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路編輯室

體路編輯室

體路會為大家採訪屬於香港的體育新聞,並有各方專家定期專欄,更會邀請香港體壇精英親自撰文分享心路歷程,是屬於香港人的體育新聞平台。https://www.facebook.com/Sportsroad

2020/1/14 - 16:16

【跑步.專訪】「跑步教會我堅持!」多棲跑手周漢聶ㅤ冀用音樂搭橋樑改變社會

《體路》製圖

《體路》製圖

【體路專訪】本地跑界人才輩出,近年成功「跑」出的年輕小伙子黃尹雋、謝俊賢、屈旨盈、黃芷銦等,當中亦包括去年渣打馬拉松刷新本地男跑手紀錄的周漢聶(Hanniel),他今年大學畢業在即,畢業作品正是把跑步教會他的事融合當中,更冀用音樂作橋樑,與更多有心人一起改變社會。

廣告

周漢聶(Hanniel)去年尾在亞洲馬拉松錦標賽跑出 2 小時 29 分 20 秒,位列男子全馬組第十二名,亦是香港男子 3,000 米障礙賽紀錄保持者,他就讀中文大學心理學五年級,副修音樂及法文,彈鋼琴十多年、跑齡八年、另有學習彈結他,最近還開始學唱歌,集多樣興趣於一身,名符其實讀得又跑得。畢業在即,他與同樣就讀中大的電腦科學系五年級生鄧宏立(Justin)、物理系五年級生胡文津(Woody)等合作畢業作品《伍樂樂》,冀連繫本地音樂人到獨居長者家中表演,成為長者與年輕人之間的溝通橋樑。

《伍樂樂》一名源自中大伍宜孫書院,亦有一群喜歡音樂的人意思,每位組員亦各自有音樂背景,Justin 自小學習長笛、Woody 亦有學習鋼琴及小號。作為一個跑手兼音樂人,Hanniel 直言對獨居長者的關懷緣自小時候經歷:「我曾參加基督少年軍,當時每隔幾星期就要探訪一次獨居長者,我發現必須要喜歡與人溝通的隊員才能勝任,我一直在想怎樣可以把這個溝通隔膜減至最低。」

人最悲哀莫過於感到孤單,組員認為願意投入長者服務的人早已參加各種機構,而他們期望能鼓勵一些從來沒有興趣參加的人加入,Hanniel 解釋畢業作品的概念:「獨居長者有情緒上的需要,而我們希望令從來沒有做老人服務的一班人,以音樂作為動機,到獨居長者家中表演音樂,繼而有更多互動。」音樂人不需要以本着服務長者的心態探訪,而是以音樂作媒介,在長者家中練習表演,表演後自然能從音樂開展話題,音樂人能夠有多一個渠道表演音樂,亦能為長者家中帶來生氣。

組員 Woody 笑言自己正是對象想招攬的一類人,Woody 跑齡十年,亦不時參加越野跑賽挑戰自己,他本身對長者服務了解極少,亦不是擅於辭令的人:「過去我們小隊出動兩次,一共到六戶長者家中表演音樂,我要負責聯絡屋邨社區中心,尋找合適的服務對象,表演時亦要特意合奏一些經典金曲如《彩雲追月》,慢慢發現原來真的可以做出一些有意義的事,在探訪時表演音樂亦沒有想像中的尷尬。」

練習長笛多年的 Justin 是隊中的「大腦」,笑言負責把 Hanniel 的概念轉化為程式,讓《伍樂樂》成為手機程式,方便音樂人隨時預約時間到獨居長者家中表演,這種有條理的思維亦被隊員取笑,Woody 笑言:「他連每次練跑也會整理跑圈速度等數據在小本子,不過沒有他的專業我們的作品也不能推出手機程式。」

做運動是一門貨真價實的玩意,Justin 指:「只要有努力付出,運動就會有回報,但人生卻未必如此,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事。」對比團體運動,Justin 更享受孤獨的練跑過程:「大學加入划艇隊讓我第一次有團隊的感覺,但原來自己是享受由弱小變得強壯的階段,所以我更享受自己一個練跑。」Justin 下月會首次參加渣打馬拉松的十公里賽,希望能挑戰自己,戰勝困難。

上天是公平的,人人每日只得 24 小時,但偏偏 Hanniel 卻不滿足,希望把握每分每秒,而每個崗位他亦盡全力做到最好。身邊朋友認為畢業作品無須過份認真,校內評分高夠畢業便可,但《伍樂樂》隊伍期望不止於此,Hanniel 期望所有事情能做到最好:「運動員會用專業心態面對比賽,我明白即使成為香港冠軍,但也明白到海外比賽時只是微不足道的一名跑手,所以更不能滿足於此,要把目標訂得更高。」由於信仰關係,Hanniel 相信到最後神會計算人的一生:「我相信一個人有多大能力,就應該用盡所有能力去做,就算練習或讀書辛苦到懷疑人生,只要想到只要盡力就對了。」

《伍樂樂》成為同學圈中一份優秀有迴響的畢業作品之一,但隊員們期望這份功課能一直走下去,成為一個真正對社會有貢獻的作品。三人今年畢業在即,各有不同想法,到外國深造、隨心而行,年輕大無畏的眼神期望為自己增值,在準備好的時機為社會帶來一點點改變。

去年 Hanniel 以 2 小時 25 分 27 秒成績刷新渣打馬拉松本地男跑手紀錄,在社會間修補的過程上,這條道路比 42.195 公里更為漫長和崎嶇,但至少這群年輕人正用心用力地著手改變。

 

文:李玥
圖:劉嘉承

原刊於《體路》