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理工.沙士.閘大大

2020/1/7 — 9:46

Youtube 截圖

Youtube 截圖

我這一屆理工物理治療畢業生,應該是歷屆唯一沒有正式上過按摩課。那年二年級,遇上沙士,所有實習喊停,學校停課,但學校沒有叫停要交的功課,同學仍然需要回學校找資料。那時大家已知道沙士病毒由飛沫傳播,所以那時相對而坐的新舊飯堂桌上,都裝上了塑膠屏障,以免交叉感染。我們那時都恥笑,飯堂因為這透明塑膠屏障搖身變成了監獄,還跑去跟飯堂姐姐投訴,為甚麼學生買 $9.8 頹飯,沒有像政府監獄般送橙,為學生補充足夠的維他命 C 和所需要的抵抗力。

All I want to say is that
They don’t really care about us

Michael Jackson

那年有位師姐在醫院工作期間感染沙士病毒。「肥雞餐」年代,能進入物理治療系的都是差半步可以入醫學院的尖子。而畢業後可以進入醫管局直接成為物理治療師(而不是管理層締造出來只有治療師一半工資的社區復康員)的,一級榮譽更是最低消費。那年代,因為甫畢業可以直接進入醫管局當治療師的機會少於 10% ,學期一開始,同學都會結黨搶借圖書館裏的教科書,加入續借隊伍,沒有結黨的同學要借到書只會在學期末考試後。實習治療床也不敷應用,也要四五位同學輪流在一張床上練習手法。

廣告

然後,天之驕子因為成為天之驕子而染上沙士接受隔離治療,我想像不到她遇上這種事情的生理精神上的打擊——如果她成績平平,畢業後只在私營護老院當治療師,相信她染上沙士的風險一定會低很多。

康復後,她離開醫院私人執業。最近大家聽到她的消息,是因為她在社交網站的深藍言論,被網民人肉起底。行筆至此,大家或許感到不惑:病毒累到自己差點命喪黃泉,不少醫護都歸咎於內地對於疾病通報不透明,甚至有官員蓄意封鎖消息;為甚麼她的政見仍然可以如此親政府和親建制?

廣告

原來是因為她康復後不久,時任中國總理溫家寶到醫院探訪。她以康復者身份可以和總理見面。奇妙的事情發生了——那位澳門初中生是對的,當有機會和總理握手,師姐當時在冷氣房裏冰冷的雙手,被總理的温暖滲透全身。黃肩章的制服內藏著的,立即變成藍色卻熾熱的愛國心。

最近因為示威者和警察在大學校園的衝突,理工大學率九大之先,在各出入口安裝閘機。除了要向閘大大表示忠誠,我想起了為了抗疫而在飯堂桌子上封上了的屏障。當年的屏障在疫症後已經拆除,但當有甚麼突發事情,大家都像駝鳥地以為將事情用自己的方式阻隔開就以為已徹底解決了。學業成績如是,仕途如是,疫症如是,甚至和總理握個手也如是。

歷史不斷在重複,卻做不到我們期待對人類的教訓。

原刊於作者博客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