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路編輯室

體路編輯室

體路會為大家採訪屬於香港的體育新聞,並有各方專家定期專欄,更會邀請香港體壇精英親自撰文分享心路歷程,是屬於香港人的體育新聞平台。https://www.sportsroad.hk

2020/3/25 - 13:39

【足球.專訪】林恩許:與香港的不解緣ㅤ寫下人生的新一章

《體路》製圖

《體路》製圖

【體路專訪】「家」,根據台灣教育部的國語辭典解釋,是「眷屬共同生活的場所」或是「一門之內共同生活的人」。「家」在每個人心中的意義亦各有不同。對於集四種血脈於一身的傑志中場林恩許(Jared)而言,香港就是他現在的家,也是一個尋根和尋找未來的地方。

「我的身世的確有點複雜。」看到 Jared 一副「半唐番」的樣子、擁有一個充滿恩典的中文名卻不諳中文,不禁也會好奇他的過去究竟是如何。「簡單來說就是我那個在香港出世的祖母,在大約 10 歲時隨著我曾祖父移居斐濟,之後在當地認識了我祖父再誕下我父親。他們舉家再在我父親 2 歲時移居澳洲,然後我父母就在悉尼的高中認識,去年則剛好是我母親一家人由蘇格蘭移民澳洲的 50 週年紀念。」這個「簡單來說」其實一點也不簡單。

廣告

這幢粉紅色大宅就是 Jared 祖母在香港生活時的「祖屋」。

傑志為 Jared 安排的住宿在紅磡,電車對他來說也算是新鮮事。

我不太相信是命中注定,反而覺得是一個開心的巧合令我落戶香港、令所有事都按照這個軌道而行。

Jared 祖母的家族當年在斐濟薄有名氣,屬早年到當地投資的華人家族之一,甚至在《Chinese in Fiji》等多本講述一、二戰時期華人在斐濟生活的書籍中出現。即使已經離開香港接近一個世紀,但在跑馬地仍然可以找到這個「郭」姓大家族的一點足跡。這天就和 Jared 來到跑馬地半山的毓秀街,因為位於這條街 15 號的那幢粉紅色大宅正是郭氏家族當年的家。「去年我第一次見到這幢房子已經覺得十分驚訝,因為在香港這個急速發展的地方,我家族的一部分仍然可以屹立在這裡,的確是很有型。」毓秀街 15 號早在 2009 年已被列為二級歷史建築,意味大宅會一直得以保留。雖然業主早已變成大生銀行創辦人馬錦燦家族,但對 Jared 來說,這幢「祖屋」也總算代表自己和祖母的一點聯繫,「我不太相信是命中注定,反而覺得是一個開心的巧合令我落戶香港、令所有事都按照這個軌道而行。」

這個巧合緣於 2015 年除夕,Jared 在 Facebook 收到一位經理人的訊息問他會否想來香港加盟傑志,「我太太對我說,如果不試一試的話我一定會後悔,如此我們便分開了六個月,當時更正在籌備我們的婚禮,所有東西也因為我的這趟新旅程而要她『一腳踢』。」當年的 Jared 過著「朝教晚踢」的生活,每日白天擔任足球學校的教練,晚上就出席球隊操練,整個世界幾乎都是圍繞足球而轉,「不過那時候我有點慢慢不再喜歡足球,只是因為從小到大的生活也是足球,很難要我就這樣就離開球場,所以來香港算是我的最後一個嘗試。」結果 Jared 與傑志一拍即合,僅試腳五日就在 16 年 1 月 11 日簽約加盟。「所有事都發生得很快,就像『嘭、嘭、嘭』一樣,但的確是傑志令我找回喜愛足球的感覺。」

Jared 是傑志隊中的「開心果」,每次奪冠後的自拍也幾乎成為指定動作。(體路資料庫圖片)

