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式足球.專訪】馬偉澄為比賽停學 著穿窿波鞋苦練絶招 奪世界賽銅牌

馬偉澄揹著大背包,來到他的「秘密基地」——上環中山紀念公園。他拿出足球,穿起球鞋,鞋底貼了一層層黑色封箱膠紙,「因為我對鞋好易穿窿,所以黐住頂住檔先。」

他幾乎每日練習花式足球,踢一個月鞋就會穿,但一對鞋要五、六百元,他不捨得常換,捱到破爛不堪才買新鞋。「有時會有啲跣,咁亦都有時黐完膠紙之後,佢會再穿窿,咁就再黐,再繼續頂。」

22 歲的馬偉澄前年停學,一邊返兼職,一邊練波,自資參加無獎金的比賽。今年,他穿起爛波鞋,在公園起步,踢到世界賽,力壓全球 20 國選手贏得銅牌,成為該賽事中首位香港得獎者。

馬偉澄:「可以代表香港絕對係我嘅光榮」。

2+
馬偉澄的波鞋鞋底很易穿窿,於是他用膠紙貼著,踢完一次膠紙又會甩,他就再貼多一張。

從小無時停 14歲自學花式足球

馬偉澄練波時會用喇叭播廣東歌,踢起皮球,身體則隨音律舞動。皮球騰空時,他提腿環繞皮球轉圈,皮球險些著地,他再將之踢起。

踢球時充滿動感,他就連說話時,雙手也會揮來揮去,時而扭動身體。他從小到大「無時停」,小學一年級已開始踢足球,也玩過乒乓波、跆拳道和欖球。

著穿窿波鞋苦練絶招 奪世界賽銅牌

【著穿窿波鞋苦練絶招 奪世界賽銅牌】 詳看報道:https://bit.ly/3Bopv4x 馬偉澄揹著大背包,來到他的「秘密基地」——上環中山紀念公園。他拿出足球,穿起球鞋,鞋底貼了一層層黑色封箱膠紙,「因為我對鞋好易穿窿,所以黐住頂住檔先。」 他幾乎每日練習花式足球,踢一個月鞋就會穿,但一對鞋要五、六百元,他不捨得常換,捱到破爛不堪才買新鞋。「有時會有啲跣,咁亦都有時黐完膠紙之後,佢會再穿窿,咁就再黐,再繼續頂。」 22 歲的馬偉澄前年停學,一邊返兼職,一邊練波,自資參加無獎金的比賽。今年,他穿起爛波鞋,在公園起步,踢到世界賽,力壓全球 20 國選手贏得銅牌,成為該賽事中首位香港得獎者。 馬偉澄:「可以代表香港絕對係我嘅光榮」。

Posted by Stand News 立場新聞 on Thursday, October 7, 2021

14 歲時,他看了一個花式足球電視節目,他認為「好有型」,深深吸引著他,「其實細個好鍾意乒乓波㗎,但慢慢發覺另一樣嘢仲吸引,花式足球好特別,好少人玩,我又唔鍾意做啲好大路嘅嘢。」

花式足球有什麼特別?馬偉證說:「自由,超級自由」,花式足球無球例規則,同時可以自創招式,亦要懂得自律,就算一個看似簡單的動作,也要反覆練習才可練成,「有呢個拉扯就係花式足球好正嘅地方」。

奧運項目中,運動員身邊總有一班教練團。但花式足球員打國際賽,卻無教練在旁,平時也是自己學、自己練。「其實好多人都聽完會問,『下自己練乜練到㗎咩?』或者『冇教練練到㗎咩?』但我哋呢樣運動,其實就係咁。」

馬偉澄從小自學花式足球,現在有時於學校教波,以及在皮鞋店做兼職。

為賺旅費 邊做兼職邊練波

「我口頭蟬係:『人做我唔做,殺出新血路!』」本身讀體育副學士的馬偉澄,前年停學,將前途押注在花式足球之上。他說這並非艱難決定,就算最後沒有成果,做到自己喜歡的事都很滿足。

「最掙扎係諗點同屋企人講…,」他怕家人反對,不過自己主意已定,於是間接表達意願,家人叫他報學校,他就說「遲吓先啦」,說了幾次,到最後說停學,家人也接受。「我估佢哋心入面可能會有啲擔心,會驚唔讀書之後點算。我諗佢哋係信任我,想畀多啲空間我。」

他想趁這兩、三年運動員黃金年齡,全力衝比賽。「我嘅目標係可以喺世界賽到攞到金牌,雖然我知道其實唔係咁易做到,但係我都想畀呢個目標自己,睇下自己可唔可以去到呢一步。」

