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路編輯室

體路編輯室

體路會為大家採訪屬於香港的體育新聞,並有各方專家定期專欄,更會邀請香港體壇精英親自撰文分享心路歷程,是屬於香港人的體育新聞平台。https://www.sportsroad.hk

2020/10/26 - 21:54

【羽毛球.專訪】劉南銘「寄居」香港 12 載 「湊女」變殘疾港羽隊領軍人物

《體路》製圖

《體路》製圖

【體路專訪】為了認識不同國家的文化,不少年輕人都選擇把握青春,以 Working Holiday(工作假期)的形式周遊列國,在賺取金錢的同時能夠感受異國風情。香港殘疾羽毛球隊總教練劉南銘來自馬來西亞,當初亦是抱著 Working Holiday 的心態來到香港,但他萬萬沒想到,這個「假期」一轉眼已經渡過逾十載,而他亦在這異鄉重拾當日引以為傲的球拍。

在疫情前,劉南銘(後排左三)會帶領殘疾港羽隊到外地訓練。(受訪者提供圖片)

廣告

馬來西亞是擁有多個不同種族的國家,三文四語對大馬人可謂駕輕就熟,除了家鄉的馬拉話,劉南銘同樣能純熟使用廣東話、普通話、英語,甚至在泰式餐廳能夠以泰文點餐,在訪問期間自不然會夾雜不少外語,「懂得不同語言對大馬人只是等閒事。」不過筆者初見劉南銘,難以想像他是港隊的總教練,大概是他沒有應有的架子,甚至愛開玩笑,但他卻能訓練出世界頂級的運動員,包括港隊的「輪羽一哥」陳浩源。

當義工成殘疾羽毛球教練契機

劉南銘於馬來西亞東北部的吉蘭丹州長大,自小在家後巷打羽毛球,及至 11 歲才有機會在室內場打波,不過他的資質很快就盡顯無遺,15 歲已經在縣內贏得單打、雙打冠軍。中學畢業後,這匹千里馬終遇上伯樂 — Moe Chin Kiat,「19 歲到吉隆坡讀大專,在雪蘭莪州遇上這位資深教練。他過去曾執教大馬國家隊,當時亦給予我很多機會代表雪蘭莪州出戰國內賽事,甚至有機會去選拔國家後備隊。」

大學畢業後,劉南銘在一段時間未找到工作,此時他的恩師邀請他當義工,在雪蘭莪州協助當地輪椅羽毛球隊訓練,往後甚至有機會擔任大馬殘疾人羽毛球國家隊助教,「殘疾人士雙手既要揮拍,又要推輪椅,當中的困難絕對比我們要多。為了令訓練更有效率,當時也要學習在輪椅上打羽毛球,親身體驗他們的難處,從而計劃合適的訓練方式。」他萬萬沒想到,這段不一樣的經驗,竟成為了他現在工作的契機。

當初太太的工作合約是每年簽一次,不會知道下一年能否繼續在香港工作,能做一年就是一年,結果就在香港『寄居』了 12 年。

12 年前,劉南銘的太太在香港體育學院找到體適能教練的工作,為了照顧妻女,劉南銘亦一同來到這彈丸之地,「當時的想法是趁年輕,離開馬來西亞當作 Working Holiday。當初太太的工作合約是每年簽一次,不會知道下一年能否繼續在香港工作,能做一年就是一年,結果就在香港『寄居』了 12 年。」這 12 年不單讓劉南銘慢慢融入香港的生活,他同時亦由一名「背包客」慢慢成為香港殘疾羽毛球隊總教練,「初期只是在社區教波,直至一次太太在體院協助殘疾羽毛球隊訓練,剛好我以往在馬拉有坐輪椅打羽毛球的經驗,因此推薦我從旁協助。」

那段時間劉南銘只是偶爾到場幫忙,及至 2017 年香港殘疾人奧委會暨傷殘人士體育協會需要多聘請一名殘疾羽毛球教練,在當時的總教練鄭暉燕推薦下,劉南銘加入了港隊的教練團,而他的第一個任務,就是 2018 年的雅加達亞殘運,「當時殘疾羽毛球仍未符合資格在體院成為全職運動員,不過那時候羽毛球已經是殘奧會的項目之一,所以 2018 年的亞殘運成績,會直接影響到運動員們能否獲得體院的 A 級資助。」

 

最終皇天不負有心人,在一眾球員及教練的努力下,殘疾羽毛球隊在 2018 年亞殘運奪得四面獎牌,達標讓他們成為體院的全職運動員。不過在比賽的過程中,劉南銘的心情可謂百感交雜,特別是輪椅羽毛球運動員陳浩源單打的八強戰,「陳浩源八強對上馬來西亞球手 Madzlan Saibon,當時坐在教練席心情可說是又愛又恨,贏了即有獎牌,輸掉就空手而回。作為教練,無論如何都是幫港隊爭取最好成績,但這場的勝利卻令自己的祖國失去一面獎牌,心情很複雜。」這種茅盾的感覺,正如劉南銘所說,「只可以說是命運。」不過這場賽事的勝利,亦奠定陳浩源順利贏得生涯第一面亞殘運獎牌,達到賽前的目標。

2018 年亞殘運八強獲勝後,陳浩源與劉南銘相擁。(體路資料庫圖片)

能夠帶隊取得佳績,劉南銘的能力備受肯定,他亦在 2019 年 5 月成為港隊總教練。接掌港隊後,本應在 2020 年舉行的東京殘奧會自然成為首要任務,不過一場新型肺炎疫情,將港隊的計劃一下子打亂,「這段時間所有場地封閉,只可以協助他們維持原有的技術。殘奧會落實延期的消息傳出後,大家都有點失落,大家都沒目標、失去方向。」不過劉南銘認為,幸運的是球員均較為成熟,明白當今的情況,很快就能夠正面迎接往後的挑戰。

如今國際羽壇賽事仍然復賽無期,雖然港隊仍未確實取得殘奧會的入場券,不過根據近年港隊的成績,大有機會有球手能夠登上殘奧會的舞台,甚至奪牌而回。惟在疫情影響下,劉南銘對於港隊出戰殘奧會的成績未有多想,只希望球員能夠打出應有的水平,並通過他們的成績為香港殘疾羽毛球隊帶來新血,「殘疾人士普遍較內向,甚少會做運動,令港隊能夠選擇的球員不多。希望通過他們的努力,能夠鼓勵更多殘疾人士打羽毛球。」

 

圖、文:彭淬祺

原刊於《體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