有看過傑志操練或比賽的大概也知道,Jared 是隊內的開心果,笑容總出現在他的臉上。「我想是因為我不會將很多事看得太重要,我也教導兒子要每天帶著笑容起床。這件事很重要的,因為我們一班隊友每日相處這麼多時間,一定要有時侯輕鬆、有時候認真。」即使過去兩季傑志的球員變動不少,但隊內氣氛依然不錯,或多或少也歸功於這「袋鼠兵」,「如果有人想作弄隊友的話,我總是會第一個舉手合作。我更喜歡是作弄一些比較認真的人,以前是艾力士,現在則是洛迪古斯,不過我當然知道他們接受得到才會做吧!」

我想是因為我不會將很多事看得太重要,我也教導兒子要每天帶著笑容起床。

只是在過去的 2 月,Jared 的笑容卻變得黯淡,就連操練期間那份「跳跳紮」的本色也一度不復見。自從新冠肺炎(武漢肺炎)在香港爆發後,不少球員均紛紛將家人送回祖家,Jared 也不例外,「我甚至有兩日沒有去訓練,全家人就一直留在家中,因為我真的不能承受出外感染到病毒,再傳染給兩個兒子的風險。」幾經辛苦,Jared 和太太終於訂到三張回悉尼的機票,等待球會容許他陪伴家人回國後,同機機位卻又全數售出,「原本我也打算只是安頓好他們後就回來,因為當時未知賽程安排,我亦不想錯過任何一場比賽。你知道嗎?送走他們前的幾日簡直是我人生中最大壓力的日子,現在他們安全回去了,我也總算放下心頭大石。」如今 Jared 的妻兒仍在澳洲避「疫」,也只能暫時離開他們最愛的紅磡海濱長廊。

2017 年 5 月 6 日,傑志在聯賽煞科戰擊敗東方龍獅兼反壓對方成為冠軍,「你很難找到一個聯賽的最後一賽是爭冠的兩隊直接對壘,這場比賽在各個方面都非常難忘。」該仗上陣 73 分鐘的 Jared 如是說。(體路資料庫圖片)

傑志在 2017-18 球季不敗封王,「說實話,我覺得那一季踢過最難的一場比賽,是操練期間的分隊賽。」(體路資料庫圖片)

「每次由紅磡行去尖沙咀,見到維多利亞港和那條天際線,也總會覺得我們住在一個非常漂亮的地方。」加盟傑志之前,Jared 只曾在 5、6 歲時因要到蘇格蘭探親而兩次途經香港,腦海中只有海洋公園和長電梯等零碎回憶,「香港那時對我而言只是個中途站,現在?是我的家了。」太太和兒子總掛在「愛妻號」Jared 的咀邊,如今他們一家在香港落地生根,2 歲的孩子也喜歡這個地方,「家就是我家人所愛的地方。」更何況香港也早早與 Jared 拉上關係,也許不只是家那樣簡單,「現在我和祖父母再有多一點關係,加上知道你家族的起源地總是非常有趣,就像知道自己的血緣、自己的歷史一部分般。即使祖母沒有說太多,但我想她也會因為我在香港做自己所愛的事而感到驕傲。」

香港那時對我而言只是個中途站,現在?是我的家了。

來到效力傑志的第五年,Jared 的合約即將在季尾屆滿,也終於獲球隊起用出戰亞洲足協盃,卻又遇上肺炎令本地及亞洲賽大幅延期,未來似乎仍是一個個未知數,「來了這麼多年,我已經不想再離開香港了,而且一離開的話又要重新開始那七年的程序。」來港後一年接受訪問時仍對代表香港說「不了」,但隨著歷練又開始有不同的想法,港足的紅色球衣現在成為了他其中一個新目標,「當年或多或少會想在這裡踢出名堂再回澳洲,但現在已經不在我的願望清單上了。如果三年後有機會的話,為香港上陣也未嘗不可。」80 年前,林恩許的祖母離開香港和家人尋找新天空;80 年後,林恩許或許會和家人在香港的天空下落地生根。

根據資料,毓秀街 15 號約在 1932 年建成,當年業主是郭漢順。郭氏家族離港後由馬錦燦購入,現時由其家族擁有。

圖、文:麥景智

原刊於《體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