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公社

運動公社

運動從來不是場上較技那麼簡單。運動公社關注的,是運動和政治、經濟之間的關係和與運動相關的種種不公。

2020/10/2 - 19:34

荒謬的體能標準與共和國官僚

運動公社製圖

運動公社製圖

中華人民共和國立國七十一年前夕,中國大陸體壇又傳來奇聞。全國游泳冠軍賽中,多人(包括傅園慧、王簡嘉禾等)雖然在初賽的成績名列前茅,卻無緣決賽。原因是賽例規定,晉身決賽選手是在游泳成績最好的十六人之中,挑選體能測試成績最好的八人。換言之,就算游得最快,但體測不入八強,也可以無法晉身決賽。而體測項目有垂直縱跳、引體向上、軀幹核心力量、30 米跑和 3,000 米跑五項。消息傳出後,外界才知道原來類似的規定和要求早已在多個運動項目實施,而且體測要求對各項目選手大同小異,連象棋選手都不能倖免。

體測要求源於今年二月國家體育總局的一份文件:《關於進一步強化基礎體能訓練惡補體能短板的通知》。文件訂明:「確定各項目基礎體能達標標準,不達標者不得參加奧運選拔。」於是一眾運動員就要為體能達標而訓練,而全國游泳冠軍賽就出現了如此荒唐的規則。常識告訴我們,對精英運動員來說,改善體能總不是壞事。但不同運動項目自然應有不一樣的體能要求。據說百米跑名將蘇炳添早前就因為三千米跑的項目不達標而失去比賽機會。但要求短跑運動員在中距離成績有所提升,對他的短跑成績又有何好處?

國家體育總局訂下這樣的規定,令我想起之前讀的一本書。這本書由歷史學家邁斯納(Maurice Meisner)所著,書名是《毛澤東的中國及其後:中華人民共和國史》(Mao’s China and After: A History of the People’s Republic)。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歷史,這本書提供了與中外主流都不一樣的視覺。書中的洞見不少。其中一個最重要的,是關於官僚的討論。邁斯納認為,中共得天下後是消滅了地主和資產階級,但官僚卻成為新中國的壓迫者。而毛澤東之所以先搞「百花齊放百家爭鳴」(雙百運動),之後再發動文化大革命,正是想透過群眾運動來對付官僚體制。但毛澤東最後還是與官僚妥協:雙百運動變成了反右,文革的混亂後來則要靠官僚恢復秩序。對邁斯納而言,毛澤東沒有以民主手段來約制官僚,是錯誤的。

廣告

而既然官僚在毛時代還是屹立不倒,到改革開放後,官僚就利用了自己的權位去牟利,令中國變成官僚資本主義。

荒謬的體測規定,或者就是官僚專制的結果。過分龐大的官僚體制,官僚需要做事以證明自己為何要存在。但他們行使權力時卻不受民主監督。於是他們為了上層訂下的政績任務而亂來時,就沒有有效機制去阻止他們亂來。下級的官員只能執行上層的決定(很難相信運動員出身的中國泳協主席周繼紅會真心認同總局訂下的體測要求),而矢志為國爭光的運動員則只能跟隨既不科學、也不民主的遊戲規則訓練比賽。

本應致了消滅不平等的中國共產黨,不幸地建立了官僚專制統治。體育運動也無法不受此影響。如不能盡快撥亂反正,不但國家隊在明年奧運將無法取得佳績,也會使有力出戰奧運、挑戰奧運獎牌的運動員會失去他們理應擁有的機會。

這……是整個社會的縮影嗎?

 

想聽不一樣的粵語體育運動分析,請 subscribe 運動公社 YouTube 頻道

運動公社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