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菲律賓 Popo

2019/12/19 — 13:38

圖片素材來源:網上圖片、rthk facebook直播截圖

圖片素材來源:網上圖片、rthk facebook直播截圖

今屆東南亞運動會,在菲律賓馬尼拉、克拉克和蘇碧灣舉行。

自 2010 年馬尼拉人質事件後,我每次隨隊比賽都留有餘悸。前警員門多薩,因為被革職及沒收槍械,騎劫香港旅遊團巴士欲向政府談判,結果連自己胞弟都被拘捕。談判破裂後,他亂槍掃射,全香港人眾目睽睽下看著人質被射殺,除了震驚以外,因為直播也放出特種部隊營救不力,談判專家還刺激槍手情緒火上加油,香港人憤怒得叫這些警察「特蠢部隊」,也引發一連串外交風波。

隔年,我隨香港隊比賽,香港仍然對菲律賓發黑色旅遊警示,有家長不想自己孩子去菲律賓而退出,領隊對於菲律賓主場的保安安排也不是太信任。他曾經要求球員接送在分開的私家車而不是旅遊巴,卻不得要領。每次上車,人人心跳加速,但總算安然渡過。那個星期,沒有一個人有膽量到酒店旁的便利店買零食,哪管那只是約三數分鐘的步行路程,因為晚上沿路連一盞街燈都沒有。

廣告

事隔九年,我又要硬著頭皮再去菲律賓上一趟旅遊巴。

每次上車前,整輛車都要由警察和緝毒犬搜索過,肯定沒有爆胎,也沒有任何炸藥等危險品。上車前下車後,職員要點人頭拍人像,確保齊上齊落。同行運動員或許覺得這樣做十分麻煩。他們不知道這些措施,是用香港人的性命換回來的,只知道那隻永遠在酒店門口金毛尋回犬超級可愛。

廣告

我問警察那隻金毛叫甚麼名字,原來牠叫 Popo ; Popo 已經九歲,若果在其他國家當服役犬的話,早就已要退役了。

Popo 作為一隻工作犬其實不合格,小時侯早就應該被一般家庭收養當寵物好了。原本要正經兮兮地工作,有途人逗趣,牠的專心就離開了九萬丈遠。除了要嗅嗅違禁品外,大部份時間 Popo 都在酒店門口納涼,優哉悠哉,最少不用像香港的「同事」般要嗅催激彈。

酒店大門口有臨時警崗。「Good morning, ma’am」、「Good evening, ma’am」有時真的不敢相信警察可以對自己禮貌周周,近來每每要準備和警察口角的香港人肯定會不習慣。細看制服,全部都印有警察全名再有運動會認證,所有事情看來都令人相信,經過一連串外交風波的多年後,菲律賓警察成長了,進步了。

直至真正有罪案發生的時侯。

有一名運動員在比賽場地發現裝著錢包手提電話的索繩袋不見了(幸運的是,護照沒有在包裏)。因為他未成年,教練帶他到比賽場地的警崗報案。發現失竊的地點並非公眾地方,只有代表團成員和相關義工可以進入,真的要把贓物找出來,其實不難搜。

但遊客們都忘記了,在菲律賓發生的失竊案,比呼吸眨眼還要頻密。警察早就知道這類案怎樣查都不會破,隨便開個檔案用來給事主申領旅遊保險,未開始搜索已經告訴運動員要打定輸數。運動員眼眨淚光,因為比賽失準丟了獎牌外,他連爸爸媽媽特意為這場運動會買給他的全新蘋果手機都丟了。

而警察臉上的事不關己己不勞心,就算禮貌有多好,都沒法子彌補市民的期望和失望。門面功夫為了運動會打造得如此美好,遮掩不到菲律賓原本已經千瘡百孔的社會狀況。

今天,粉錦公路發生嚴重車禍,死傷數字不斷上升。在香港電台的直播片段裏,拍攝著已經撞至變形的雙層巴士前,有四位裂嘴而笑,心想今天又有多少加班費的香港警察。香港人若記得馬尼拉人質事件後,警察們紛紛到涉事旅遊巴前微笑合照,原來香港警察也在極速進化,「唔做嘢、唔讀書」以外,也可以跟以前嗤之以鼻的菲律賓警察一樣,流著一樣視人命如草芥的冷血。

香港電台直播截圖

香港電台直播截圖

原刊於作者博客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