比賽的機票、住宿、裝備和參賽報名費,一敞旅程洗費大約為 30,000 多港元。他為賺取旅費,膽粗粗走入皮鞋店應徵銷售員兼職,一星期返三至四天,返了半年才儲夠錢。

「其實嗰段段時間係幾辛苦,一係就返工之前朝早,一係就放工夜晚去練習,老實講,無論係精神上或者係身體上都好攰。」

馬偉澄很喜歡皮鞋,他想練波之餘,找一份自己有興趣的工作,所以膽粗粗走入一間皮鞋店,問他們會否聘請自己,於是開始做皮鞋店兼職。

皮鞋、波鞋與布鞋

皮鞋店每日中午開舖,馬偉澄一回去就要負責翻新皮鞋,一日翻新十多對。他放一對脫色的啡色皮鞋在櫃枱,然後用手指沾沾鞋油,塗擦皮鞋脫色的位置,擦了 10 分鐘,舊鞋變得光潔如新。當有客光臨,他就要招呼,像專家一樣介紹各款皮鞋。

「我都覺得自己鍾意皮鞋係有啲奇怪…」他平時出街會著布鞋,踢足球是就穿波鞋,他喜歡皮鞋,收藏了三對。中學時有人送他第一對名牌皮鞋,令他開始留意皮鞋,「可能因為我自己個人好幼稚,覺得皮鞋好大個仔好成熟。」

他甚至學過造皮鞋,造過一對給自己。他解釋,造皮鞋要先設計鞋款,然後在一張皮上裁一塊塊圖案,再縫起來成為鞋的面皮。接著將面皮用釘固定在鞋楦上,令面皮形成一個立體的鞋型,最後縫好鞋底,「由零去到完成一對皮鞋,成個過程好吸引。」

馬偉澄到皮鞋店上班。

兩年練一招練傷膝

造皮鞋就像玩花式足球,由零到有,全是工夫。馬偉澄練習動作「Palle around the world 」,皮球騰空時,用腳環繞它連續轉三個圈,並待它著地之前,再踢起它,全香港只有馬偉澄練成這招。

他由零開始,練到成功做到,大約是一年時間;他再由成功做到,練到在比賽中都能表現出來,總共花了兩年。「我會形容過程係幾漫長嘅,所以你做到個吓,真係好有成功感,暫時我諗冇其他嘢畀到呢個感覺我。」

Super ball 世界賽 Sick3 項目,有 7 次機會表演自訂高難度動作,他就選了「Palle around the world 」,結果 6 次失敗,在最後一試成功。

「每一次失敗之後,我都會諗返呢次其實係邊個位做得唔好,下一次點樣去調整…,嗰六次失敗,先令到我最後個次可以做到。」最終他憑此成功奪得銅牌。

比賽後,有次他行樓梯時,聽見膝蓋「咔咯」一聲,腳一屈即如受電擊般痛楚。他停下來,不敢提膝,慢慢一步一步走。

為準備今次比賽,他每日數小時,反覆練習同一動作,提腿繞皮球轉圈。賽後傷患慢慢浮現,腳腕和膝蓋皆受創傷。回港之後,他去看醫生,再做針炙,正待傷勢慢慢復元。

不過就算再痛,他也沒有停止練習,原因是害怕一停,火熱的狀態便會中斷。「可能咁樣其實係唔啱,好傻嘅,但係…我都唔知呀。」

中學時,他天天練花式足球,很多時候同學叫他出去玩,他都拒絕了。「所以可能畢左業之後一兩年,大家先講起,馬偉澄嗰時成日都唔喺度…。」

比賽無獎金 「代表香港是我的光榮」

下苦功終獲回報,馬偉澄成為該賽事中首位奪獎的香港人。不過,比賽獎金是零。

他說玩花式足球多年,已習慣這項運動是無獎金、無回報,不過自己依然享受和快樂。停學去玩無獎金的比賽,如此賭博值得嗎?

