬於香港的體育新聞,並有各方專家定期專欄,更會邀請香港體壇精英親自撰文分享心路歷程,是屬於香港人的體育新聞平台。https://www.sportsroad.hk

2020/7/18 - 22:25

【港足・專訪】唐建文的好爸爸之道 — 放手、嘗試、堅持自己

《體路》製圖

《體路》製圖

【體路專訪】你心目中的好爸爸是怎樣?在搜尋引擎輸入「好爸爸、條件」,9 大標準、8 大條件、7 大守則、5 大必戒行為等通通也顯示出來。但每個人對爸爸的印象都不會一樣,是嚴父?還是慈父?抑或是「虎爸」?這次我們就和球壇其中一名公認的好爸爸談一談親子之道,「做爸爸不像足球員般可以休息,但小朋友開心就很足夠了。」唐建文(唐文)如是說。

「爸爸,呢條係咪平時去石門條隧道呀?」、「爸爸,呢度係咪荃灣呀?」,「爸爸,塞車係咪撞車呀?」在兩程分別由石門到太古、再由太古到荃灣的車程中,唐建文的長子信信連珠炮發地向父親發問。剛完成早上一課練習的唐建文回答一陣子後,似乎也開始招架不住,想要兒子讓他先休息一下。「他是個觀察型的小朋友,每次接觸新事物時都會先觀察一下。旁人會覺得他有點害羞,但適應了環境之後,慢慢開始就會愈來愈多說話,其實這個性格也頗像我的。」

廣告

做一個足球員爸爸有甚麼好處?我想是小朋友會當我是偶像吧!

唐建文是球壇一個大器晚成的好例子,生涯早期表現機會不多,到 27 歲更幾乎「掛靴」轉行。誰知他在那年卻開始在太陽飛馬捱出頭來,到而立之年重返傑志更闖上高峰,聯賽冠軍、亮相亞冠盃、入選港隊和出戰東亞錦標賽等紛紛在這 5 年內發生。信信懂事之時,正是唐建文在傑志穩步上揚的時候,「做一個足球員爸爸有甚麼好處?我想是小朋友會當我是偶像吧!」他說罷就大笑了兩聲,我聽得出是充滿父愛的甜笑,「他未必會跟我說,但他會和媽媽、朋友說,而且是由心出發的那種,我才知道我的地位是如此重要。」視爸爸為偶像,信信自然也從小就接觸足球。

不強求跟隨步伐ㅤ「最重要是他有興趣」

「他一在球場就會很開心地跳,所以我覺得他很享受在場上的時間。先不說他踢得好不好,至少有一樣運動他能夠享受到就已經很足夠。」一個右撇子、一個左撇子;一個任右閘、一個卻喜歡踢前鋒,唐建文與信信在足球路上似乎有點南轅北轍,不過有些事即使是進攻還是防守也一定適用,「我在生活當中不斷向他灌輸很多運動員精神,例如反覆練習、堅持、刻苦等等,慢慢地他就知道別人為何會成功、知道不會只靠天生就可以做得好,還要很多練習。」

常說女兒是爸爸的前世情人,或許就是這個意思。(受訪者提供)

但說到要兒子追隨自己的步伐,踏上職業球員的道路,出道剛好 20 年的唐建文卻又笑了笑,「現在說這些就太快了,可能他有一日會覺得對另一件事更有興趣而忽視足球呢。無論如何最重要是他的興趣,我也不會先入為主地說哪一樣運動不好玩。但當然,他想做足球員的話,我也會很開心。」比哥哥遲 2 年半出生的妹妹程程,似乎也同樣對綠茵場有點興趣。每當哥哥有比賽,程程除了當最忠實的觀眾外,也不時會落場小試牛刀一番,「雖然我心中不太想,但也不會說不可以踢足球的,最多是給程程多些選擇,交給她自己去嘗試。」談到這個較哥哥衝動的小女孩,唐建文的笑容又再甜多一些,「我真的覺得她是一個至寶,不想她容易受傷。」常說女兒是爸爸的前世情人,或許就是這個意思。

