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路編輯室

體路編輯室

體路會為大家採訪屬於香港的體育新聞,並有各方專家定期專欄,更會邀請香港體壇精英親自撰文分享心路歷程,是屬於香港人的體育新聞平台。https://www.facebook.com/Sportsroad

2020/6/27 - 20:08

【港足.專訪】梁振邦的足球場ㅤ戰友退了我還在跑

梁振邦(《體路》圖片)

梁振邦(《體路》圖片)

【體路專訪】小時候看漫畫,只是著重故事人物的招式如何厲害,或是作者的畫功如何了得;長大後才發現,漫畫內的那份熱血、那個夢想才是更能感染我們的原素。作為漫畫迷的港足中場梁振邦,雖然未至於如足球漫畫的主角般懂十八般武藝,但也為香港足壇寫下一幕幕的歷史。面對戰友逐個退下火線,踏入生涯尾聲的他仍然未肯放棄,因為堅持跑動,在球場上才有機會。

生於 8、90 年代的一輩,或多或少都總會看過幾套漫畫,也許亦有自己心水之選。單單以足球為題材的,就至少有《足球小將》、《閃電十一人》、《逆轉監督》和《踢出我天地》等著名連載,但梁振邦的最愛卻不在此列,「《我們的足球場》比其他漫畫真實一點,雖然都有些浮誇內容,但《足球小將》的感覺太科幻,《閃電十一人》就更癲,而且也不是所有情節都一帆風順。」比梁振邦遲六年「出生」的《我們的足球場》,講述主角高杉和也小時候因球星爸爸意外身亡而意志消沉,直至高中年代受到當年被其父親所救的末次浩一郎挑戰而重拾對足球的興趣。高杉和也及後遠赴阿根廷修練,再回到日本職業聯賽效力,最後成功代表日本出戰世界盃。

廣告

《我們的足球場》(網上圖片)

在一個極差的情況和條件下也願意付出,加上訓練非常刻苦仍肯去做,即使無名無利甚至結果不似預期仍繼續付出。

在《我們的足球場》登場的日職球隊大部分均真實存在,故事背景及情節亦相當寫實。不過最令梁振邦感深刻的,卻是高杉和也與隊友組成的「落水狗」力爭上游的一幕幕畫面。「他們其實並非正式的日本隊,但仍然為自己國家的足球而努力,在一個極差的情況和條件下也願意付出,加上訓練非常刻苦仍肯去做,即使無名無利甚至結果不似預期仍繼續付出。」在漫畫中,和也與「落水狗」成員戰勝「正版」日本隊,得以遠征 98 法國世界盃。

梁振邦(左八)09 年有份在主場勇奪東亞運金牌。(足總圖片)

東亞運的驕傲

雖然香港沒有出戰過世界盃,梁振邦亦不用嘗試「落水狗」的經歷,但披上紅色球衣仍非輕易達成的目標,「在幾百萬人之中只選到這十幾人,正常在香港的足球員都想披起港隊的球衣,家人朋友替你打氣時始終都有種自豪、光榮及榮耀的感覺。」他代表香港上陣的這些年當中,屬於港隊的世界盃或許就是十一年前的東亞運。當年那塊金牌除了是在主場奪得之外,更重要的是香港歷史上首面綜合運動會足球比賽金牌。「當時全個球場的視線都集中在我們身上,然後一完場就看到電話有幾百條訊息,說在電視看著我們拿冠軍,那段時間的確是最驕傲。」梁振邦在決賽上陣 117 分鐘,直至互射十二碼前才被阮健文入替。

2009 和 2010 那兩年事實上也是港隊踏入21世紀後較風光的歲月。在摘下東亞運金牌前的4個月,陣容相對東亞運較強的港隊在台灣高雄力壓朝鮮、關島及東道主,第二次殺入東亞足球錦標賽決賽週。然而面對日、韓、中3支亞洲前列國家,港隊繼2003年一屆後再次3戰皆北,「差距真的很大,力量、速度和身型沒有一方面追得上他們。或許整體性可以有機會抗衡一下,但一看個人層面就所有東西都很輸蝕。」當年僅23歲的梁振邦3場均獲上陣機會,與長友祐都、稻本潤一、香川真司、朴柱昊、具滋哲及武磊等「大名」球員交手,「回想起來要改進的當然有很多很多,基本上所有地方都要努力一點,當知道有甚麼不足就一定做得更好。」

梁振邦最後一次為港隊上陣,是 2018 年東亞錦預賽對蒙古一仗。(足總圖片)

