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路編輯室

體路編輯室

《體路》會為大家採訪屬於香港的體育新聞,並有各方專家定期專欄,更會邀請香港體壇精英親自撰文分享心路歷程,是屬於香港人的體育新聞平台。https://www.sportsroad.hk

2021/3/22 - 20:34

【賽車.專訪】十年馳騁構建夢想 唐偉楓的半個目標

《體路》製圖

《體路》製圖

【體路專訪】「我的賽車生涯目前只達到了一半的目標,但至少我仍有一個落場比賽的機會」,留在日本發展、打拼逾一年的香港土生土長賽車手唐偉楓(Shaun)如是說。這位 25 歲的大男孩,今年初剛成為歷來首位贏得日本超級耐久錦標賽總冠軍的香港車手,且聽他細說一路走來的賽車路,還有,Shaun 一個十年後的夢想。

廣告

唐偉楓出道初期曾出戰歐洲三級方程式賽車

從小對車情有獨鍾,也多少因為受父親的薰陶,唐偉楓大約十歲時由高卡車開始真正接觸賽車。他說:「把賽車當作職業,是我從生涯第一天起的目標。」Shaun 在 2012 年參加亞洲雷諾方程式,翌年赴笈英國利物浦,邊讀大學邊鬥英國雷諾方程式,雙重身份下過著忙得不可開交的生活,2014 年再轉戰歐洲鬥三級方程式(F3)。

這是個講求絕對天時地利人和的圈子……

離開方程式轉變賽道 全因為決心做到最好

此後,唐偉楓的賽車生涯迎來一大轉變。他毅然離開方程式賽車的世界,轉投 GT、耐力賽的懷抱:「我是那種一旦下定決心要做一件事,就要做到最好的人。只是,打從接觸賽車開始已經知道一級方程式(F1)是個不能奢望的夢,機會太少,要配合的條件太多。可以這樣說,Mick(Mick Schumacher,一級方程式七屆世界冠軍 Michael Schumacher 的兒子)背負著『舒麥加』這個名字,他進入 F1 是遲早的事,這是個講求絕對天時地利人和的圈子,有能力的車手未必一定有機會,成績好也不是絕對的保證。」唐偉楓續道:「的確,F1 是速度最快的,但賽車遠不止於 F1,論觀賞價值,其他賽事也是同樣地高。」

唐偉楓去季效力 Hirix Good Day 車隊贏得日本超級耐久錦標賽的總冠軍

然而,認清了發展方向,也不等於打拼的路會頓時變得一帆風順,Shaun 今天的路,也是一步一腳印,慢慢踏出來的。唐偉楓去季效力 Hirix Good Day 車隊贏得日本超級耐久錦標賽的總冠軍(相關報道:【賽車】成首位贏日本耐力賽總冠軍香港車手 唐偉楓:留日發展一年有回報),是他留日發展一年的回報。只是,這支衛冕車隊今季卻未有續戰,逼得 Shaun 只能轉投另一支願意讓他不費分文、鬥足一整季的車隊。他說:「賽車的現實環境就是如此,不論拿了甚麼好成績,車隊也保證不了來季會繼續比賽,可以說這項運動是『今日唔知聽日事』的最好體現。」

我應該是第三類人,既喜歡賽車,也對汽車有著一份熱愛。

自言屬第三類愛車人 盼創立平台回饋車壇

饒是如此,唐偉楓對自己的發展路向還是清楚得很:「我的賽車生涯發展還未算很穩定,在我而言,成為了『廠手』(車廠車手)才稱得上是職業車手。這是我下一個目標,很難去定下一個達標時間,但感覺這是未來數年要做到的了,就看有沒有碰到這個機遇。」

常言道「三歲定八十」,Shaun 對汽車的鍾愛大概也是這樣一回事:「我是那種會徹底研究所喜歡事物的人,我喜歡車,是以對機械、零件等都有深入研究。修復和翻新古董車,再讓愛車之人將之收藏,是我未來的一個目標。有些人喜歡賽車,但不愛車,有些人相反;我應該是第三類人,既喜歡賽車,也對汽車有著一份熱愛。」

可能是辦學院,總之是一個有系統的平台,讓大家有門路體驗賽車。

唐偉楓的十年目標又豈止於此?Shaun 指香港本身沒有賽車場,對香港賽車文化其實有很大影響。他直言希望能夠借助賽車手的身份,未來為下一代的業餘車手帶來一個平台,算是回饋賽車壇:「可能是辦學院,總之是一個有系統的平台,讓大家有門路體驗賽車。」Shaun 解釋道,「這個概念也可以理解為『賽車旅行』。1998 年冬季奧運會在日本舉行,而今長野的滑雪場不也成了世界各地滑雪愛好者都愛去朝聖的地方?香港有很多賽車愛好者,希望可以組成旅行團,帶他們體驗賽車的聖地。」

出海垂釣是唐偉楓逗留日本這一年的消遣之一

Shaun 鍾情 IDPA 實用射擊

每次談到汽車、賽車相關話題,唐偉楓自然就會變得滔滔不絕,可別以為 Shaun 的愛好獨沽一味,他也有其他興趣。釣魚又是一項連繫父子倆的年度活動,過去一年逗留日本,也令唐偉楓有更多的機會出海垂釣。另一項他鍾情的活動,則是陽剛味甚重的射擊,而且,他酷愛的也不是單純的射靶,而是 IDPA(International Defensive Pistol Association)的實用射擊,在新型肺炎疫情來襲前,Shaun 甚至會前往泰國「燒槍」。

唐偉楓(右)與馬來西亞前 F1 車手熊龍曾份屬隊友

訪談間,不難發現唐偉楓是個有鬥心、凡事都希望做到最好的小伙子,這多少也解釋了他為何視前紅牛和法拉利車手、今季效力 Aston Martin 車隊的維迪爾(Sebastian Vettel)為其中一個榜樣。他說:「我喜歡他的原因,正正就是別人不愛他的理由。Vettel 具侵略性、有著『我一定要贏』的心態,他為了勝利可以不擇手段,漠視車隊指令。作為一位賽車手,這種精神是一定要有的,他這種『饑餓感』,其實做任何事情都合用。」

唐偉楓心目中可以在道路上行走的 Dream Car:McLaren F1 LM,2019 年在美國的拍賣價為 2,000 萬美元(Photo credit: McLaren official page)

唐偉楓心目中在賽道上行走的 Dream Car:2009 年 Brawn GP F1 戰車(Photo credit: formula1.com)

二十有五的唐偉楓,目前在賽車生涯成就了一半的目標,前路如何,大概就是手握水晶球也萬難看透。一切,就看軚盤後的唐偉楓如何發揮和表現。然後,再靜待機會之神輕敲車窗的引牽。

 

圖:由受訪者提供
文:三井

原刊於《體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