但當然,他想做足球員的話,我也會很開心。

正因為想子女嘗試更多,唐文甫聽到我們邀請信信試玩桌球也爽快答應,「每種運動都有它的可取之處,所以無論如何也總會有得著,我也不會說那件事一定沒有用。」在現今的香港,一個小孩只擁有一、兩樣普通技能的話,肯定被其他家長說成「輸在起跑線」。不過自言並非「虎爸」的唐文似乎不太介意,更著重的是信信和程程自己的意願,就如以往也是交給愛兒自己選擇喜歡的樂器,「有一次我帶他去看現場表演,他說『大的那個拉得很有型,很想學』,所以當時只是 3 歲的他就開始學拉大提琴。」雖說大提琴也有不同大小,但對一個剛進幼稚園的小朋友而言的確有一定難度,「不過因為是他自己的選擇、興趣,他就有一份堅持,到現在慢慢就拉了 3 年。我常常對他說,每人叻的東西都不一樣,沒有人天生就懂,所以就要不斷練習和嘗試。」」

時代變幻莫測ㅤ「堅持自己,不傷害別人」

當了爸爸 6 年有多,唐建文說自己也是變做變學,難度與當一個足球員相比更是差天共地,「做球員練習過後也可以休息,但做爸爸是不能停下來,每個階段要照顧的東西都有不同。何況要如何不直接說出答案、但要讓他理解一件事、同時又令他有成功感,也很需要技巧。」小朋友日漸長大,唐文的年紀同時增長,體力也恰好形成了反比,「小朋友不懂累的,但有時候我也要補眠一下來讓身體回復,所以要花一輪唇舌向他們解釋運動員的恢復很重要,讓他們明白了我才可以睡。」那天我也見識過信信的活躍和好奇心。在唐文閉目養神後,小男孩就將目標轉移到充當司機的筆者身上,「哥哥,你影相搵幾多錢㗎?」

聽到這條問題,筆者和唐文也不禁笑了一笑,也許是沒想過一個 6 歲小朋友也會對這類問題有興趣。不過在現今世代,很多小朋友都比以往的更早熟,當父母的可能都比我們爸媽那一輩更艱難,「做人最重要是堅持自己,要有獨立思考,不要人云亦云、不要太容易就被周邊的事影響到。」

就像他小時候喜歡爬高一樣,你總不能不讓他爬,唯有暗中保護他、預備在下面接著他。

早熟有時也是環境逼成。這幾年香港的環境變幻莫測,甚至常有人說,即使要有下一代都不要在香港。到信信和程程長大後,世界相信又很不一樣了,「我教他們要『Be honest, tell the truth.』,基本原則是不傷害人也不要傷害自己。如果他覺得是對的就由他去做,即使會撞板都不緊要,有甚麼後果他就自然會知道。就像他小時候喜歡爬高一樣,你總不能不讓他爬,唯有暗中保護他、預備在下面接著他。」

唐建文一家四口,是兩個「好」字。(受訪者提供)

35 歲未言休ㅤ「想他們記得我是足球員」

環境同樣逼使唐建文觸及另一件事:退休。比他年輕大半年的陳肇麒上個月宣布「掛靴」,令很多球迷開始想像這輩球員慢慢落幕的一天,「但我自覺仍然可以踢下去,難道要因為每年生日後大了一歲就要退休?不應該是因為表現嗎?」唐文在今季聯賽 10 仗有 7 場正選上陣,去年港隊在韓國的 3 仗東亞錦亦同樣全數正選,似乎 35 歲的他仍能維持高水平演出。「我還很有動力延續自己的球員生涯,讓小朋友記憶中的爸爸是一個球員。因為我們不會知道他們記得甚麼,雖然信信有點內斂,但他將細節都記得很清楚,甚至是一些我們都留意不到的小事也會記住。」所以每當傑志比賽會安排球員拖住球僮出場時,唐文也會自薦讓愛兒愛女亮相。

還記得唐文去年對中國賽後的那番肺腑之言嗎?(體路資料庫圖片)

只是反覆的疫情為聯賽重開又再次蒙上陰影,8 月 22 日能否再見到球員在綠茵場上獻技仍是未知數。但既然球隊已經復操,也是時候展望一下球季的事,「球隊變動多,雖然未知是好是壞,但我相信教練團能令球隊進步。」比起在聯賽爭冠,自言在場上開始轉型的唐文更希望再次在亞洲賽上為大家帶來驚喜,「近來香港足球有很多困難,如果傑志能踢入亞協盃四強,足以影響香港人再留意香港足球,就會有多一次機會讓大家好搞好香港足球。」

訪問當天堵車個多小時,終於由太古回到唐文的家,筆者這客串司機角色也告一段落。不過拖著信信回家的唐文那條父親路其實才剛剛起步,即使多風急雨大也好,這個好爸爸仍會撐起這頭家;多難的難關也好,他仍會為兩個小朋友招架。

 

圖、文:麥景智

原刊於《體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