「喺某個角度睇一定係好戇居好唔抵。我就真係戇居啲,睇嘢簡單啲…,純粹鍾意咪去做。」

為夢想「戇居」一次,卻得不到認同。他坦言在出發前,幾乎沒有圈外人知道 Super Ball 世界賽是甚麼,就算有香港人參賽都未受太多關注。他曾不甘心,「係咪自己練得唔夠辛苦呢,點解好似冇人留意、冇人認同?」

比賽之後,他收到海量來自香港人的打氣,那些負能量一瞬間消逝,更覺一切值得。「我返到嚟見到好多香港人幫我打氣,恭喜我,係好窩心、好開心,希望唔只我,其他花式足球員去比賽都會有呢啲關注。」

「每次去比賽,無論去邊度,我都覺得自己代表緊香港。」他披起香港區旗接受嘉勉,「可以代表香港絕對係我嘅光榮」。

【馬偉澄歷史性奪花式足球世界賽銅牌 「以代表香港為榮」】

【睇片】馬偉澄歷史性奪花式足球世界賽銅牌 「以代表香港為榮」 報道連結:https://bit.ly/3D6MLW6 奧運完結,香港運動員繼續發光, 2018 年香港花式足球錦標賽冠軍馬偉澄,昨(21日)出戰在捷克舉行的 Superball 花式足球世界賽,並於 Sick3 項目中奪得銅牌,成為首位在該賽事奪獎的香港人。 ( 施寶盛 提供片段)

Posted by Stand News 立場新聞 on Sunday, August 22, 2021
由於體育館場租太貴,馬偉澄平時在公園和停車場練波。

公園停車場 煉成香港第一人

在香港,就算你玩花式足球有多厲害,練習都得靠自己,自行四出找練習場地。體育館是最佳訓練場,有冷氣且地面平滑。可是他覺得場租太貴,不捨得花每小時數十元的租場費。

於是,公園和停車場成為他的秘密練兵場。他試過在公園練波時,被管理員驅趕、途人投訴無數次,「因為佢哋見到粒足球,就會覺得我哋喺度踢波,會將個波周圍射,但其實我唔會㗎嘛。」

他解釋,花式足球不需很大地方,給他四塊階磚空間就能練波。「希望多啲市民知道,見到個波唔使咁驚,會覺得我地一定踢到人。」

他最終找到上環中山紀念公園,這裡有人跑步,也有小孩踩滑板,勝在夠開揚、空氣好,旁人並不關心他在做甚麼,最重要是不會被驅趕。

萬一下雨,他就會到停車場練習。停車場環境較惡劣,地面多沙石,而且骯髒塵多,有時手腳碰到地面,會令他皮膚敏感。「可能有啲人會覺得好慘,個地好多沙石,凹凹凸凸,或者好污糟,但有時當真係落雨,去到停車場,對我嚟講已經係一個好好好完美嘅地方。」

這位本地薑就在公園和停車場密密練, 16 歲踢到全國賽 8 強, 19 歲已是香港錦標賽冠軍,今年更成為世界賽銅牌。

馬偉澄每次去練習都揹著大背包,放著喇叭、水、鞋、膠紙和足球。

吃飯看戲都想花式足球

到底馬偉澄有多愛花式足球?他吃飯時,雙腿無事做,就想拿足球來踢;看電視也會突然有啟發,想出新招來試。又或者看見電影的剪接轉場,他又會想在自己的花式足球影片裡嘗試。

馬偉澄無時無刻都想著花式足球,這如他的第二生命,充斥生活每個角落,「花式足球…佢佔咗我依家人生嘅最大部份,唔係一個運動或者職業咁簡單」。

「呢一刻好難想像,例如如果我突然間有一個好大嘅受傷,好嚴重,令我玩唔到花式足球。我諗第一件事我會喊先囉,我都幻想唔到真係。」

花式足球難搵食 如同花式自殺?

熱情不可以當飯吃,朋友圈子裡,他見過有人一開頭很喜花式足球,以它為職業,但慢慢看不見前途,決定放棄,有人轉了去做銷售員、返office、沖咖啡、拍片…。

「香港第一人」一樣要開飯,講到退役後的生計,他也坦誠面對自己:「我諗暫時花式足球就好難搵到咩大錢…」花式足球出路不多,多數是教波和表演。最近他一邊在學校教波,一邊在皮鞋舖返兼職,薪金只是「掹掹緊夠用」,交不到家用,幸好有兩位已出身社會的姐姐支撐家庭。

馬偉澄心知以花式足球為生,如同「花式自殺」,黃金年齡會過,甚至可能會有傷患,不可能踢足一世。如果不玩花式足球,還有甚麼可以做?

他想了 20 秒,然後說:「可能都…返朝九晚五,返 office?當你冇第二條路可以揀嘅時候,你都要硬食㗎啦…。」

馬偉澄坦言決了心要做,就要做到最好,只求活在當下,專注眼前目標,未想太多前路。

「到時再算啦!」

他的世界很純粹,能踢花式足球就夠。「本身你攞粒波喺度玩,就已經係最開心嗰樣嘢。」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