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俊文 IG

給鄧俊文的一封信

【文:九十後大埔人】

鄧俊文你好:

在直播上看見你,有一種難以名狀的親切感。

雖然我和你並不認識對方,不過相信 1995 一代在大埔的羽毛球場中成長的人,小時候總會聽過你的名字。還很記得那年小五放學後,我如常到到李福林體育館打球。只見遠處墨綠色高牆下,有兩位身藍領白衣的高手在切磋,你來我往便是十多板來回 — 沒記錯的話就是你和梁佳福,是當時梁省德小學以至是大埔區中技術最好的兩位球手。印象中你就住在我家附近的屋村,有時候坐 21A 小巴會看到你拿著球拍在鄧氏宗祠的站前上車。也許你是那條村的原居民吧,不知你也會記起,有一年鄧友發選區議員,整架小巴車廂也是他的海報,

當時我在同區另一間球會習球,因此總會在分齡賽看見你的身影。雖說你的技術了得,但當時我卻不怎喜歡你們球會,因為每當到分齡賽時,你們球會的教練總是很喜歡大吵大鬧,連群結隊在場外大聲拍掌。有一年分齡賽,當時的你好像已是重點/體院青年軍球員了,回到大埔的賽場上猶如君臨天下,毫不費力便從 64 強走到 4 強,並遇上我們球會同齡中最好的男單球員。那場比賽你終於受到了考驗,當時兩局的分數均咬得頗緊,介乎3—5分之間,不過技高一籌你還是技術性取下了兩局。那場比賽中是至今我在大埔體育館看過最精彩的一場賽事。

在大埔嶄露頭角後,你獲得了男拔青睞,自此在九龍區學界賽便會看到你的蹤影。當時男拔的 C grade 精英芸集,比你高一屆的便有伍家朗。可我們也不弱,中二那年便來了李卓耀,加上喇沙的李晉熙,那幾年的九龍區 D1 真的很精彩。我雖然一直有習球,但在 D1 賽場顯然只有成為座上客的份兒。初中那幾年,有時我們上學放學也會在同一列火車上。不久也許是你轉了全職,通勤時間不同了,因此也沒怎麼在日常中再遇上你,反倒是在電視上的世界賽開始看到你的身影。

你我也許在差不多年紀開始習球,不過不論先天或後天努力,我與你可謂望塵莫及,十多年來我總是在比賽中「一輪遊」,偶爾進入過猶如「雞肋」的青苗隊,載浮載沉下到中五,便再沒有習球。與此同時,看著低調的你一路默默耕耘,慢慢走上了世界十強之列,如今更成為東奧爭標分子。從前看奧運,看見黃皮膚黑頭髮便理所當然的為他們打氣,但如今看到你背上香港之名出戰,我才感受到那份「撐自己人」的喜悅。在張家朗奪金後,我有一位朋友曾說:「想想他是與我們的同輩,同樣走過香港的大街小巷,同樣食茶餐廳大,這是多麼 fucking cool 的一回事啊!」唯一可惜的是,與我同校的師弟李卓耀還差一點,沒有趕上了東奧的尾班車,不然的話這個東奧一定會更有親切感。

執筆之際,我正在等候你們八強對陣英國的賽事,希望你們能取得勝利,並一路走到最後。不過能走到這一步已經很了不起了。身在香港,我們本來就只佔世界一小角,但這個小城因為有你和一班運動員而使我們在世界體壇上被看見。

能有幸與你在同一片土地長大,我感到無比光榮。

一位九十後大埔人上

(編按:鄧俊文、謝影雪昨日(28 日)於東京奧運羽毛球混雙賽事,以直落兩局擊敗英國組合,歷史性殺入四強,29 日將迎戰頭號種子、中國的鄭思維及黃雅瓊。圖為作者提供截圖)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