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路編輯室

體路編輯室

《體路》會為大家採訪屬於香港的體育新聞,並有各方專家定期專欄,更會邀請香港體壇精英親自撰文分享心路歷程,是屬於香港人的體育新聞平台。https://www.sportsroad.hk

2021/4/1 - 9:14

【越野跑.專訪】移民前的一趟無悔告別 梁俊強 50 小時內完走 298 公里四徑

《體路》製圖

《體路》製圖

【體路專訪】用雙腿連續走 298 公里,到底是甚麼概念?這問題對於出戰過香港四徑超級挑戰的跑手,定必感受至深。第二年參加的本地跑手梁俊強(Jacky)今年以黑馬姿態跑出 49 時 21 分,成為首位創下「Breaking 50」壯舉的跑手。相比起刷新紀錄,即將移民英國的 Jacky 更想將途中每個片段牢記在心,與香港山野來一趟完美告別。

居港德國越野跑高手 Andre Blumberg 每年風雨不改,在農曆年初一發起香港四徑超級挑戰,至今已有 10 年。參加者需要按次序完成 100 公里的麥理浩徑、78 公里的衛奕信徑、50 公里的港島徑及 70 公里的鳳凰徑,全程 298 公里。60 小時內完成的跑手可獲「完成者」資格,72 小時內完成則為「生還者」。過往九屆比賽共有約 160 人參加,其中有 16 位「完成者」及 31 位「生還者」,而今年則有 18 人參與挑戰。居港英國跑手 Tom Robertshaw 在 2017 年曾造出 53 小時,是當時的最快紀錄。

廣告

越野跑齡長達 15 年的 Jacky 透露曾婉拒發起人兩度邀請,原因是怕太辛苦,「我曾經在羅楚健、Tom Robertshaw 挑戰四徑時,做他們的後援。兩人的實力比我強很多,但是我看到他們在途中極度疲累,令我很擔心休息不足的問題。而且以往不少參加者都有超負荷的跡象,跑完四徑就等同退役一樣,所以一直不敢玩。」兩年前 Jacky 則意識到,若想在未來到歐洲出戰長途山賽,四徑就是理想的起步點。

去年 Jacky 因膝傷而未能做好四徑備戰,加上出發當日遇上大雷雨,可謂最壞的四徑初經驗,「雷雨打亂了整個部署,整個人濕透同時亦沒胃口,處於極度疲倦狀態,只能靠睡眠維持狀態,最後仍能以 58 小時 31 分完成可謂喜出望外。」完賽後一段時間,他感覺身體出現不良反應,「整個狀態是力不從心,訓練時出現高心率,又試過在家去廁所時感到暈厥,所以第二次參加也不敢跟家人說,只是說年初一去跑山就算。」

希望以四徑作為在香港的最後回憶,不是要造最快時間,而是本著懷緬這十幾年的跑山回憶而參加。

告別在即,忽然身邊一切都變得珍貴,更何況是最熟悉的香港山野。年初一初晨,他正式踏上在香港的最後之旅,並以 13 小時 19 分完成 100 公里麥徑逆走。Jacky 在晚上 9 時抵達南涌向衛奕信徑出發,孤身夜行八仙嶺、九龍坑山等山峰,直至早上 7 時跑到沙田坳期間,他認為是四徑當中最「攞命」的路段:「支援團隊喺我身邊離開之後,又要重新出路,嗰晚又黑又凍,途中曾經見到街燈,但之後又係無盡嘅黑暗,嗰刻真係有最強烈嘅孤寂感。」即使比預期遲 2 小時完成衛徑,但不減他征服餘下兩徑的決心。

擁有在惡劣環境下完成四徑的經驗,Jacky 在今年更懂得應付疲累及意志消耗,因此訂下 55 小時的目標,「跑每一步都注意呼吸,並提醒自己不要特別介意時間,是很難捱但未至於想放棄。」在衛徑時,他知悉曾小強在港島徑龍脊退出,對此感十分驚訝,但 Jacky 卻因此升上第 3,僅落後羅啟邦及 Salomon Wettstein,「雖然挑戰沒有名次之分,但聽到消息都令我更有動力。」年初二下午,Jacky 由石澳出發轉戰港島徑,亦在此段超越羅啟邦,並趕上當晚 9 時開往梅窩的船,征服最後 70 公里鳳徑。

到達梅窩碼頭後,Jacky 本來想為最後衝刺稍作休息,「落船後朋友指我有機會創造歷史,又叫我快些去追 Salomon,但我完全不明白他的意思,只顧在吃東西及熱身。直至出發前看一看錶,才發覺原來有機會突破 50 小時,於是我心想『放下之前那 228 公里,要將最後 70 公里當作一個比賽,我要在 10 小時內完成。』」Jacky 繼續孤身走我路,其後在凌晨的狗嶺涌隱約看見頭燈在山徑間穿梭,那是瑞士跑手 Salomon Wettstein,「當時他腸胃不適,而且四頭肌完全乏力,唯一可做的是互相鼓勵。超越 Salomon 後,我仍不敢幻想破紀錄,只想盡快完成最後 70 公里。」

破紀錄嗰下,我覺得自己好似許志安攞到最受歡迎男歌手咁,即係點都係四大天王攞先啦!就算有少少實力,人哋都覺得未輪到你啦。

經過 49 小時 21 分的長征,Jacky 扺達梅窩郵筒的終點,成為歷來首位「Breaking 50」的跑手,他親吻郵筒並抱著它痛哭,「抱住郵筒沉澱那刻,終於回到現實,才發覺自己做了件意想不到的事。我一直不是冠軍級跑手,HK100 連頭十都未試過,但這件事夢幻地落在我身上,所以整個過程有 99% 是幸運,只有 1% 是屬於自己。」

報名參加第二次四徑挑戰前,除了與香港告別,Jacky 一直想不通再度出戰的意義,令他糾結多時,「對很多人而言只是做完成者便夠,其實 58 小時同 52 小時都沒太大分別,而且跑完又會元氣大傷,好像沒有意義再跑。」完賽後回想最初的問題,今次則得到最真實的解答:「四徑是自我探索的過程,當中沒有任何獎項利益,只是得到與自我溝通的時間,在逆境時的抉擇都是取決於心態。將來遇上低潮時,可利用這次經歷來作自我鼓勵的強心針,見到難關不要設界限給自,越想成功首先要學懂面對失敗,失敗之前,亦要有踏出第一步的勇氣。」

「每日都有新問題,但都要踏出第一步去解決它。我跟自己說會辛苦,但只要尚有時間和健康,總會有出路。」今年中 Jacky 一家將移居英國,出走他鄉生活的勇氣,絕對遠超於挑戰四徑。建立多年的關係和事物,包括一切在山野的故事,實在難以一句「斷捨離」便能告別,「香港的山野文化很有趣,在山上建立的關係都很獨特。我的快樂是源自與人之間的互動,每星期可以同朋友一齊跑步,見到山上的人都很有禮貌等等,這些片段就是我對山野的印象。在外國行山的感覺,則是以人類身份跟大自然交流,不是說不好,但始終與香港的有分別。」

 

圖、文:李子正

原刊於《體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