漸退下的一代

相隔三屆,預賽地點由高雄換上台北,港隊再次迎來躋身東亞錦決賽週的大好機會。梁振邦 2018 年在新帥加利韋特麾下繼續入選,並在對蒙古的煞科戰後備上陣,最終港隊再次以得失球之差壓過朝鮮晉級。但自加利韋特突然請辭並由麥柏倫接掌帥印後,他就與港隊名單無緣至今,「我明白每個教練都有自己的方針,可能當時加利韋特覺得我能幫助球隊就選我,但我的踢法未必適合新教練的方針,或是更長遠地想選擇一些年輕球員,其實都無可厚非。」作為老大哥之一,即使未能入選去年決賽週的大軍名單,但梁振邦仍有在香港觀看直播支持隊友,「今次的個人能力有比之前拉近一點,有數次反擊都看得出個人質素,但反而整體合作似乎又沒有以往般好。」

梁振邦(前排左二)在 10 年東亞錦決賽週三場均有上陣,當年對日本的正選 11 人中只餘葉鴻輝(後排左右三)、歐陽耀冲(前排左一)、徐德帥(前排右二)與他這刻仍是職業球員。(足總圖片)

如果年青球員還不接棒的話……難道又要捱到三十多歲才讓另一班上位?這樣其實很不健康。

「我覺得入選是一種證明,但不入選也不代表甚麼,因為在球會踢得好就已經很足夠。如果我表現不好,球會也不會起用我,到時連想證明自己的機會都沒有。」常言道入選代表隊是種肯定,但梁振邦卻對港隊席位看得很開,尤其踏入職業生涯尾聲後,更覺得是球員的必經階段,「如果年青球員還不接棒的話,到他們成熟時又可能已經是我這個年紀,但經驗或許比我更差,難道又要捱到三十多歲才讓另一班上位?這樣其實很不健康。」對他來說,這些落選的日子與以往最大不同,只是國際賽期的訓練伙伴由港隊變回球會隊友,那最初的少許不快更多是緣於不習慣。

梁振邦(17 號)與陳肇麒(上)並肩征戰多年。(體路資料庫圖片)

但更多的不習慣也許是來自身邊戰友的更替。當年一同到日本出戰東亞錦決賽週的 22 名隊友中,如今只餘葉鴻輝、歐陽耀冲、李康廉及徐德帥在職業聯賽打滾。「始終這麼多年在球場都是見到這班人,眼見愈來愈少人在身邊一定會有點失落,最有這種感覺就是一開始見到很多新面孔的時候。不過一個正常健康的環境就是這樣,因為不退下,就永遠不會有新人上來。」

始終這麼多年在球場都是見到這班人,眼見愈來愈少人在身邊一定會有點失落。

最新從港超聯退下火線的一人,正是當年與他在同一季北上加盟廣東日之泉的陳肇麒。兩人在中甲效力季半,連同前後在南華的日子,足足有近七季成為球會隊友,更同期開始入選港隊名單,「最大感覺的一定是肇麒,和他一起踢了這麼多年,在日之泉的年半還要朝見晚見,他退下來那刻是最大感觸的。」陳肇麒 6 月 6 日透過傳媒訪問宣布告別 17 年職業生涯。作為同代好友,梁振邦其實早已有心理準備,「他一早有提及過,但當時仍未有決定,我亦沒有再追問下去,及至看報紙知道肇麒真的退役那刻是有失落的。」

由 2006 年開始為港隊上陣,至今擁有超過五十頂「喼帽」,只是論名氣、論聲望,擔任防守中場的梁振邦遠遠及不上陳肇麒、陳偉豪甚至是「後輩」葉鴻輝等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角色,他們的表現的確很突出。我們當時做到的事已經很難,要做到廿幾人都在街有人認得出就更難,所以也不會唏噓甚麼,反而有人認得出隊友已經很好。」只是面對戰友逐一退下,難免也會思考自己的後路。梁振邦現時已手執亞洲足協 B 級教練牌照,算是為未來做準備,不過「退役」這兩字仍未在他腦海出現,「一定有想過,但不是因為他們退我才想的。不過我覺得自己還有能力、保持到狀態的話我都會繼續踢,直至感覺球隊不再需要我,或覺得與隊友的距離拉得太遠的話才會考慮。」

直至感覺球隊不再需要我,或覺得與隊友的距離拉得太遠的話才會考慮(退役)。

今季東方龍獅有李志堅帶兵加盟,但身為隊長的梁振邦仍有一席位,於球季暫停前共上陣 15 場,似乎與「球隊不再需要我」的感覺距離仍遠。「今季感覺是跟得上的,但即使這年保持得好,下一年就大一年,不知道『跌 watt』 的程度有多少,萬一真的怎保持也保持不到就要認真思考。」加盟球會第四季,東方仍與錦標無緣,如今打入足總盃決賽,梁振邦不諱言短期目標正是劍指冠軍,長遠更想幫助香港年青球員成長,「香港人看到多些本土球員出賽,心情都自然會好一點。」

香港的漫畫店只剩下廿多間,像拍攝地點般的舊式漫畫店更所剩無幾,但總有它們的捧場客。就如那年東亞運金牌、東亞錦決賽週的餘暉,梁振邦也用上最後努力繼續,在他的足球場上為生涯畫下更完美終章。

 

圖、文:麥景智
場地提供:西灣河百得書局

原刊於《體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