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港足】足總記招反駁報道兼斥抹黑ㅤ貝鈞奇再稱前教練為合適人選

2020/5/27 — 19:25

《體路》製圖

《體路》製圖

【體路專訊】近日有傳媒相繼揭發足總聘請菁英發展教練時疑有違規,以及疑隱暪行政總裁溫達倫早在去年底請辭。足總高層今日(27 日)召開記者會反駁報道,主席貝鈞奇批評有球圈中人刻意向傳媒放料,「不是很有職業道任或不負責任」,又斥有人搞『小圈子』與足總對抗,自己必須維護足總尊嚴。溫達倫就指審視前菁英發展教練李本思的資料後,認為沒有問題,自己則因為個人原因而將於 6 月底離開足總。

《明報》及《東網》日前分別報道,足總前菁英發展教練李本思(Samuel Bensley)的履歷疑與應徵時遞交的申請表資料不符,同時時任主席梁孔德在未經董事局及足總組織發展委員會商議下,直接通過晉升李本思的決定。到組委會得悉相關問題後要求即時跟進時,董事局起初以「時間不足、需時準備」為由押後討論,其後又因為疫情至今仍未曾討論。《蘋果日報》亦披露,去年 5 月上任的行政總裁溫達倫早在年底已經請辭惟獲挽留,合約期到下月底屆滿,但足總一直未有公布。

廣告

貝鈞奇

廣告

貝鈞奇與溫達倫下午在足總召開記者會反駁報道,前者首先不點名批評有人向傳媒放料不負責任:「有些不是很有職業道任或不負責任的圈中人,或是董事局內的人放料給傳媒,偏偏這些報道又是失實。我自己覺得作為傳媒人應該尋求真相、了解事實。」他又提及自己 4 年前曾多次發信要求足總正視會議紀錄等資料外洩問題,並謂曾要求成立專責小組跟進及調查相關事宜:「內部文件外洩是一個嚴重操守問題,所以才要求足總內部調查,但似乎一直沒有回應。」

貝鈞奇強調自己不怕抹黑,認為即使有人向其發炮亦要維護足總尊嚴:「現在仍有人放料、扭曲事實,向外間發表不正確的訊息,我就要挺身而出。有人說足總內部是一團糟,這樣說是很不公平的。我不是三頭六臂,也需要一個好的管理層,所以我上任時已說清楚需要整治,但很可惜發生了很多外界未必知道的事,所以需要出來澄清。」他補充自己並非為足總辯護。

貝鈞奇之後展示一封署名「Philip」、相信是球會間通傳的訊息,引述對方指足總「未收集民意,來屆已作出好多決策……誓要足總服尊重民意」,批評有人搞「小圈子」:「這些代表甚麼?非常有趣,搞『小圈子』又是否足球之福?這個是很重要的訊息,有人刻意搞『小圈子』和足總對抗,我必須嚴正聲明、挺身而出。」

加利韋特(體路資料庫圖片)

貝鈞奇:在不同情況下報不同資料,不一定是罪證

貝鈞奇其後反駁近日的報道,先澄清由前董事何君堯主持法律事務委員會每年均會召開一次會議,亦並非以「拍手」方式通過會議紀錄,又指過往均有中國國內球隊參加本地聯賽,「現在有支有實力又肯投資的球隊(富力 R&F)是香港足球的福祉,又有甚麼不好?」至於前港足主帥加利韋特的招聘問題,他指當時董事會曾召開兩次會議討論,其中一次有 10 名董事出席:「有一位董事都表示是按照程序辦事,他心目中心儀加利韋特及奇雲邦特,但最終選擇前者,因為他的履歷合符要求。」貝鈞奇指雖然當日並無表決,但相信只有一位董事反對,最終的投票結果亦是 4 名委員同意由加利韋特出任主帥、1 人反對,強調董事局並非私相授受,整個過程透明和合符規章。

李本思(體路資料庫圖片)

針對前菁英發展教練李本思的履歷問題,貝鈞奇先透露有球圈中人曾表示要了解 5 年計劃到足總翻查檔案,但取走李本思的申請履歷,同時至今仍未簽回保密協議,並拍枱批評對方:「十分不幸的是履歷內容出現在委員的書信中,甚至現時被報道出來,這些是否應該做的事?這是很嚴重,因為侵犯和公開別人的私隱。」被問到足總接納李本思的申請前有否核實其履歷,貝鈞奇展示草根發展經理的招聘報告,指相信職員有做足功課以審查資料是否真確,又以自己當年應徵的經驗為例,表示只要符合條件及沒有造假就可以接納申請:「在不同情況下報不同資料,不一定是罪證。我覺得只要符合應徵條件、沒有造假就可以接納,我們需要一個人才,加上一位碩士應徵草根發展經理也非常滿足我們的要求。」然而他在回應中透露李本思當時未考取A級教練牌照,與草根發展經理的要求不相符。

溫達倫:因個人原因離開 沒公開因非正式請辭

溫達倫其後補充,已經重新審視李本思的兩份申請表格,認為當中沒有出現問題,又指有報道形容李本思為體育老師是緣於誤解資料:「英國很多球會都有一些為 16 至 19 歲而設、糅合足球和學業的學徒計劃。該球會正有很多不同梯樓及青年軍,他曾在那裡出任一隊副領隊及青年軍的教練,正確來說他是集合了不同崗位。我們都認為他是當時最好的人選。」他又透露早前曾與李本思及技術總監艾拿臣會面,李本思認為自己的個人資料被錯誤地取走。溫達倫否認任命李本思的決定未經董事會商議,指與應徵者會面後以通報傳閱方式收集董事意見:「我們收到 4 個回應,全部均是正面。主席其後動用緊急通過權,但仍要再匯報到董事局會議,最後在 2 月的會議上一致通過。」

溫達倫

另外,溫達倫亦談及自己請辭一事,指是因為個人原因希望離開足總:「我一直都希望在 2022 卡塔爾世界盃工作,所以我要按著我的計劃而行,原本已打算在今年底或明年初去卡塔爾工作。我即將在足總留了 7 年,期間做過 3 個不同崗位,而且我太太仍在英國,這也是個機會讓我踏出下一步。」他指自己合約原本在 3 月屆滿,但因新型肺炎疫情而延長至 6 月,強調自己沒有正式請辭,只是曾向貝鈞奇透露計劃,所以足總沒有公開宣布。

 

圖、文:麥景智

原刊於《體路》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