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公社

運動公社

運動從來不是場上較技那麼簡單。運動公社關注的,是運動和政治、經濟之間的關係和與運動相關的種種不公。

2019/12/21 - 17:10

費林明高如勝利物浦ㅤ將改寫巴西足球民族主義?

運動公社製圖

運動公社製圖

【文:Wing】

世冠盃四強,巴西的費林明高對著亞洲冠軍希拉爾先失一球後,個別球員開始顯得浮躁。這不是好事但不難理解。對南美球員和南美球迷來說,自由盃冠軍意味著與歐洲冠軍一決高下的機會。如果成功擊敗歐洲冠軍,不但可以成為世界冠軍,也是向財大氣粗的歐洲球壇以至是自視為高人一等的西方世界發出反抗的訊號。然而,如果這個機會被「不入流」的球隊搶走了,那實在是無法接受的。

自從國際足協親自主辦世冠盃後,南美球隊已曾三次在四強陰溝裏翻船。其中兩次在準決賽飲恨的正是巴西球隊(2010 年的國際隊和 2013 年有朗拿甸奴壓陣的明尼路)。而最受不起四強出局的南美球隊肯定就是巴西球隊。因為作為「足球王國」,足球帶來了如此大的自信和優越感,巴西球隊又怎可以被亞洲或者非洲球隊淘汰?

廣告

幸好費林明高下半場反敗為勝,將與利物浦會師決賽。我用上「幸好」二字,不但因為我是巴西足球擁躉。而是因為這一支費林明高的成功,實有可能改變巴西足球固步自封的面貌。正由於身為「足球王國」,不少巴西球壇中人都以為最好的足球人才都可巴西找到,根本不需要向外學習。這導致巴西國內的聯賽水平未能提高(當然封閉保守不是唯一因素)、踢法也難與世界接軌。2014 年明尼路慘案後,巴西足協據說有可能向哥迪奧拿發出聘書,但最後選擇了保守到極致的前國家隊隊長鄧加復任男足主教練,足證巴西足協對於「外國勢力」還是有過大的警惕。

但巴西之所以能成為足球強國,其中一個主因就是巴西足球曾經十分願意向外國學習。如果「424」是巴西足球崛起的陣式,那麼為巴西貢獻了「424」的人就起碼包括了巴拉圭籍的 Manuel Fleitas Solich 和匈牙利猶太名帥 Béla Guttmann。換句話說,沒有外力,巴西的足球王國名銜也難以出現。

巴西男足已經連續四屆世界盃與決賽無緣,而且在這四屆賽事中從未擊敗過西歐球隊。曾經花長時間考察歐洲足球的 Tite 沒有因為去年對比利時的失利被解僱,算是巴西足協的正確一步。但 Tite 作為國家隊教練,除非他能領軍奪回世界盃,否則他對改變國內足球風格的效果是有限的。而今年六月,當年聘用過 Manuel Fleitas Solich 的費林明高找來了葡萄牙教練 Jorge Jesus。Jorge Jesus 上任後即著手改變球隊踢法。主動冒險、強調進攻、要後防線推前……都是在顛覆巴西國內的足球主流。而費林明高在他麾下贏得巴甲聯賽和自由盃冠軍,更證明他的改革是成功的。

但如果要令 Jorge Jesus 的影響力更大,就更要一個世界冠軍名銜。因此這一仗如果費林明高能夠取勝,或者也是巴西足球民族主義重新走向開放包容的重要一步。如果一個外教能讓南美球隊在七年內首度榮膺世冠盃冠軍,將有可能大大衝擊巴西足球內部的思維。但假如費林明高在一面倒的情況下慘敗,可能輿論又會認為「外國勢力」不過爾爾,令巴西足球文化無法突破保守內向的關口。

 

運動公社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