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路編輯室

體路編輯室

《體路》會為大家採訪屬於香港的體育新聞,並有各方專家定期專欄,更會邀請香港體壇精英親自撰文分享心路歷程,是屬於香港人的體育新聞平台。https://www.sportsroad.hk

2020/11/4 - 17:05

【籃球・專訪】「黃金戰士」熱情不變 周迎堅的香港籃球故事

《體路》製圖

《體路》製圖

【體路專訪】在香港籃壇提到「老而彌堅」四字,相信不少球迷第一時間都會想起永倫的老將周迎堅(Glen Matthew Joe)。這位來自新西蘭的球員,自 2006 年開始以「居港球員」的身份成為「黃金戰士」。14 年過去,Glen 身上的「黃金」依然,但年華老去,已經 41 歲的他或許不能如當日般在球場上奔馳,但老而彌堅的他仍憑著經驗在球場上享受著熱忱的籃球。在新型肺炎疫情下,香港籃壇停擺近一年之久,不妨趁這段時間細味一下 Glen 的香港籃球故事。

周迎堅在 2006 年來港已經效力永倫。(體路資料庫圖片)

廣告

早在新西蘭的時候,周迎堅已經在當地職業球壇征戰六年,惟年少氣盛的他,終抵不住對世界的好奇,「很想體驗一下外國的生活。」就這樣離開家鄉,尋找自己的目的地。不過 Glen 坦言,香港並不是他首要考慮的地方,「原本去了福建,打算進軍 CBA,不過最終因簽證的問題未能成事,最終輾轉下來到香港。」初來報到,周迎堅很快就獲永倫賞識成為「黃金戰士」,當年加盟的經歷他至今仍記憶猶新,「身邊有朋友的朋友認識當時永倫的外援鍾馬飛(Matthew Jung),我主動聯絡並告知我有意到香港發展,結果他邀請我下次到香港時與他進行友誼賽。在新西蘭飛 11 小時、大約晚上 9 時來到香港,當晚馬上趕到石塘咀打波,然後第二天就與永倫班主會面。」

在新西蘭職業球壇,大家都將球員視為一份工作,但在永倫全隊卻像一家人。

這件「黃金戰衣」一披就是 14 載,周迎堅從末想過離隊他投,「或許我是比較忠心的人,當年來香港永倫給予我機會,我覺得自己有責任為他們帶來冠軍。」雖然在過去 14 年,Glen 已經協助永倫在甲一聯賽及銀牌賽屢次奪冠,他更在 2011 年榮膺最有價值球員。不過永倫帶給他的感覺,著實令他難離難捨,「在新西蘭職業球壇,大家都將球員視為一份工作,但在永倫全隊卻像一家人,球會亦很體諒球員。」或許就是這種家人般的溫馨感覺,讓周迎堅不知不覺就在香港居住了 14 年。

(體路資料庫圖片)

即使居住了 14 年,周迎堅都必須坦承初來香港的不適應,「香港又迫又多人,而且生活節奏很快,一開始很不習慣。」在地少人多的香港,人煙稠密的街道難免會讓人感到壓迫,加上港人為糊口而加快生活節奏的特色,對生於新西蘭的周迎堅確實難以習慣,但幸好父母均為廣東人,令他即使不會看中文,亦大致懂得香港人的母語,「2006 年初來香港廣東話都不是太純熟,認識一眾隊友後首先學的一定是『粗口』。一開始經常講錯被取笑,都是從錯誤中學習。」

談到這 14 年間有否想過離開香港體驗其他地方的生活,周迎堅坦承曾打算到菲律賓、台灣等地發展,不過在籃球之前,Glen 還有一個更重要的考量因素,「以前每個決定都是以籃球為首要,但如今一定是家人最重要。去每個地方都會考慮當地是否適合生活,但到過中國內地、菲律賓、台灣,始終還是香港適合家人生活。」在香港生活 14 載,Glen 亦早已視這為他的第二個家,對於新西蘭的生活他固然懷念,亦有計劃回鄉生活,不過最終還得看家人的意願。

由 35 歲開始已經思考退役的問題,今年遇上疫情甚至考慮更多,但如今對籃球還有興趣,仍有贏冠軍的渴求,所以都會繼續打下去。

周迎堅已經踏入 41 歲,即使不愛認老的他都不禁感嘆「我都明白自己是一名老將。」從前的小子漸逐走向傳奇,但在他的籃球字典中,退役似乎仍未是時候,「由 35 歲開始已經思考退役的問題,今年遇上疫情甚至考慮更多,但如今對籃球還有興趣,仍有贏冠軍的渴求,所以都會繼續打下去。」除了對籃球的熱愛,所有到現場支持本地籃球的球迷,或許都是周迎堅繼續堅持在球場上打拼的原因,「香港的球場雖然細,但無論修頓或是麥花臣球場都很熱鬧。香港籃球迷很熱心支持,這段時間很懷念球迷的歡呼聲,他們一直都是我打籃球的動力來源。」

面對新型肺炎疫情,本地球壇重開仍然無期。一整年未有登上賽場,周迎堅形容今年是最悶的一年,未來的人生都難有機會再經歷類似的一年,不過他認為只能適應。大概他不需要適應的,就是沒有籃球的人生,「沒想過會打這麼長時間,籃球已經在人生佔很大部份。籃球為我帶來很多東西,未來即使不在甲一的舞台,籃球依然離不開我的生活。」

 

圖、文:彭淬祺

原刊於《體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