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by Ulrik Pedersen/NurPhoto via Getty Images

用嘴打乒乓球的人

來自埃及的哈馬托(Ibrahim Al Husseini Hamato),是今屆東京帕運的乒乓球選手。喪失雙臂的他,用嘴叼着球拍,以右腳腳趾夾起球,繼而拋高,發球,動作流麗瀟洒,令觀者讚歎不已。

哈馬托十歲時,在火車意外中失去雙臂。當時他非常沮喪,三年閉戶不出,覺得人生了無希望。有人提議他做運動,讓生活重返正軌。在村子裏,大家只能打乒乓球和足球,他說:「以我的狀況來說,先踢足球是合理的;後來我也打乒乓球,視為挑戰。」

可惜足球不行,因為哈馬托沒有雙臂,一跌倒,就無法保護自己,太危險了。於是他轉攻乒乓球。他試驗過不同打法,包括在腋窩下夾着球拍,最後決定用口。從十三歲開始,哈馬托連續三年,每天努力練習,終於成功。他由是恢復自信,重新上學。

當初,大家見哈馬托這樣打球都非常驚訝,但他以實力證明自己,多年來不斷贏得獎項,包括去年非洲殘疾人乒乓球錦標賽銀牌。越來越多人鼓勵他,並以他的成就為榮。

如今他最大的困難,是找一個能夠公平競技的對手——哈馬托太獨特了,根本沒有人能像他這樣打乒乓球,就算對方只有一隻手,也不算公平。

在多年前的訪問中,哈馬托說過:「我想告訴大家,世上沒有不可能的事。所有人都應該努力做自己喜愛、對自己好的事。殘障不在四肢,而在你不堅持自己喜歡的事。」

今天哈馬托已經結婚,還育有三個孩子。

看到哈馬托的故事,我馬上想起陶淵明的詩:「刑天舞干戚,猛志固常在。」哈馬托活脫脫就是體育界的「刑天」。「刑天」是古中國神話人物,他的高尚精神,足與古希臘悲劇英雄相媲美,可惜在儒道文化的「霸權」下,除了少數如陶淵明的讀書人會意於心,就不太為中國人重視。

據《山海經.海外西經》所載:「形天與天帝爭神,帝斷其首,葬之常羊之山。乃以乳為目,以臍為口,操干戚以舞。」(引文來自郝懿行《山海經箋疏》)陶淵明寫的「刑天」,原作「形天」。《淮南子.墜形訓》所謂「西方有形殘之尸」的「形殘」,也是指「形天」。

據《山海經》,形天與天帝爭為神,遭斬首,但他沒放棄,竟然以乳頭為眼,肚臍為口,手執盾(干)、斧(戚)揮舞。正是這種不屈不撓、九死不悔的鬥志,深深打動了陶淵明。今天我在哈馬托身上,也彷彿看到形天的影子,只是不知道十四億人中,還有多少領會到淵明的心情。

 

作者 facebook l 作者 patreon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