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足球界何韻詩

2019/7/13 — 15:29

via mrapinoe Instagram

via mrapinoe Instagram

這個夏天,汗水在世界不同的角落被猛烈的陽光蒸發著。今年足球的國際決賽週,國際足協做了個世界級的決定:將女子世界盃的決賽和南美國家盃的決賽安排在同一天。

南美國家盃因為有在英超、西甲、意甲、法甲等等頂級聯賽效力的球星,報導肯定較多,收視率肯定夠高。我搜尋過女子世界盃,只有兩篇關於美國隊中鋒兼隊長 Megan Rapinoe 的報導。

她的威水史比她的一頭粉紅短髮更震憾,更驚爆。早在 2011 年在世界盃嶄露頭角,她從來沒有掩飾過自己對時事,對政治的態度。她一成名就選擇出櫃,長年都在支援性小眾運動員的權益,熱心參與反歧視運動。 2016 年,她為聲援在比賽播國歌期間單膝下跪,以反對美國警察對黑人疑犯有不公平對待的美式足球員 Colin Kaepernick ,成為全國第一位同樣在播國歌期間單膝下跪的白人運動員。

廣告

圖:@gbpackfan32/Twitter

圖:@gbpackfan32/Twitter

廣告

「這不是膚色問題,是社會是否公平的問題。如果白人都不幫助黑人,哪還有誰會幫助黑人呢?」 Colin Kaepernick 雖然事後得到一紙巨額的Nike合約,但在母會三藩市49人強行解約後,一直沒有球會敢開出新合約,直至今年才跟大聯盟達成秘密和解。 Megan Rapinoe 一跪,同樣惹到排山倒海的負評,鍵盤戰士也「正常」地用她的女同性戀者的身份進行攻擊。

美國足總後來急急發出新指引,硬性要求所有國家隊球員在國歌播放時要保持站立表示尊重。「那我就乾脆不唱國歌好了。」新「國歌法」頒下來,示威訴求卻沒有得到回應的話,她找不到尊重的理由。

她聯同隊友一直在美國男女球員同工不同酬的問題上在美國政府周旋,在今年 3 月更入稟法院索償。鍵盤戰士說,女子踢足球沒有男人踢的帶來同樣經濟效益,為甚麼要為女球員加工資。而美國男子足球隊嘛,沒有贏過一屆世界盃。

今屆決賽周前夕,她被拍到有記者詢問她若果今屆世界盃奪?的話,會否應邀到白宮去。「他媽的,我真的不想去。」 2015 年奪冠後,整隊慶高采烈地到白宮覲見當時總統奧巴馬;現在的美國總統,是特朗普。「當這位總統一直履行排外政策,我們這隊『外人』——有粉紅頭髮的紫色頭髮的,有辮髮的有紋身的,有白皮膚的黑皮膚的,有異性戀的同性戀雙性戀的隊伍。進白宮這件事對誰都感到尷尬。況且,我不想我們團隊的努力,被高官和政客騎劫這個成果。這些事情已經和我很多隊友談過了,她們都支持我這個決定。」

特朗普在推特上自然有挑釁的反應。「請不要丟國家、白宮和國旗的架,不要忘記國家為你做過些甚麼。要『串嘴』的話,可否贏了冠軍再算?」

自特朗普上任以來, NBA 冠軍金州勇士和美式足球超級碗冠軍費城老鷹都曾經拒絕白宮邀約,國家隊拒絕這個邀請,帶來了更深層次的討論。運動比賽,是要運動員感恩國家甚至政權的栽培,還是國家依賴運動員在國際舞台上的成就而貼光?一個冠軍,還是會各自表述。

很多特朗普的支持者都覺得她這些言論和行動都不「愛國」。批評她的留言繼續灌水到她的報導。當然,勝利巡遊上繼續有為她們喝采的歡呼聲。記者席上,女記者們也對她為足球場裏被忽略、被歧視的女職員發聲而感到欣慰。今屆金球獎得主,應該沒有可以被美國足總封殺的理由。

「我現在向你們呼籲,我們必須做到更好。多點關愛,少點憎恨。多點聆聽,少點廢話。我們要覺醒,這是每一個人的責任。這這裏的,不在這裏的,甚至不想在這裏的。同意我所說的和不同意我所說的——我們都有種責任,叫世界變得更美好。」除了髮型有點似何韻詩外,她的態度,是所有人佩服的是有種人。女子足球圈,總於有第一名國際球星。

原刊於作者博客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